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佛教故事-诸佛故事

寻找佛陀

阿姜 查对于西方弟子的来来去去特别地宽容。依照传统的规矩, 一位新出家的森林僧 , 在他开始苦行云游以前, 必须跟他的第一位师父过至少五次的夏安居。阿姜 查强调, 规律是他修行的主要的部份——严谨地、小心地守好出家人的戒, 然后学习去尊循寺院的坐息和团体的规矩。然而, 西方的弟子们就如受宠的小孩 , 在传统上, 被容许有更大的空间, 可以四处参访其他的老师。通常, 当某人离开时也不会有什么惊扰或惦念。在《法》的生活中, 是当下的、圆满的、完整的。 阿姜 查说, 对他而言:“没有人来, 也没有人去。”

有一位美国弟子, 只在巴蓬寺里修行了一年半, 就请求并允许去云游并跟其他泰 国、缅甸的禅师参学。一、两年后, 他带回了许多云游的见闻、 数月的格外精进修行和一些特殊的经验。消完假之后, 他受到如以往的对待。 阿姜查结束他早上的法义探讨及与僧侣、在家众的事情处理完后, 终於转身询问他, 在森林道场之外是否有找到任何新的、更好的“法”。没有, 虽然他学习到许多新事物, 但, 事实上, 在巴蓬寺里也一样学得到。“法”, 一直都在当下这里, 等着你来看、等着你来 修习。“是啊!”阿姜查笑着说:“我在你离开前, 就可以这样告诉你, 但当时你是不会明了的。” 后来, 这位西方僧侣到阿姜 查西方弟子中的大弟子——阿姜 苏美多的茅蓬, 告诉他所有的见闻及奇遇, 和他的新领悟与对修行的深厚内观。 苏美多静静地听 着, 同时准备着用森林里的某种植物的根所做的下午茶。当他把故事及内观都叙述完 之后, 苏美多笑着说:“啊, 很好, 不过, 还有须要放下的。”如此而已。

然而, 还是有很多西方弟子们继续来来去去, 但, 他们都亲身体验了这一课。有 时候, 阿姜 查会祝福他们的行脚——但是, 通常他都会调侃他们。

有一位英国僧侣, 为了寻求完美的生活、完美的师父而犹豫不定, 来来去去、出 家还俗好几次。“这个出家人。”阿姜查终於责备道:“他的僧袋里有狗屎, 因而认为每个地方都很臭。” 另一位英国僧侣, 曾经出入於寺院, 到欧洲、工作、订婚、又出家好几次。有一天, 他正坐在阿姜 查的茅蓬外, 阿姜查便向大家说:“这个出家人所要找的, 是一只有胡须的乌龟, 你认为他要走多远才能找到呢?”

另一位西方僧侣因为受到挫折的缘故, 便去请求阿姜查允许他离开。 因为修行和尊循寺院生活很困难, 所以这位出家人开始挑剔周遭 的环境。 “其他的僧侣话太多了。我们为何要课诵呢?我要有更多的时间独自禅坐。 年长的僧侣也没有好好地教导新进比丘, 还有你。”他谴责阿姜 查:“就连你看起来都不像开悟了。你总是在课诵, 有时很严格, 有时又似乎漠 不关心。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开悟?”

阿姜 查对这点哈哈大笑, 使得这位僧侣又气又好笑。“在你看来, 我并没有开悟, 那 是件好事。” 他说: “因为, 如果我符合你的开悟形象, 符合你对觉悟者应有的举止观念, 那么, 你就会依然执着於向外的寻找佛陀之中。他不在外面, 而是在你自已的心中。”

《宁静的森林水池》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