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佛教故事-人物故事

故道白云 50.一把麦糠

50.一把麦糠

接下来的一年,佛陀与五百比丘在鞞阇那雨季安居。舍利弗和目犍连替他助理一切事务。安居季节刚过了一半,整个地区都被干旱影响,热气迫人。佛陀大半天都在一棵婆树荫下度过。他用食、开示、禅修和睡觉都在同一棵树下。

安居进入第三个月,比丘们所乞食到的食物越来载少。食物短缺是因为天旱所至,就是***的储备粮饷,都已所余无几。很多增人都往往空钵而回。佛陀也不例外,每次空钵而回的时候,他便只好喝水充饥。所有的比丘都变得面黄山骨瘦。目犍连尊建议迁往郁多罗拘庐度过剩下来的安居日子,因为那里会比较容易找到食物。但佛陀却反对,他说:“目犍连,不单是我们在受苦,除了几个最富有的住户外,这里我们的机会去分担和了解他们的苦难。我们是应该留在这里至安居完毕的。

他们这次前来鞞阇那,是富商火达多听过佛陀说法后邀请他来这里安居的。但火达多现在却在外公干,对家乡的情况毫不知情。

一天,目犍连着精舍旁边仍长得壮绿的一些草木,对佛陀说道:“世尊,我想这些树木还可以保持健壮,必定是因为泥土晨的营养丰足。我们可以掘起那肥沃的土壤,与水调匀,以给比丘们作食。”

佛陀说:“这是不对的,目犍连。我昔日在弹多落迦山上苦修的时候,也曾这样试过,但发觉其实没有好处。许多生物都住在泥土里,以防受到太阳的暴晒。如果我们翻起泥土,这很多的微细生物和植物便会死去。”目犍连再没有说下去。

一向以来,比丘的僧规都是乞来的一部份食物,放进一个空着的容器,以供那些乞得不够食物的比丘所用。缚悉底留意到在过去十日,容器内就连一料饭或一小片烘饱也没有。罗睺罗私下告诉缚悉底,虽然每个比丘都乞不够食物,但一般人都会先供食给年长的比丘们。因此,年轻的比丘大都乞不到任何的食物。缚悉底也有同感,他说:“就是在乞到一点食物的日子里,我吃完之后也很快又肚子饿。你也是这样吗?”

罗睺罗点头。他发觉自己时常因为饥饿,以至夜间不能入睡。一天乞食回来,阿难陀***在户外的三脚炉上,放上一个土制的煲。他又收集了一些柴枝生火。缚悉度走过看看他做什么,并自动替他看火,因他对这等工作最为熟悉。不到一会,火已烧得熊熊的。阿难陀从他的钵中把一些看似木悄的东西倒进煲内。他说:“这是麦糠。我们可以把它烤香,然后献给佛陀。”

缚悉底一边用两支小竹枝移动着麦糠,一边听阿难陀说他如何遇上这个刚带着五百匹马来到鞞阇那的马贩。他看到比丘的苦况,因而嘱阿难陀当比丘有需要时,可到他的马房受他供养马匹作粮的麦糠。那天,阿难陀被供两把麦糠,其中一把是给佛陀的。阿难陀答应会把这个慷慨商人的消息告诉所有的比丘。

麦糠很快便烘得香喷喷。阿难陀把它放回钵中,更请缚悉底陪他一起前去婆树那里。阿难陀把麦糠给佛陀奉上。佛陀问缚悉底有没有食物。缚悉底展示他那天很幸运地乞到的甜薯。佛陀邀请他们坐下来与他共食。他恭敬的提起他的钵。缚悉底也专注地拿起他的甜薯。当他望着佛陀把麦糠满怀感恩的拨到嘴里时,他真的想哭了。

那天开示完毕,阿难陀***告诉僧众马贩的好意。阿难陀请他们只要在乞不到食物时才到马房受供,因为麦糠本来是给马匹吃的,他不希望连累马匹捱饿。

那夜,舍利弗在月下往访在婆树下的佛陀。他说:“世尊,醒觉之道太奇妙了!所有听闻、理解和修行它的人,都给它改变过来。但世尊,你入灭后,我们又怎样能够确保大道的承传呢?”

