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佛教知识-

入菩萨行论疏:佛子津梁(上卷)02

入菩萨行论疏——佛子津梁(上卷)

第二品 忏悔罪业

戊二、发二菩提心后学菩萨行之法,分二:己一、受持菩提心;己二、学修波罗密行之法。

初者,分二:庚一、加行支分——顶礼、供养、皈依作为前导,从具足四力之门忏悔罪障违缘;庚二、随喜众善等积集资粮顺缘为前导,正式受持菩提心。

初者,分二:辛一、解说本品正文;辛二、品名。

初者,分四:壬一、供养;壬二、顶礼;壬三、皈依;壬四、忏罪。

初者,分二:癸一、献供的目的;癸二、正献供养。

初者,献供的目的:

为持珍宝心,我今供如来、

无垢妙法宝、佛子功德海。

以完美丰厚的供品,及虔诚恭敬的意乐加行,善作供养。何故供养?为受持出生一切有情圆满利乐的珍宝心故。供养何境呢?谓诸如来,诸圣者正士的正法宝——自性清净、远离客尘垢染的大乘灭道二谛,及圣者观自在、妙吉祥等功德大海的诸佛子。

癸二、正献供养,分三:子一、无主执持物的供养;子二、供养自身;子三、心变现之供。

初者,分三:丑一、供物;丑二、如何供养的情形;丑三、供无主物的理由。

初者,供物:

鲜花与珍果,种种诸良药,

世间珍宝物,悦意澄净水;

巍巍珍宝山,静谧宜人林,

花严妙宝树,珍果垂枝树;

世间妙芳香、如意妙宝树,

自生诸庄稼,及馀诸珍饰;

莲缀诸湖泊,悦吟美天鹅,

世间之上,无主摄持,尽所有的莲花等鲜花,尽所有的诃黎勒等珍果,尽所有的冰片等种种良药类。以及世界上,尽所有的金银等稀世珍宝,尽所有湖海等的悦意澄净水,巍巍高耸的金等八宝山等;如是,静谧、赏心悦目的森林、福地,似锦繁花点缀着的妙宝树,嘉果成熟、累累下垂,压弯枝条的果树;天龙等世间,俱生、和合、转化出生的上妙芳香、薰香,随欲出生的如意树,众多珍宝所成之树,浩渺无际的如意海,碧波荡漾的湖泊沐浴场,吐芳莲花盛绽庄严,其中天鹅鸣吟悦耳,令人心旷神怡;不劳耕作、自然出生的香稻,以及其它堪供三宝的绮丽珍饰,悉以供养。

有未明白释文之义者,把论文的次第解说成了别的情况。

丑二、如何供养的情形:

浩瀚虚空界,一切无主物,

意缘敬奉献 牟尼诸佛子。

祈请胜福田,悲愍纳吾供!

在无边无际的浩瀚虚空界,一切无主摄持之物,我悉用心观想缘取,于诸士夫中最胜者能仁及诸佛子供养境,恭敬地善为奉献。祈请怀有大悲心的诸位殊胜福田,悲愍垂念于我,欣然纳受我的这些微薄供养!

丑三、供无主物的理由:

福薄我贫穷,无馀堪供财;

祈求慈怙主,利我受此供!

若问:“为何唯供以心中观想的供品呢?理应当真正地供献各种悦意的实物。”

答曰:我由于往昔未积广大的福德,从而沦落为一介至极贫困之人,没有任何随心所欲的财物受用,其它可以自主的供养资财,我是一无所有,因此,一向专思利他的怙主,祈求您为利益我,愿以神力纳受此等无主摄持的供物!

子二、供养自身:

愿以吾身心,恒献佛佛子!

恳请哀纳受,我愿为尊仆!

尊既慈摄护,利生无怯顾,

远罪净身心,誓断诸恶业!

谓我有可供之身,故当供献。我于自主的己身,全面地舍弃为我私有之心,永恒地奉献于诸佛佛子,恳请诸位殊胜大士,完全地纳受我身!

供献的意义,谓怀着信、敬之情,愿为您的忠仆,并依教奉行。供献后做何事呢?谓诸尊完全地接纳我后,从而依凭远离一切怖畏的救护处,再也不怖生死,并在自己离怖畏之后,更加无怯顾地利乐有情;而且完全超越往昔无义所积的宿罪,从今以后,宁舍生命,誓不再造其它的任何恶业。

子三、心变现之供,分二:丑一、有上供;丑二、无上供。

初者,分十二:寅一、献浴;寅二、衣裳;寅三、饰品;寅四、涂香;寅五、鲜花;寅六、薰香;寅七、肴馔;寅八、明灯;寅九、无量宫;寅十、宝伞;寅十一、音乐;寅十二、加持供品行相恒时不断。

初者,分三:卯一、浴室;卯二、献浴情形;卯三、拭身。

初者,浴室:

馥郁一净室,晶地亮莹莹,

宝柱生悦意,珠盖频闪烁;

