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佛教网 注册|登录|手机通灵|佛教词典|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通灵佛教网-佛教知识-(551)[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新阿鼻地狱游记(第三十一回~全书完)

通灵佛教网

第卅一回:阿鼻苦刑不孝人

济公活佛 降

诗曰:父母亲情莫比伦。老来孝子若逢春。   用心教养深深愿。世上永无不孝人。

圣示:人自呱呱坠地,除肉身之外,未带来一物,即由父母亲不计代价细心照料,唯恐儿身有恙,若儿体微恙,则亲心难安,日夜看护,茶饭不思。待儿渐长,父母年事已高,此时儿反嫌父母唠叨,父母有恙,不但未予细心照料,反生憎心,不禁令人感慨孝道式微,人心不古;是以天降百厄于世间,以收化人心复返孝义,再创逍遥极乐国。可!赐符吾徒化饮,灵体出窍。

邱生:弟子参见恩师圣驾。

济佛:吾徒免礼,速上莲台。

邱生:恩师啊!天地之大,何以灾劫不断,且祸厄不分国籍?

济佛:天地本无分际,人因十二因缘、三世因果巧做安排,故有世代出生国籍不同;但一切灾劫却非属地主义,而是属人主义。亦即因果业力跟随人世代轮回而行,若因不成果,则此因永存,并紧迫于身,永远在待缘成果,此即因果不灭也!所以有不同国籍之人有相同因果业力;有时在同一时空发生,有时在不同时空发生,即形成所谓共业的现象,但无论如何总是在了断因果。可!仙官及二位将军已等候多时,吾徒速上前见礼!

邱生:弟子参见仙官及二位将军。

仙官:贤生免礼,亦见过济佛圣驾!

济佛:免礼!

仙官:请大家入内。

邱生:(进入狱内,右方一排排罪魂被吊立在铜柱上,见那口中徐徐流出白色液体,其味腥臭,刺鼻难闻。)

恩师啊!这是怎么一回事?有这一股难闻之气味,令人恶心欲吐。

济佛:年青人怎么如此不耐,速饮甘露水、化毒丹吞下。

邱生:哇!饮下后感觉清爽多了!(在左方有一群受刑人被折磨得皮荡肉碎的散落四方,有如爆米花一般,焦中带有一股恶香气。有那心脏被挖下集中一团置于鼎内,其鼎大如山,只见罪魂心一个遍满其鼎,十个、百个亦各满其鼎,鼎上有铜柱搥其心,眼见红水溢积一地。好不容易搥势稍歇,将心取出,却呈片片碎裂心渣,散落后又化似夹棍,紧紧夹住罪魂双足,陷入骨肉。全狱遍处阵阵哀嚎悲凄,实令人为之鼻酸。)

仙官啊!何以这些人受此等酷刑?

仙官:此乃在世不孝父母,不敬尊长,不但不知对父母孝养,反而施以辱虐,故落此惨景,乃咎由自取也。

邱生:可有灭罪之道?

仙官:凡在世或曾犯下逆亲不孝之罪,今闻此语,欲求灭罪,当知是人须于父母座前痛心疾首,叩求父母赦罪。再者须于佛前供养香花素果,点启佛灯七匝以做供养,而后得求忏悔,为期七七四九之日,从不间断,日日持以大悲心陀罗尼经七遍以行回向,依法而行,不复更造恶业,方得弭罪千万分犹不及一;若人一生行持不懈,则断罪必然。

邱生:感谢仙官开示!

济佛:可回程。

邱生:感谢仙官及二位将军协助。

仙官:恭送济佛及邱生!

济佛:拱衡堂已到,吾徒灵投体。

邱生:弟子恭送恩师圣驾。

 新阿鼻地狱游记

第卅二回:慈尊应缘度商纣

济公活佛 降

诗曰:权势如狼注意擒。淡和欲念是规箴。   阎君铁面轻轻问。无一好终势尽沉。

圣示:天下为公,公意存心必无有徇私苟且之事,如此,则一个上体天心、下达民意之领袖,必定能得天下万民之爱戴。所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便知天下为公即是为万民,以民众之希望为希望,以民众之需要为需要,而不是将一切独饱于少数权贵。因为一旦为上首者,起了私心,便开始有一连串压榨扰民事件,最终亦必受万民所唾。而一个无道之领袖,必定是暴戾而好淫之辈,因为好淫而无心于朝政,忘却民生疾苦,使民生困顿,最后必然失去民心,必然不得民意,演变成孤势,终必受后起之有德者所代。有德之人,必寡欲清心,敦厚祥和,无时无刻心存苍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可!吾徒灵起!

