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账号 留言
通灵佛教网-显密文库-(3)[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newsxmwk

七七 大梦本生谭

七七 大梦本生谭

(菩萨═婆罗门)

序分 此本生谭是佛在祇园精舍时,对十六大梦所作之谈话。某日,拘萨罗国

335 之大王,于夜就眠往至天明观见十六之大梦,为恐怖所袭而醒觉:「予观此梦,主何

吉凶?」心怀怖畏死亡,坐于床端过夜。天明,婆罗门司祭等来王之前问候云:「大

王!眠休愉快耶?」王云:「诸位阿阇梨!何有愉快!由夜至天明,予观十六大梦,

予见此等梦后,心甚恐怖。诸位阿阇梨,请语其故!」司祭等云:「谨承王语其详,

予等为王解之。」王向婆罗门之司祭,就所见之梦语之。王问曰:「予见如是之梦,

予将如何?」婆罗门等摇手。王:「何故摇手?」婆罗门:「大王!此梦甚恶。」王:「结

果如何?」婆罗门:「此为王国之障,生命之障,财产之障,三者必居其一。」王:「能

有脱救之道耶?」婆罗门:「实则此梦甚为残酷,甚难脱救,予等当尽力为王得救脱

之道!予等若不能为王除灾,修行何用?」王:「如何始能得除?」婆罗门:「大王!

予等于各十字街头施行供养。」王为恐怖所袭,王云:「诸位阿阇梨!若是,予之生

命,在尊师等手中,请速与予以幸福!」

婆罗门等心中窃喜:「多金钱将入于手!嚼食噉食均将持来!」「大王!勿忧!」

彼等安慰王后,由宫殿出,于城市之外,设供养之祭坛。多集四足(兽)两足(鸟)

之群,彼等思惟︰「诸方收入甚善!」几次往复王处。时王妃末利家知其故,往王之

前问日:「大王!何故婆罗门等数次往复前来?」王:「汝合我意,但汝则不知毒蛇将

入耳根!」王妃:「大王!此何故耶?」王:「予见如是之恶梦,婆罗门等云将起三障

之一,彼等云为救脱无灾而为供养,故数度前来。」王妃:「大王!何不向人天两界

最胜第一之婆罗门诣问梦之处理如何?」王:「汝谓人天两界最胜第一之婆罗门为

谁?」王妃:「人天两界中,最胜第一人者,知一切、纯净无垢大婆罗门,贵君不知

耶?彼即世尊,彼世尊将可判明梦之意义,大王请往问之。」王云:「如是予往!」于

是往诣佛前,敬礼就座。

佛发和雅之音问曰:「大王!何故如是甚早光临?」王:「世尊!予于夜明之

336 时,见十六大梦而痛心,婆罗门等曰:『大王!乃极恶之梦,为除其厄,于一切各

十字街头,施行供养。」现为准备供养,诸多生类,畏死战栗。世尊为人天两界中

之第一人者,通于过去、现在、未来,一切教导之法,无不映现于世尊之智眼,世

尊!请为我解说此等梦之结果。」佛曰:「大王!诚如所言,人天两界除我之外,概

无一人能知此等梦之结果,我将为汝说之,然汝先述梦中之话!」「谨遵教命。」于是

王先揭举所见之项目:

牡牛与树木 牝牛与小牛

怪马与铁钵 牝豺与水瓶

莲池与生米 旃檀与沉瓢

巨岩浮水上 蛙将吞毒蛇

美鸟随乌行 山羊使狼怖

王:「世尊!如何?此予初见如此之梦:有四只安佳那(黑漆)色之黑牡牛,彼

此将欲斗争,由四方来至宫廷。然多数之人欲见斗牛而来集时,牛于外观作斗争之

势,不断吼叫而不斗即离去,此为予最初所见之梦。此将为如何之结果耶?」佛:「大

王!此非王与我之时代可出现者。在将来无正义贪欲之王与无正义之人民时代,世

间入于邪路,善衰而恶荣,乃世之破灭时代,雨应降时而不降,云之足绝,谷物枯

萎,饥馑将至。尔时四方云起,状如降雨,女人恐濡湿日晒米谷,运入屋中,男人

荷锄持笼,为固修堤防而外出。雨现降状,雷声鸣响,电光闪烁,恰如牡牛等欲斗

而未斗,雨未降而云亦散去。此梦之结果,即为如是,此为对将来所见之梦,于王

337 并无何障碍,儿而婆罗门等为得自己生活之粮,故作如是有障之言!」佛语梦中之结果

后,更言日:「大王!请说第二之梦。」

王︰「世尊!予见如是第二之梦。予见小树与灌木,裂开地面,伸长有一手或半

手之长,开花结实,此为第二之梦。此结果如何?」佛言:「大王!其结果为世界灭

亡之时,人之寿命短缩之时也。将来众生爱欲炽盛,未入青年之期,女入男室,有

经水而怀妊,产男产女,如彼幼树之花。彼女幼有经水,如幼树之实,幼时将产男

女儿童。如是之故,汝勿恐怖,大王!请谓说第三之梦。」

王曰:「世尊!予见牝牛于生犊之日,即食犊之乳。此为第三之梦,其结果如何

耶?」佛言:「此结果将来于人间,乃为年长者不受尊敬时所起之事。将来之众生对

父母或对翁姑不事恭敬,自行处理财产乃至衣食,对老人思欲与者则与之,不欲与

者则不与。老人孤独,不能独立,必须逢迎子之脸色生活,恰如老牝牛于生犊之日,

即食犊之乳。因此王勿恐怖,请说第四之梦。」

王曰:「世尊!予见具身长幅宽之大牛,不顺次系轭,而以不驯之小牛系轭而曳

车。此等幼牛,不能运行,弃车而立,车不能进转。此为第四之梦,此一结果如何?」

佛言:「此一结果为将来无正义王之时代所起之事。将来无正义之贪欲王等,对有学

识,通名实,得完成大业之大人物,不与名位,于法堂裁判时,不用有学识,通法

律之老大臣,反与幼稚之辈使立于裁判之位。彼等不知政事相应之道,以致政令不

行,名位不张,因彼等之无能,遂弃舍事务之轭,老大臣等不得名位,纵能完成政

务,亦皆谓:『此事于我无关,我等门外汉,内部将有青年承办!』因此纵有事务

338 发生,亦不出手。如是万事皆为此等王之损失。恰如运行无力之小牛系轭,而不将

能曳车之大牛顺次系轭时之状态。如是之故,王勿恐怖,请说第五之梦。」

王曰:「予见两侧有口之马,人由两侧喂与粮粖,马用两口食之,此为予之第五

之梦。此结果如何?」佛言:「此为将来无正义之王时代所现之结果。将来无正义之

愚王等任用无正义而又贪欲诸人为裁判官,彼等为恶人,不留意于善事,因愚钝,

在当与判决时,收取原告与被告两方之贿赂,以饱私囊,恰如马用两侧之口,吃食

粮粖。如是之故,王勿畏怖,请说第六之梦。」

王曰:「世尊!诸人将价值十万金之器皿扫除清洁,置于一豺之前云:『向此中

放尿』,予见豺放尿。此为予第六之梦,其结果如何?」佛言:「此结果为将来之事。