“舍利弗,如果比丘们可以掌握到经中的真义,而又如实修行和严守戒律,解脱之道便可以世代延续下去。”

“世尊,众多的比丘都勤诵经典。只要将来世代的僧人都继续如是,您的慈悲的智慧定必可以永世深广流传。”

“舍利弗,单传经教是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实行经中所说的。守持戒律尤其重要。没有戒行,正法难持。没有戒律,正法很快便会灭亡。”

“有没有方法把戒律形式化以能保存于后世呢?”

“这仍没有可能。舍利弗,一套完整的戒律不是一朝一夕或一个人可以建立的。僧团的初期,是没有戒律。我们现在有一百二十戒。这个数目会随着时间增长。舍利弗,现时的戒律还未完整。我相信它的数目将会达到二百以上。”

安居最后的一天终于来临。富商火达多从外回来才知道比丘们的状况。他觉得非常惭愧,便立刻在家里给比丘们供食。他又给每位比丘送上一件新的衲衣。佛陀作了雨季最后一次的开示后,比丘便往南面而行。

这次的旅程很是写意。比丘们都行得不缓不急。他们日间乞食,夜间作息。每天午食后小休,他们又再出发。他们偶而留在一些村镇数天,以满足当地居民听法的兴趣。晚间,僧众都在睡觉前读诵经本。

一天下午,缚悉底遇到一群看顾水牛的男童,正牵着水牛回家。他停下来与他们交谈,怀缅着自己少年时的日子。忽然,他思乡的情怀被勾起来了。他惦挂着庐培克和芭娜,尤其是媲摩。他不知道一个比丘是否应该想念他已离开了的家人。当然,罗睺罗也曾告诉缚悉底他对自己的家人也非常挂念。

缚悉底现在已二十二岁了。他比较喜欢与年青人相处,尤其喜欢和罗睺罗一起。他们时常都会互吐心声。缚悉底告诉罗睺罗他看水牛的日子。罗睺罗从没有过机会坐在水牛背上。当缚悉底告诉他水牛的温驯,罗睺罗起初觉得很难相信。缚悉底移山倒海了再三保证,虽然水牛体型庞大,但却是其中一类最驯良的动物之一。他不知曾多少次在归途上仰卧牛背,沿着河岸欣赏蓝天白云,享受在温暖软滑的牛背上悠闲的每一刻。缚悉底又告诉罗睺罗他与别的孩子所玩的游戏。罗睺罗很喜欢听这些故事。这种生活是他从来都未接触过的,因为他在王宫里长大。他说他想骑在水牛背上。缚悉底答应一定替他作出安排。

缚悉底设法想给罗睺罗安排骑水牛,但却记起他们都已是受了戒的比丘了!他决定如果途经故乡附近时,他便会向佛陀请准准回家探家人。那时,他便可以邀罗睺罗与他同行。当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他便会让罗睺罗骑上庐培克看顾的水牛,在尼连禅河河畔畅游。缚悉底自己也会脱下衲衣,骑上水牛背,就像昔日一般。

翌年,佛陀在者梨迦这些石山上安居。这已是佛陀自证悟后第十三次的雨季安居了。弥伽耶是他当时的侍从。一天,弥伽耶向佛陀透露他在森林禅坐时,往往会被情欲所扰。佛陀曾嘱咐比丘们要有些时间独自修行,但他独自修行时,却有这么铁魔障现前,因而令他非常担心。

佛陀告诉他,独自修行并不代表不需要同修的支持。当然,与友伴作无聊的闲谈或言说是非都肯定对修行有损无益,但得到同修道友的支持,对修行却是非常重要的。比丘们需要在团内共下,以能互相勉励。这才是皈依僧宝的意义。

佛陀又说:“一个比丘有五种需要。第一是同修道友的善知识。第二是有助比丘保持专念的戒律。第三是要有足够的机会研读教理。第四是精进修行。第五是能体解事物的慧力。后四样的需要都是有赖第一样条件的存在,那就是要有同修良伴。”

弥伽耶,修习观想死亡、慈悲、无常和对呼吸的觉察:

要降伏欲念,必需修习观想死尸。深深洞视身体腐烂的九个阶段,从气息停止至白骨化为尘土。

要降伏瞋怒,必需修习观想慈悲。慈悲可以使我们明了自己心内瞋怒的起因,以及那些导致我们瞋怒的人。

要降伏贪欲,必需修习观想无常。这样的观想,可以燃亮生死以至万象的真相。

要降伏散乱,必需修习观想气息的呼吸。

如果你能够时常修习此四种观想,你必定可以证得解脱和彻悟。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