邱生:弟子参见恩师圣驾!

济佛:无须多礼!速上莲台。

邱生:(坐稳莲台,直下地层,见有仙官等候。)

济佛:吾徒速向仙官见礼!

邱生:弟子参见仙官及二位将军!

仙官:贤生免礼!亦参见济佛圣安!

济佛:仙官无须客套!

仙官:请大家入内访问。

邱生:(进到狱内,一阵恶气扑鼻,望眼直视,见有一群罪魂正受雷击之刑,但见闪闪金光,阵阵震耳欲聋之音隆隆乍响,四处雷光遍击罪魂身,击中处皆成脓包,一旦破裂,流出青色脓液,又浓又稠,异味恶气难闻,直教人作恶。每一位罪魂皆无一完肤,或皮落,或缺手脚,或无有口、鼻、耳、眼、手、足,与其说无口、鼻、耳、眼、手、足,倒不如说是根本找不出那里是口、鼻、眼、耳、手、足,因为各个都如四不像,很难分辨体位。另有一方全是铁丝,罪魂一一吞丝入体,再一一抽出。但见铁丝带出血液,罪魂每抽出铁丝便吐血一次,但却好像愈吐愈满意,铁丝愈吞愈有劲,看了不禁令人起了寒栗,哀哉!实在是有够酷的刑罚。另有一方飞斧满天,遍中罪魂身,或从头顶上,或从背面入脊椎,或从腹肚,每中一处则长声哀鸣,传耳欲碎。在空中降下大鹏鸟啄罪魂眼耳等处,看大鹏鸟啄食带劲的样子,以啃其骨,食其肉,如此的比喻并不为过。)仙官啊!何以此地满是酷刑,这些罪魂在世全是做些什么行业?

仙官:此地全是为官不正,亦或为王不仁,甚或好淫之辈。

邱生:何以雷击魂身?

仙官:乃在世不知检点,忘却本份,所做所为非正当之人,故受雷刑。

邱生:何以受铁丝酷刑?

仙官:乃在世压榨民脂民膏,饱吞私囊,故在此以铁丝洗刷咽喉、肠胃,吐血如吐出民脂民膏,且不吐不快。

邱生:何以飞斧遍布?

仙官:飞斧乃因应在世暴力,以强势压榨弱势,以大鹏鸟啄食其肉乃如弱肉强食。

邱生:原来如此!那可有何方法免去此等刑罚?

仙官:只要在世奉公守法,行事规矩,对每一个人都一视同仁,不起分别之心;上对下心存慈爱,下对上心生恭敬,如此即可。可!左右带上商纣。

将军:禀仙官!商纣带到。

仙官:商纣!今夜有幸得逢圣堂著书访游,今参与著书当详细言明,若有缺失必不轻饶。

邱生:请问阁下以何业受此酷刑之报?

商纣:我乃是商朝掌政,人称「纣王」,因为集权势在一身,故养成自以为是之心态,只要喜欢的便不择手段以求达到。再则,尤以荒于朝政,浸于淫欲之中,就是这一个淫字断了功业,渐渐离贤亲奸,诛戮无辜,国政大乱,导致民生困苦,以此罪业,命终之后,受极大苦,今更胜前苦。

邱生:淫字由来,己心造作,所谓「色不迷人人自迷」。

济佛:当知为政者荒于淫乱之中,非但灵神蔽塞,况且导致国政衰萎,民不聊生,以致战事四起,杀戮不断,故身为领导者更应该以身作则,教化万民清心寡欲方是!

邱生:您还有什么事吗?

商纣:请给我一杯水!

济佛:这甘露水拿去喝。

商纣:(喝下甘露水,顿觉全身舒畅,止饥止渴。)

邱生:现在可有精神了!

商纣:(喘了一口气)感觉好多了!谢谢你们!请救救我离开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如果能出去,要我作什么都肯!

邱生:能救你的只有大德者,我可没那份能耐。

商纣:能来到这里,又有仙官陪着,想必是来历不凡,快救我出去,我愿生生世世为汝护法。

邱生:只能试试,可不敢为您做保!