将来,有生来即无信仰之诸王等,对家世正统之良家子怀有疑念,不与名位,而重

用卑贱之人。如是良家衰微,贱者得权,致良家之人,生活穷困,不得不依赖贱者

以为生,以自己之女,与贱者为婚,如是良家之女与卑贱者同居,如同老豺于黄金

之器中放尿。是故王勿畏怖,请说第七之梦。」

王曰:「世尊!一男人捻绳,捻成之绳,投之足下。于彼男所坐长凳之下卧一饥

饿之牝豺,于彼不知之间,食其捻绳,为予见之。此为第七之梦,其结果如何?」佛

言:「此一结果,于未来出现。将来,妇人耽迷男性,耽嗜身之装饰,耽爱市街,耽

于嗜好物品,所行恶而无德,与夫共同耕作、牧牛,辛苦作业所聚财产,用之与情

夫饮酒,及身着华鬘、熏香、涂香,不顾事务之急迫,由墙垣上部穴洞,瞭望情夫,

捣碎明日莳植之种子,为乳粥与饭,共同食之。掠取财产,与之浪费,恰如卧于凳

339 下之饥饿牝豺,食彼男所捻而投于足下之绳。是故王勿畏怖,请说第八之梦。」

王曰:「世尊!于王宫之入口,围绕诸多之空瓶,予见一大瓶,水满水瓶。四姓

1由四方四维,几度向水瓶运水,注入水满之瓶,每次水皆溢出飞散,虽然几度注

水,但不见向空瓶注水。此为第八之梦,其结果如何?」佛言:「此亦于未来出现结

果。将来,此世界将灭,国土已无地味,国王等处于困穷悲惨之状态。虽王中之王,

其宝藏亦不超过十万沙利迦盘(金钱)。诸王如困穷,使皆自己之耕作地所苦之人民,

舍弃自己职业,轮番为王莳植蔬菜与谷物,为之刈割、擦捣、收藏,然后于甘蔗田

中运转制造砂糖之机械,为王制造砂糖。作华园与果园,收取由各处出产之七种谷

类,只能充满王之藏所,而舍弃自己之家为空藏而不顾,此恰如与不顾向空瓶,只

注溢满瓶之梦相同。是故王勿畏怖,请说第九之梦。」

王曰:「世尊!予见有五种莲华所覆之深池,其诸方之上有开口,二足(人)与

四足(兽)由开口下行饮水,而中央深处水浊,而岸边二足、四足步入之处,水清

澄而不浊,此为第九之梦。其结果如何?」佛言:「此于未来将出现其结果。将来,

王等无正义之念,为贪欲等而入邪道,推行政治,不依正义与以判决,置贿赂以念

而贪财,对国土之人民,不示忍辱与慈悲,压迫人民如压甘蔗之干,以种种理由,

榨取税金,化公财为己有。人民为租税所恼,不能缴纳,弃村市而往边都地方住居。

340 以致中部地方,人口稀少,边鄙地方,人口稠密,恰如中央之水浊,周围之水清。

因如是之故,王勿恐怖!请说第十之梦。」

王曰︰「世尊!予见以一锅煮饭而各样,所谓各样,乃其米有各别三种状况,即

一部过软,一部生硬,一部善煮成熟。此为第十之梦,其结果如何?」佛言:「此于

未来出现其结果。将来王等无正义之念,于此丢不正王等之国中,婆罗门、家主(居

士)、都人、边鄙之人、乃至沙门、婆罗门,一切诸人,陷于不义,又彼等之守护神、

受供养神、树神、虚空中神,如是等诸神皆陷于不义。在此不义之王等国土,风烈

吹而不平均,动摇虚空之神殿,诸神为此动摇而发怒,不使降雨。纵然降雨,亦不

降满遍及领土所降之雨,亦于种莳无所帮助,与其领土相同,其它诸人之住处、聚

落、池沼,所降之雨,亦不遍满。池之上方降雨而下方不降,下方降雨而上方不降。

或某个处降雨过多而谷不结实,或某个处不降,而谷物枯萎,或某个处降雨适宜,

能得刈割。与此相同,王之国土所生谷类,恰如一锅之中所煮之饭,生熟不一。是