于何处献浴呢?谓献浴的浴室,以旃檀等香水洒净,室内弥漫着芬芳馥郁的香气;水晶布地,擦拭过后,色鲜朗彻、晶莹闪亮;宝光辉耀的梁栋楹柱等,令人赏心悦目;上方悬垂着珍珠装饰的华盖,闪烁着灿烂的醉人光芒。

卯二、献浴情形:

备诸珍宝瓶,盛满妙香水,

洋溢美歌乐;请佛佛子浴。

设备了众多金等宝瓶,其中盛满妙香配制的悦意香水,并洒有散发着芳香的鲜艳花瓣,伴随着洋溢在空中的众多悠扬歌声乐音,献浴于诸佛佛子。

卯三、拭身:

香薰极洁净 浴巾拭其身,

沐浴既毕,遂以柔软、洁净的无等浴巾,薰染上扑鼻的妙香,擦拭诸供境之身。

寅二、衣裳:

拭已复献上 香极妙色衣。

亦以细柔服、

擦拭之后,复于诸供境,献上染色的上妙法衣,散发着极其馥郁的香气;若现为在家服饰者,则献上薄如蝉翼的细软天衣,并有着不同的款式、色彩。

寅三、饰品:

最胜庄严物,庄严普贤尊、

文殊观自在。

耳饰等百千种殊胜庄严物,还包括足钏、手镯等。亦以之庄严美饰圣者普贤、弥勒、文殊、世间自在观世音等。

寅四、涂香:

香遍三千界 妙香涂敷彼

犹如纯炼金,发光诸佛身。

诸能仁自在之身,犹如冶炼过的的纯金,再经细细擦拭后一般,威光赫奕、光彩照人。以香气弥漫三千界一切处的妙香,涂抹诸佛的紫磨金身。

寅五、鲜花:

于诸胜供处,供以香莲花、

曼陀青莲花,及诸妙花鬘。

供献于殊胜供处能仁自在。以何供养呢?谓以悦意的曼陀罗花、妙莲花、青莲花等芬芳的一切鲜花,或零散花瓣,或精巧地串编为花鬘,怡神可人,而为供养。

寅六、薰香:

亦献最胜香,香溢结香云;

亦以沉香等摄人心神的最胜薰香,幽幽的香气溢布十方世界,凝成氤氲的妙香云聚,而为供养。

寅七、肴馔:

复献诸神馐,种种妙饮食。

胜妙甘美的啖食“莱咖热”,以及上妙的羹汤等饮食,如是种种色香味俱佳的天馔,亦献于诸佛佛子。

寅八、明灯:

亦献金莲花 齐列珍宝灯,

众多熠熠闪亮的金莲灯盏排列整齐,其中安置着光辉耀眼的炽然宝炬,亦以之供献。

寅九、无量宫:

香敷地面上,散布悦意花。

广厦扬赞歌,悬殊耀光泽,

严空无量饰,亦献大悲主。

在清洁无尘的地面上,涂以妙香,再均匀地散布上可爱的点点花朵。美仑美奂的无量宫内,诸位姝丽天女,咏唱着悠扬动人的悦耳赞歌。珍珠、众宝,饰品流苏,垂覆美严。珠光宝气,流光溢彩,无量缤纷光明,庄饰着上空,成为虚空的庄严。亦以此等奉献于具有大悲自性的诸佛菩萨。

寅十、宝伞:

金柄撑宝伞,周边缀美饰,

形妙极庄严;常展供诸佛。

众宝所成的精美伞盖,金质为柄,周边饰以样式悦意的众多稀世珍宝,伞状赏心悦目,见者爱念,亦撑持着恒常地奉献于诸能仁自在。

寅十一、音乐:

别此亦献供 悦耳美歌乐,

愿息有情苦,乐云常住留!

除前已供之外,复有供养聚——腰鼓等丝竹箜篌乐器,以及曼妙悦意、优美动听的交响旋律,略一听闻,便能消除有情的忧悲苦恼,令有情心旷神怡、俗虑顿息,愿如是乐云随处普覆、任运出生。

寅十二、加持供品行相恒时不断:

惟愿珍宝花 如雨续降淋 

一切妙法宝、灵塔佛身前!