商纣:只要有方法可出离此地,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邱生:那么请平心静气,盘坐,双目微闭,精神集中,守玄关,眼观鼻,鼻观心,合掌恭敬顶礼,面向西方,称念「南无弥勒佛」圣号,心不离佛,佛不离心,念念不断,杂思不起,将身观做是佛,我身与佛身无异,念念从心起。

商纣:(口中称念「南无弥勒佛」圣号,许久之后只见眉间微现红光,剎时空中大放光明,大地为之震动。但见遍处光芒四射,历历可见光束万道做不规则状,此时狱所成为光海,此种景象若非亲历目睹,难以言说清楚,只能以「殊妙」二字言之。一时,光中化身千万慈尊法相,每一法相各不尽同,每一法相各演法雨,各现祥瑞。一时众罪魂受此殊妙震慑,皆恭敬顶礼,称念「南无弥勒佛」名号。一时各魂躯体回复原貌,纣王乃随慈尊登天梯而得受引渡。此时,狱所诸魂亦得沐佛光,并受慈尊之授记嘱付,将来业消之后,亦可得往生欲梵境带业修行,剎时狱所又回复如初。  )

济佛:今夜不早,该回程了!

邱生:弟子感谢仙官及二位将军协助。

仙官:恭送济佛及贤生!

济佛:拱衡堂已到,吾徒灵投体。

邱生:弟子恭送恩师圣驾!

 新阿鼻地狱游记

第卅三回:诸佛赞弥勒收圆

济公活佛 降

圣示:吾徒灵起!

邱生:弟子参见恩师!

济佛:吾徒免礼!速上莲台。

邱生:恩师啊!今夜可有特别任务?

济佛:何出此言?

邱生:观恩师您面显慈颜,表情不若以往严肃,故问此语。

济佛:吾徒可真观察入微,今夜确实有比较特别之事。

邱生:那是怎么样的事情呢?

济佛:到了再说。

邱生:(行经一段路程,已到九殿。仙官已候多时。)

济佛:吾徒速向仙官见礼!

邱生:弟子参见仙官及二位将军!

仙官:贤生免礼,亦见过济佛圣驾,请随吾来。

邱生:(尾随仙官后方,直下地心,只见仙官带领往贵宾楼进入,望眼楼外似八卦之塔形建筑,整栋从上到下全由上等檀木所造,外有铜狮坐镇,上有白雀,看似壮观,进入里面全是香花摆饰,金刚杵成柱子,华盖一对,日月扇一对,一阵阵奇香微微飘流,闻之精神百倍,真是殊胜奇景。观正面上方刻有三圣图,后方上有万佛朝宗图,左有地藏像及十殿阎君像,右有弥勒慈尊像,及各天洞府分布图,唯各洞府好似空洞,不知是否正等待有缘人进驻,而万佛朝宗图亦是零零落落不一,不知是否正等待有缘证列佛果,而地藏古佛及十殿阎君后方似有繁星密布般多的众生,而如此万众却时显佛菩萨神仙之法相,有时又现出凡夫受苦般的悲凄惨状,不知是否正象征芸芸众生本是理乡原灵子,一经下凡,即迷失本来面目,沉沦于红尘俗世情爱物欲以及贪嗔痴三毒之中,却不肯觉醒。)

仙官:请各位就坐!(于是大众各自寻位入坐。一时阵阵清音环绕,天女散花而来,剎时现场活泼又不失庄严。一时阵阵金光,原是西方三圣,即是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以及大日如来、药师佛、上中下洞之八仙齐到、地藏古佛、十殿阎君等等。一时会中忽有唱言:「全体肃穆,恭聆法音。」)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诸佛菩萨摩诃萨!今夜乃应因应缘而来。吾不曾莅此冥境,虽不曾莅临冥境,却也不舍冥境众生。众生实乃皇母原灵子,乃因过去或因应劫,或因应运,或因慈悯众生而发愿下凡度世,但因迷恋红尘,情欲日渐炽盛,因而蒙蔽真如本性,而频造罪业。正因自性迷离,三毒障深,五浊不释,吾以佛力无以救度,但唯能自度。何以故?外力相援却自不就教,纵然大罗金仙亦无可救度!何况苍黎早已多生多劫饱受六道轮回苦楚,乃成浑噩,忘却自我,蒙蔽佛性,唯诸佛菩萨摩诃萨正觉不昧。吾托属诸位当不弃迷灵,予以各法方便引迷入悟,去恶从善,各种教门、各个脉系应不遗余力致力普度。今有弥勒菩萨摩诃萨应运于末法时期,以做最后收圆化育之工作。