故王勿畏怖,请说第十一之梦。」

王曰:「世尊!予见以十万金之栴檀树之良材换取酸腐酪浆之卖者。此为第十一

之梦,其结果如何?」佛言:「此结果为将来于我圣教将灭亡时而起。将来贪资具之

无耻比丘甚多,恶说我法,为得衣服等四种资具而说法。为资具脱离正法,成为外

道(异教徒),不能为诸人说趣向涅槃之法,但思:『我之修辞完备,开我如蜜之音,

施我高价衣服,将对我有施心!』如是而为说法。其它如在十字街头、王宫之门前

等处而坐,为一迦利沙盘 2、半波达 3、一摩沙加而说法 4。如是以我所说具有涅

盘价之正法,为四种之资具或为一迦利沙盘或半波达之金钱而卖说,恰如以十万金

341 旃檀树之良材卖换酸腐之酪浆。是故王勿畏怖,请说第十二之梦。」

王曰:「世尊!予见空虚之葫芦沈于水中,其结果如何?」佛言:「此亦将来无正

义王时代,世界逆转之时,其结果将即出现。彼时诸王不与善生名门子弟名位,而

只与贱生之辈以名位,彼等得权位,使名门子弟陷入贫穷。于王之面前,于王之门

前,于大臣之面前,于法庭裁判所中如空虚葫芦沈水而竖立,此等贱生之辈之言说,

坚强竖立而不可动。又集合于教团之时,于教团之作法,于集团之作法,于就判定

衣、钵、庵室等场合,破戒恶德人物之言说,思之为济世度人之教说,对有忏愧心

比丘之言说,则不如是思惟,万事如同空虚葫芦之沈水。因此之故,汝勿恐怖,请

说第十三之梦。」

王曰:「世尊!予见如高塔状坚固岩块,如船浮于水上。其结果如何?」佛言:

「此亦如前所述之时,出现结果。彼时无正义之王与贱生之辈以名位,彼辈握有权力,

使名门之人,陷于困穷。向彼诸人,不表任何敬意,对其他之辈,则反示尊敬。或

于王之面前,或于大臣之面前,或于法庭裁判所中,对巧于判定之良家子弟之言论,

恰如坚定岩块之沈水,不被竖立,彼等若一开口,他贱生之辈则嘲笑云:『汝等是

何言哉!』又于比丘之集所,于上述之场所,应思为宝贵持重之比丘言论,则如岩

石沈水,不予竖立,此与尊梦岩块浮水之梦相同。是故王勿畏怖,请说第十四之梦。」

王曰:「世尊!予见一如甘草花之小蛙,向一大蛇,迅速飞奔,恰如断水莲之茎,

切啮而吞入之。其结果如何?」佛言:「此亦于将来世界将破灭时出现其结果。彼时

诸人贪欲等炽烈,时起烦恼,一切为娇妻之思,在家中之从仆、佣人、牛、水牛、

金、银等,一切皆属于彼女。彼等若问:『金银衣服等在何处耶?』彼女等云:『在

342 于某处,汝将何为?汝在予家,一切有无,皆欲有所知者!』 种种罟骂之言辞,如

投枪以刺,抑制男人如家仆,显示自己之权利,恰如甘草花之小蛙吞大毒蛇之状。

因此之故,王其勿畏,请说第十五之梦。」

王曰:「世尊!予见十不德之乌鸦,受其有黄金色羽毛名为黄金色大鹊之附翼。

其结果如何?」佛言:「此亦于将来无力王之时代,出现其结果。将来王等拙于象术,

大胆将为战争,王等恐将失去国土,不与同生之贵公子以权力,而与之于拾鞋下男、

浴仆、理发人等。门第与素性齐备之贵公子,于王室不得地位,生活困穷,反奉仕

围绕于握有权力之门第素性卑劣之辈,恰如乌鸦被黄金色大鹄所附翼。如是之故,

王勿恐怖,请说第十六之梦。」

王曰:「世尊!昔日为豹食山羊,但予见山羊飞捕豹身,大快朵颐而食。彼时,

他之一狼,由远方见之,恐惧战栗,逃入树丛中而卧。予见此梦,结果如何?」佛言:

「此亦为将来于无正义王之时,出现其结果。彼时,门第卑劣之辈,受王宠爱之辈,

使王采用自己之说,于法庭裁判所中,占据势力,若有良家子弟就其相续继承耕田

土地等事,彼等云:『此非汝等之物,乃我等之所有。』若来法庭与之争论,则杖

棒交加,捆首拉曳而威胁曰:『汝等不知分际,与我等争,今将汝等之事,向王申

告,将斩断汝等之手足!」良家子弟,心怀怖危,遂将自己之所有物让渡而曰:『此

贵君之物,请即取之。』归至己家,惊怖而卧。又有恶比丘任意恼乱稳和之比丘,

使稳和之比丘,不得庇护,入森林丛薮之中而卧。如是卑鄙素性之辈及恶比丘,使

生性善良之贵公子及隐和之比丘等受苦,恰如恐惧山羊之狼,战栗而逃。是故王勿

343 恐怖,此等之梦,乃只就将来之事之所见,而婆罗门等对王并非语之以亲爱之心。

彼等为得多金,为物质上之利益着眼,为生计而作是语也!」

如是佛语十六大梦结果之后而言曰:「大王!汝见此梦,非自今始,昔之诸王亦

见此等之梦,婆罗门等亦同样利用此等之梦而得供养。于是诸王从贤者等之指示,

往菩萨之前诣问,古之贤人亦如我用同一之方法,向王等说明此等之梦。」佛应王之

请求,为说过去之事。

主分 昔日于波罗奈之都,梵与王治国时,菩萨受生于北部之婆罗门家,及长,

就仙人而出家,体得神通与等至之修行,彼于雪山地方,享乐禅定以为生。尔时于

波罗奈,梵与王见此等诸梦,问婆罗门等,婆罗门等亦如今之次弟行生贽之供养祭。

于彼等之中,有一司祭之弟子,为一贤明而有学识之波罗门,向师尊曰:「吾师!予

等由师授与三部之吠陀圣典,其中有:『勿杀一而与他人幸福。』」师云:「弟子!依

此供养方法,予等岂非能得多金,汝为护守国王之财产耶?」青年婆罗门:「吾师!

若然,汝可自行其务,予在汝之膝下无用。」彼于是游行往王之御苑。

是日菩萨已知此事,彼思惟:「今日,予将往多人之处,将使多数生类,由系缚

中得脱。」菩萨于是由虚空飞行,降落于御苑。彼坐于吉祥盘石之上,如一黄金之像,

彼来御苑之青年婆罗门接近菩萨,敬礼后坐于一隅,述问候之辞。菩萨亦与彼恳切

之交相问候,菩萨言:「青年!国王依正义为政治耶?」青年:「尊师!国王实正义之

344 士,然婆罗门等对彼并无信仰,国王见十六种之梦,告婆罗门等,婆罗门等云:『将

行生贽之供养祭。』祭已开始,将如之何?尊师!彼等谓:『此即应梦之结果!』

师应使王理会,中止祭仪,使多数生类由死之恐怖脱出!」菩萨言:「青年!我等不

能知王,王亦不知我等,若王能来此处问之,则我等可申述说明。」青年曰:「尊师!

予伴王前来,师于我返来之前,暂坐以等待。」青年得菩萨之承诺,往王之前云:「大

王!」虚空飞行道士,降来于王之御苑,彼云:『将为王说明所见梦之结果。』请

报王室。」王闻其语,立即率多数从者,前往御苑,敬礼菩萨,坐于一隅后问曰:「尊

师!汝能解予所见梦之果耶?」菩萨言:「大王!予能解之。」王曰:「如是请与说!」

菩萨云:「大王!予先请王使予得闻如王得见之梦。」王曰:「尊师!谨尊台命!」于

是王告如波斯匿王所说之梦。

牡牛与树木 牝牛与小牛

怪马与铁钵 牝豺与水瓶

莲池与生米 旃檀与沈瓢

巨岩浮水上 蛙将吞毒蛇

美鸟随乌行 山羊使狼怖

345 菩萨亦如佛所说之话,向王详细说明。大萨埵菩萨慰王曰:「因此之故,王勿恐

怖!」于是使多数之生类由束缚中得脱。菩萨再立于虚空,与王以训诫,并授与五戒

后而为法语云:「大王!今后与婆罗门一同勿杀家畜、行生贽之供养。」然后飞向虚

空,往归自己住处。王亦彼依之教诫,多行施与等善事,从其业报,生于所应生之

处。

结分 佛述此法语后,佛言:「梦中之事,君勿恐怖,今后应止生贽之祭,使多

数生类之生命,得以保全。」于是佛连络本生之今昔而作结语:「尔时之王是阿难,

青年是舍利弗,仙人即是我。」

注 1 四姓即剎帝利、婆罗门、毘舍、首陀等四阶级。

2 迦利沙盘(kahepana)约当二十摩沙加。

3 波达(Pada)约当五摩沙加。

4 摩沙加(Masaka)低价之货币,价值八十贝齿。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通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