正信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网-佛教故事-佛经故事

高级点心

上世纪60年代三年困难时期,不仅粮食不够,而且副食品也很匮乏,即或有一点,也相当昂贵,一般人根本买不起。当时有一种说法叫做“七级工八级工,抵不上农民一担葱”,意思是一个大工匠每月挣的工资,既难买到也买不起一担葱。这决不是夸张,而是实情。许多东西市场上很难见到。平时想吃点肉、蛋、糖,或者喝点酒、抽点烟,那简直是奢望,非得等到过年,才凭证凭票供应一点。记得有年春节前夕,我们机关凭证每人供应2两酒、一小包白糖,东西虽然不多,可引起的激动却不小。人们兴奋地奔走相告,到处找瓶子去打酒。于是,在厂行政科门前排起了长队,一时间热闹非凡。有些会喝酒的,当场就将酒仰脖一饮而尽;不会喝酒的则小心翼翼把酒瓶揣在怀里,准备带回家去给家人享用。

到了三年困难的中后期,市场商店出现了一些不收粮票的高价食品,诸如饼子、面包、点心之类,分大中小,粗杂细不等,价格各异。我印象中,最差的混合面小饼子一个也卖二角五分钱,而一般稍大一点的喜饼每个则卖五元钱。也就是说,类似像我这样月薪30元的人,每月只够吃6个喜饼,还有比它贵的就更不敢问津了。

高价食品对缓解人们的饥饿带来一线希望,同时也带来一些窘迫和尴尬。当高价食品出现在我们厂前副食店橱柜时,引来不少人的观望、徘徊和跃跃欲试。我也曾因饥饿难忍,悄悄在店里买些低档的饼子吃,很快一个月的工资便花光了。当时我正在谈恋爱,女朋友是同一个机关的打字员。她知道我吃高价食品,担心我入不敷出显得难堪,造成不良影响,便一方面婉言劝说,晓之以理;另一方面动之以情,将她每月仅有的24斤粮票,尽量省吃俭用,拿一些悄悄放到我办公室抽屉内,或送到宿舍去,以弥补我吃粮之不足。这使我非常感动,再也不去买高价食品吃了。

我算是幸运的。而有些人却因吃高价食品债台高筑,甚至遭致不幸。与我同在一个机关的蒋志旺,他也谈了一个对象,是位重庆姑娘,两人虽然相隔千里,但感情还不错,正积极筹备结婚。而蒋志旺由于长期吃不饱,身体状况一直不好,面黄肌瘦,腿上按一下便凹下一个洞,显然是浮肿的症状。婚前他很想“补一补”身体,苦于找不到什么吃的东西。正在这当口,高价食品出现了,他自是喜之不禁,没有多犹豫,便成了厂前商店的积极顾客之一。开始是买些较便宜的“小吃”,渐渐吃上了瘾,一天竟要吃3个喜饼,继而发展到“大吃”,时常买些带奶油的面包、蛋糕等高级食品“进补”。他孤身一人,对象又远隔千里,无人管束,吃起来便一发不可收。这样,不到3个月,除了将工资全部搭进外,还把准备结婚的积蓄也花得精光,到后来连新手表也卖了,并且还借了不少债,用来充饥解馋。当蒋志旺的对象匆匆赶来准备结婚时,他已经一贫如洗了,宿舍内无一件新东西。对象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非常恼火伤心,哭了一天一夜,任人如何劝说,也不谅解,一气之下,便不辞而别。其结果落得个“人财两空”,真是可悲可叹。然而,在那饥饿的年代,类似蒋志旺这样的遭遇,并非个别观象,有的还被饿死。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