弥勒菩萨:吾佛慈悲!不舍迷途羔羊,我等当遵是训,纵然历经百千万劫,誓不违如来圣教。

阿弥陀佛:善哉!弥勒菩萨摩诃萨!尔今说真实语、如是语,吾亦当付嘱诸佛菩萨,凡有众生修持各法,虽未尽达各众摄纳标准者,凡有意往生弥勒净土者,皆嘱尔等诸佛菩萨护卫是人往生弥勒净土。会中代表共推观世音菩萨云:愿我佛不必挂虑,我等谨遵是训,凡所有众生修行各种法门,虽不能达清净一心而入我等净土者,我等必护卫是人,如佛垂训,皆得往生弥勒净土。

阿弥陀佛:今有阳世拱衡堂正鸾宣笔,奉旨期期由济佛带领游访阿鼻地狱,以著作游记传世阐教,吾心大悦,速带宣笔。

(此时观世音菩萨下座引领邱生上前。)

邱生:弟子参见佛祖!

阿弥陀佛:贤生免礼!尔称念吾佛,吾又岂可言汝是众生,汝即是佛,佛即是汝,佛性人人有,唯在洗涤工夫深浅而已!吾传尔杨枝净瓶,今后多加深修行,以期如观音、势至一般,得能闻声救苦,虽无法化身千百亿,亦可使苦者受泽。

邱生:弟子资质差,恐有负圣望!

阿弥陀佛: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莫轻忽一己之愿力及能力,诸佛菩萨无一不是历经沧海桑田,千辛万苦,逐步苦修而成觉智无碍。(于是阿弥陀佛摩宣笔顶,言:「当知弥勒应运,降唯心宗道场于拱衡堂,汝当尽予护持,汝宿世善慧成就今日游着阿鼻地狱之机,凡狱中所度都为汝自设阿鼻以来所判所囚之罪魂,今应此因而成度化之众。天地之间本无阿鼻之设,只因各劫众生罪业连连,尔心不忍善良者受迫,乃设阿鼻及严定律法,使后世十殿得能依律增刑以警世众,实汝用心良苦。今自当应此缘机,以著作游记之际,渐渐解放受汝囚禁罪魂是幸!」)

邱生:弟子明白!

阿弥陀佛:吾等当回。

邱生:弟子恭送诸佛圣驾!

济佛:该回程了!

邱生:感谢仙官及二位将军协助!

仙官:贤生慢走!亦恭送济佛圣驾!

济佛:拱衡堂已到,吾徒灵投体。

邱生:弟子恭送恩师圣驾!

 新阿鼻地狱游记

第卅四回:虔诵佛号脱苦狱

济公活佛 降

诗曰:一语造愆祸自降。兴邦可以亦丧邦。   劝君言语思深远。可保百年悦满腔。

圣示:论语:「一言而可以兴邦。一言而丧邦。」一言一语若未经审慎思量,恐将造成不可抹灭之伤害。时常有莽汉因一语不合而大打出手,且未顾及周遭旁人安危,实亦令人可气;也有好友因言语不当而闹分裂,或一句不当的话就把关系弄僵了,这样的话说得值得吗?昔时更有臣下对君王建言,此一建言却形成万世祸端,因为造成天下苍黎流离失所,民生痛苦,实更不值得!此事非但过去曾有,就连号称文明的现代亦不乏此辈。自古以来因言语之失而造成贻害万世,亡后被拘禁于阿鼻地狱者亦不在少数。世人只知眼前的得失,却未顾及将来影响层面之广大深远,是否为后代子孙造福或招来灾害?若不思及此,真不知其居心何在?故人心之恶,天地为之拘缚,求出恐不得期,希望诸众对于自身思绪言论应做审思。可!吾徒灵起!

邱生:弟子参见恩师圣驾!

济佛:吾徒免礼,速上莲台。

邱生:(坐上莲台如飘雪一般,轻轻往地下而行,且时有如气冲撞,摇摇晃晃。路上可见光圈、光点,密密麻麻,一闪一闪就像萤火虫飞来飞去,成不规则形态变化。直下狱层地心,满身酷热,令人有些晕眩。)

济佛:仙官已在前方等候,吾徒速上前见礼!

邱生:弟子参见仙官及二位将军!

仙官:贤生免礼!亦参见济佛圣驾!

济佛:免礼!快访游吧!

仙官:请往内参访。

邱生:(一入狱内,见有电光闪耀,雷光飘打,显出奇形怪状的声光,或有分叉,或有逆流,或有落地反折再回返空中分裂再分裂,奇特景观比放烟火妙多了!但见有许多罪魂却被雷电击中,或中口鼻,或中脑心,或中心脏。为何雷电老是击打这些地方,而不打别处,令人费疑猜?从打中的部位来看,脑部被打中则呈现严重的灼伤,可闻到一股焦香味,但带有腥臭,叫人做恶欲吐。而脑焦中又可看见脑在跳动,不一会儿爆裂弹出如豆花般的脑浆,落地现出虫蚁千万,遍爬罪魂全身,见罪魂边甩边叫,全身跳跃抖动,叫声已嘶哑不清,却乃呜呜不绝。再看被雷击中口的部位,则见嘴唇烧焦,肿大如芋,但却从嘴唇里流出滴滴白浊带有青黄的脓液,唇中有无数蛆虫回绕,痒得痛苦,但见罪魂双手伸出欲碰却不敢碰,却一样跳脚嘶叫。而被雷击中心脏部位,则胸膛开口,心跳鼓动快速,整个心脏摇来晃去,不久心管断裂,心脏弹出外面,落地化作青蛙乱跳,此时的罪魂虽仍哑叫不停,但看似已痴呆无神。只见狱所雷光一闪,映现遍地哀嚎,罪魂在地上滚走,难耐苦楚。此时有一堆高机状的器物直奔而来,叉走罪魂,推入一座似搅肉机的旋转机台,见串串刀轮,滚转生风,上上下下,时而正逆旋转,纵横依序,不久在机口处流出粘稠的肉泥,可怜罪魂尸骨无存。)仙官啊!下生看了难过,此狱到底专司何职?

仙官:此狱专司在世以言语贻害众生,以及思想恶毒、心狠手辣之辈,当受此雷电之刑。

济佛:可带李斯上前。

仙官:左右带李斯。

左右将军:李斯带到!

仙官:下跪者何人!在世以犯何业沦落至此地步?速详述之。

罪魂:我叫李斯。呜呼!请先给我水喝。

济佛:这里有甘露水饮下吧!

李斯:(饮下后已不觉得渴,也不觉得饿。)我乃秦朝始皇帝座前红人,只因为建议始皇帝焚书坑儒,以打击士子气焰,而以反孔学说以利统治天下。更以离间分化六国君臣之互信,以使各自猜忌,渐而威胁利诱各国,一一并吞土地。以此焚书坑儒之罪,致使万民失去就学之机会,而受判此苦狱之刑。

济佛:当知书乃传世之宝,亦为智慧之来源,是古圣先贤之结晶,为启化世人智慧,引迷入悟之宝藏,不知因尔一人之言,使多少人断失才智慧命。而天下更因民智不开,而无谋略治国安家之法,反使国家因而败亡。

李斯:我已知错!请救救我吧!

济佛:吾徒啊!就教上两句。

邱生:弟子明白!李斯呀!汝因过去无明业因,致沦落成今日这种地步!聪明反被聪明误呀!汝若欲求救,就先平心静气。

李斯:若能离开此地,我生生世世感激您,并愿随做护法。

邱生:不必如此!汝且听来,诚心合掌,发于至诚,恭念「南无当来下生弥勒尊佛」圣号。

李斯:(合掌一字一字念道「南无当来下生弥勒尊佛」十声,突然大地为之一震,天空降下虹光,亦有片片莲华,一一莲华各现百亿宝云,一一宝云各现百亿金龙,一一金龙口吐牟尼宝珠百亿,一一宝珠各现光明,一一光中各现金刚铃杵,亦皆百亿,铃杵之中普现慈尊法相,一一法相各化千亿法相,千亿之中,法相各异。慈尊低眉细语,震摄诸众,慈语宣说「善语波罗蜜」。所有罪魂各聆法音,一一泣泪悲语:「我等从往昔以来所造诸恶业,今在佛前求忏悔,赦罪容宽。」剎时佛光充满一切,已受刑、现受刑、当受刑之罪魂体皆从佛光中回复如初。在场罪魂们复得慈尊授记嘱付,而后李斯乃尾随慈尊飘然离去。在场仙官狱卒……等合掌恭送慈尊离去,一时殊妙景观恢复以往。)

济佛:该回程了!

邱生:感谢仙官及二位将军协助!

仙官:送济佛及贤生!

济佛:拱衡堂已到,吾徒灵投体。

邱生:弟子恭送恩圣驾!

 新阿鼻地狱游记

第卅五回:法罗天尊召见勉

济公活佛 降

诗曰:阿鼻寒颤又阴森。苦处成悲大愿临。   为使人间成净土。慈颜长伴哀声吟。

济佛:赐符吾徒化饮,可!灵体出窍。

邱生:弟子参见恩师圣驾!

济佛:吾徒免礼,速上莲台。(邱生坐稳莲台,飘飘坠降,倏见前方一片汪洋大海,遍四周雪花乱舞,寒风刺骨,令人直打冷颤,全身冻得难以动作,不知身处何地?)

济佛:仙官已候多时,吾徒速上前见礼!

邱生:弟子参见仙官及二位将军!

仙官:贤生免礼,亦见过济佛圣安!

济佛:道友无须客套。

仙官:请大家入内。(邱生进入狱内,原来是在寒海之底。海底之城遍布宫殿式建筑,刑场便位于海城左右,左方布满各式刑具如刀、针、钉、叉、锯、剑、棒、棍、锟、鞭、铡、刀、轮、鑗、锄及许多大大小小之刑具陈列在刑场。有些刑场人满为患,除全身赤裸外,尚且受寒冰加身之酷刑,于冰冻之处甚是红肿,稍一微动便全身支解,时时可闻哔啵、哔啵音,但见受刑男女各个哀嚎,泣不成声,哭声中含凄带悲。此情此景若非亲身经历,恐难以想象何为酷刑,难以想象在世为恶者之下场。也有刑场专做锯划刺的工作,有些男女受针刺手指、脚底、胸口,或有夹其眼耳,令其呻吟苦痛、啼泣嘶哑。也有刑场专割男子阳具、女子乳房,不知何因?在右方刑场布满各种怪物,如蚁、蛾、蝗、蟑螂、蚤、虱、蚯蚓、毛毛虫、毒蛇、蝎、毒虾、蜈蚣、虎、狮、象、豹、狐狸、貂、鹰、火流星、海胆、鳗、水母、象头鱼、鲨、鳖…等不知名怪兽咬着受刑人不放,或拖曳,或争食,或钻,不一而足,只闻哀凄之声丝丝不绝。现场苦凄非一时所能详述。眼见男女被百兽争食,不禁悲从中来,若言人食动物是应该,那百兽食人应为自然。  一行人在仙官带领下进入中殿,匾曰「喀难殿」,殿内摆设正方为孔雀开屏图,右方生老病死图,左方五子登科图。横梁以精铜所造,其余各柱以贝类珊瑚所成,上方曼图罗,亦有各式精致珍品,如百鸟、百花,亦有雪莲、石冬子、九爪飞龙、琥珀帽、金绫缎、冰奇华,及一切不为所知之吉祥物。正殿摆了许多珍肴,似为宴客用。」

仙官:请大家入座。

邱生:(一行人一一就座,忽然传来全体肃穆,接着由内殿走出一书生打扮的中年男子,身后二位较年长之女子,其中一位女子便就位   中座,其余二位分左右入座。)

仙官:启禀天尊,济佛及懿敕拱衡堂正鸾邱生原章已到。

天尊:传宣笔上前。

邱生:(眼见左右皆是金光四射之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便慢步上前胡跪合掌。)弟子参见天尊及众恩师!

天尊:邱生免礼!

邱生:(抬头望望)下生敢问天尊圣号?

天尊:吾乃法罗天尊。

邱生:(心想:「天尊之圣名似乎有些怪?」)天尊慈悲!不知有何训   示!

天尊:吾乃英法混血儿,成道至今已近千年。今闻宣笔邱生原章奉旨着造《新阿鼻地狱游记》,乃特别安排召见以会晤,并让邱生有机   会提问。

邱生:请问天尊在此担任何职?此又以何作业为主?

天尊:吾乃任职本殿正院长,左为副院长塔罗丝,右为奇木竹,皆为上品菩萨轮任,专司受刑人感化作业,及分发各部流程转输中心。

邱生:不知编制如何?

天尊:设仙官百名,仙吏四百名,及役卒九千名。

邱生:刑罚以何部门处理?

天尊:乃以役卒专司,九千役卒分百人一班,十班为一队,设队长一名及仙官十四名分别管理及训练。现在请各位用餐。邱生啊!到上阶来。(随即垂手摩顶言道:「好好秉以至诚,代天宣化,日后丰功伟业功在瑶京。今日与尔初见面,吾赠尔金莲花一座,九阳朝阴伞一支。」)左右菩萨:吾等亦各赠金冠及玉佩随身。

邱生:感谢天尊及二位菩萨慈悲赐宝!但不知有何用处?

天尊:可助日后道果精进。

济佛:今夜已晚,该回程!老衲在此别过天尊及诸道友们。

邱生:弟子拜别天尊及各位恩师!

天尊:济佛道友、邱生慢走。

济佛:拱衡堂已到,吾徒灵投体!

邱生:弟子恭送恩师圣驾。

 新阿鼻地狱游记

第卅六回:凡例去恶弭业愆

济公活佛 降

诗曰:大悲地狱誓成空。普度众生至大同。   幽冥教主凡例布。业愆从此冲销中。

圣示:本书《新阿鼻地狱游记》著作至今业已数十篇幅,几近一年以来,诸贤生齐心一力,不辞千辛,不计里程之遥,尚能共聚一堂,以做传真著书、卫道助道之共善愿力行持,使本书得以期期顺遂。此书之着,本着地藏王菩萨大慈悲愿力:「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之大无畏愿心,且秉以诸天仙佛圣真不忍三期末劫陨落沈沦之迷途羔羊原灵子,以诸大慈悲愿力,再秉以诸贤生善气凝聚,故感召天地垂降本书之着,故确确可谓天人共善愿所成之一部宝书。今已至尾声,故今夜将游访幽冥教主以做本书结束,期许诸贤生尔后,道心更坚,道业更进。可!赐符吾徒化饮,灵体出窍。

邱生:弟子参见恩师圣驾!

济佛:吾徒免礼,速上莲台。(邱生坐上莲台,徐徐下降,一路上寒风吹起,却不觉寒意。行经三叉路口,但见候息室二座,一座较新,一座则较为陈旧,但有少许人儿在内等候办理升坠事宜。旧的名曰:「天道候息室」,新的名曰:「礼教鸾门候息室」,看来内部陈设未久。外有路拒,旁有字曰「新设鸾务殿,非请勿入」。一会儿工夫已到地藏殿。

济佛:仙童已在外等候,吾等上前。

童子:眼前何人?

济佛:老衲济颠,带领阳世正鸾宣笔邱生原章前来。

童子:原来是济佛莲驾及邱贤生,请入内殿。

邱生:弟子亦参见仙童师兄。

童子:无须客气,快入内。(邱生一伙人直进客室,眼见内摆满了桌椅,桌上一盘盘珍肴,一杯杯好茶。)

童子:请大家入座。(邱生及众人坐定后,传来一阵笑声,宏亮无比,不一会儿满室金光,忽现出法相庄严无比的地藏王菩萨。)

济佛:老衲见过道友!

邱生:弟子参见菩萨!

菩萨:道友及贤生免客套,大家用茗。

邱生:(一杯茗品入喉,甘香无比,真是一饮精神百倍,再饮全身舒畅。)好茶!

菩萨:邱生啊!游记访游至今可有何感触?

邱生:弟子愚钝,只觉为恶者终必受其自果还报。

菩萨:此言甚是!但为恶之人非一朝一夕染着罪恶习气,故天地赋予人有悔改之机,以去恶向善,成为正直完满的人格。

今吾赐凡例如下:

 凡过去所犯种种不善不正行为者,情节未至重大者,闻得此书一篇一幅知改悔者,免受恶报。

 凡在世曾犯五逆重罪,虽犯而未果者,若闻此书知忏知悔知改者,准予印赠本书万本以弭前业。

 凡身处公门或位居上位者,曾犯贪赃舞弊、计陷忠良者,若闻此书知改悔,且情节未至重大者,准予印赠本书万本以弭前过。

 凡士、农、工、商、军、政、警……百家曾犯反八德行为,乃至于思想、情节未至重大者,若闻此书,知改悔者,准予印赠本书五千本以消前业。

 凡士、农、工、商、军、政、警……百家曾犯邪淫者,若闻此书,知改悔者,准予印赠本书千本以消前业。

 凡学子欲求功名,准予印赠本书五百本以助功名。

 凡事业不顺者,准予印赠本书五百本以添禄。

 凡身体磨苦难愈,准予印赠本书五百本以减消药罐。

 凡姻缘不顺,准予印赠本书五百本以化淫业,以助姻缘。

 凡多劫厄,准予印赠本书五百本以化劫厄。

 凡有初生幼童,印赠本书百本以上,可助镇煞效力。

 凡精神异常,准予印赠本书千本以固元辰。

  今公布凡例暂到此,往后如有增删另做处理。

邱生:菩萨啊!您第一项未示明助印本数。

菩萨:邱生机伶,亦可见跟随济佛著作本书之用心。本项当以印赠本书万本。

邱生:另有一事请示,候息室何以多了一处?

菩萨:此乃因应时代,今鸾门普设代天宣化之道场,故鸾门修子日众,且依据鸾训在家修者亦多,故而为鸾门特辟候息室,以做因应。

邱生:感谢菩萨慈悲!

济佛:夜已深,吾徒速整理返回。

邱生:恩师请稍待!待弟子将吃一半的茶果糕饼用讫,以免浪费……。再次感谢菩萨招待!

菩萨:贤师徒慢走。

济佛:拱衡堂已到,吾徒灵投体。

邱生:弟子恭送恩师圣驾!

济佛:本书游历至此,全部结束,诸生辛勤效劳护持,吾勉之。来日有缘,后会有期。

 新阿鼻地狱游记

朝天宫天上圣母 降

诗曰:阿鼻秘趣苦明分。地狱惨刑泄世闻。   游记一路人暗淡。圆功亦写庆颂文。

【跋】

  可喜可贺!贵「拱衡道场」奉天命访游阿鼻地狱,着造游记,以详尽披露无间地狱之诸般苦楚酷刑于人间,期以挽风化俗,使世人能惕励惊心,寻回失落之善良天性,盼能去恶戾而趋向祥和。虽人心不古,道德丧亡久矣!但宝书之圆满功成,终将为天地添一警世新血源。期能教化收效至大至圣,广度有缘无缘之迷途众生,醒于罪恶深渊,觉悟于众善奉行,进而修证有日,乃著书圆功之所望也!

               朝天宫天上圣母 跋于懿敕拱衡道场

                     天运己卯年六月十一日

 新阿鼻地狱游记

北天驭魔大士蒋 降

诗曰:贺喜书成化力伸。庆哉教善又添新。   此时完满轻松待。来日欢迎戒恶人。

【跋】

  恭贺拱衡道场着造宝书《新阿鼻地狱游记》已功成完书,此书泄尽阿鼻炼狱极大苦恼之景况,但愿世人能引以为戒,莫知而故犯,使自身沦落万劫不复之地。

  地狱之苦已极难度过,何况阿鼻地狱素有「无间」之名,一切罚刑无时间绝、无空间绝,停苦半刻些许暂求不得,上火彻下,下火彻上,故称「无间」。至希在世为人当时时行善,刻刻思善,一切恶念偏行排之于外,绝而灭之。

  为恶之人莫以为未受报应而不肯改过,莫以为少恶多恶皆是恶,错之再错,犯之再犯;为善之人莫以为善不得善报,亦莫以为善报小而不为。须知为恶不报,乃前生及祖上必有余德;为善不报,乃前生及祖上必有余罪,一切善恶到头终须受报,故为善者终必昌,为恶者终必亡。

  《新阿鼻地狱游记》将重恶者监禁于无间地狱受报的惨状陈述显现,不仅只说明在世为恶者难逃冥律冥罚之报应,尚说明小恶小报,大恶大报,极恶则极报,终至出苦无期,万劫不复之因果铁律。此处遍布刑具,已几无教化,仅只净化,而何为净化?乃刑罚也,乃以无所不用其极之刑罚也。故世人在阅书之后,当应立下决心戒恶,并积极修善以弭前愆。

  值此完书之际,观俗世人欲横流,为恶不断,痛心疾首之余已难再下赞言。仅以「戒恶」二字惕于书末,此之强名为跋也!

               北天驭魔大士蒋 跋于懿敕拱衡道场

                   天运己卯年六月十八日亥时

 
结缘经书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佛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