惟愿奇珍瑰宝、鲜花等供养雨,尽轮回际,永不间断地轻轻降淋,飘落在十二分教、灭道二谛所摄的一切正法宝,意之所依——舍利装藏的诸座塔庙,以及绘制等的佛像面前。

丑二、无上供:

犹如妙吉祥 昔日供诸佛,

吾亦如是供 如来诸佛子。

犹如大智文殊、大行普贤等诸位已得自在的菩萨,变化随心所欲的供物,遍满虚空,以供养诸佛胜者,我亦如是供养如来——人天的依怙及诸佛子圣众。

如《宝炬陀罗尼经》中说:

“花多花华盖,花设放光芒,

杂花普散布,大士供佛前”。

壬二、顶礼,分二:癸一、语赞;癸二、身礼。

初者,语赞:

我以海潮音普以韵音支分海,赞佛功德海,

愿妙赞歌云,飘临彼等前。

我以称颂无边功德的韵音支分海,赞美具有悲智等功德大海的圣众。

“韵音”是语言。“支分”是语言之因舌腭。“海”谓众多。谓胜解一一身变化无量首,一一首变化无量舌,而为赞叹。

另外,我虽未以赞歌称扬彼等圣众,亦愿无边的妙音歌云,定会于一切时境涌现飘临。

癸二、身礼,分三:子一、顶礼三宝;子二、顶礼发菩提心的根本等;子三、顶礼和尚、阿阇黎等。

初者,顶礼三宝:

化身微尘数,匐伏我顶礼 

三世一切佛、正法最胜僧。

我变化出量等佛刹微尘数的身体,匐伏顶礼三世降临的一切佛、教证正法、众中尊——诸菩萨圣者。

子二、顶礼发菩提心的根本等:

礼敬佛灵塔 菩提心根本,

菩提心的根本,谓出生彼心之因,即大乘三藏、作为发心之缘的补特伽罗、发心的诸处所,以及佛像等诸塔庙供养处,我皆顶礼。

子三、顶礼和尚、阿阇黎等:

亦礼戒胜者、方丈大和尚阿阇黎。

令圆满前后期别解脱戒等的大和尚,如是传授戒律等的阿阇黎,以及勤于解脱道而荷负殊胜禁行之担的净戒者,我亦顶礼。

壬三、皈依:

乃至菩提藏,归依诸佛陀,

亦依正法宝、菩萨诸圣众。

皈依之义,谓内心执持、口中称言,承许为救度怖畏、痛苦的所依。其中分因皈依、果皈依。初者把已成就的三宝,执为救度怖畏的所依;次者把自心续当证的佛及法宝,执为救度怖畏的所依。

依何皈依之因;皈依之境;以四事——知功德、知差别、自誓受、不言有余而皈依之理;皈依学处,如是诸内容,当从至尊大师所著《菩提道次第广论》中了知,故而于此不录。

破斥“许道谛皆非胜义皈依许道谛周遍不是胜义皈依”的邪说、总的皈依安立、世俗胜义皈依的差别等,在《大乘宝性论疏》中已解说,当从中了知。

此处,是以他心续中已成就的大乘三宝,及自心续中当出生的三宝,作为所缘境,从今时起,乃至无上菩提藏——菩提树下现证法身之间,一切时中,皈依诸佛,亦如是皈依大乘法宝、诸菩萨圣众。受持并承许已成就之佛为示道导师,自心续中当证的法宝为正皈依,已成就的大乘圣者,为成办皈依的助伴。

壬四、从具足四力之门忏罪:

总的安立,谓从最初,即应励力于不染恶行。设虽励力,然由放逸、烦恼粗重等故,发生恶行,则不可怀着无所谓的态度,怙恶不悛,漠然置之,必须励力于大悲导师宣说的诸种还净方便。

又堕还净者,当依上下部戒各自所说之法而行。罪还净者,当从四力之门而行。如《佛说四法经》中说:“慈氏!若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则能映覆诸恶已作增长。何等为四?谓摧坏现行力、对治现行力、遮止罪恶力、依止力。”已作且增长之业,是定受之业。定业尚能被映覆,不定之业,何须待言?其中初力,谓于已造作的不善业,多番追悔。欲生此力,必须善加修习不善业生起三种果的道理。第二力者,如《集学论》所说,谓依甚深经典、修习空性、依念诵、依身像、供养、名号等。第三力者,清净防护后来的不善业。第四力者,修菩提心等。此处广说初力。此中复当忆念造罪的时间、因缘、门、加行、对境,以及造作几多恶行。

各自之义有四:癸一、摧坏现行力;癸二、依止力;癸三、对治现行力;癸四、遮止罪恶力。

初者,分四:子一、观察如何造罪的情况而追悔;子二、畏惧带罪而死,从而修习追悔并皈依;子三、详细思惟造作无义罪的情况而修追悔;子四、思惟畏罪之理。

初者,分四:丑一、启请向何忏罪之境鉴知;丑二、总忏由时、因、种类等门所造之罪;丑三、忏悔于殊胜境所造大力之罪;丑四、思惟不乐、厌恶之果,而追悔求忏。

初者,启请向何忏罪之境鉴知:

我于十方佛 及具菩提心 

大悲诸圣众 合掌如是白[1]:

常住一切方所的圆满大觉及菩萨,诸具大悲心者之前,我虔诚地合掌,深深追悔往昔所作罪业,启请忏悔。

丑二、总忏由时、因、种类等门所造之罪:

无始轮回起,此世或他生,

无知犯诸罪,或劝他作恶。

或因痴所牵,随喜彼作为,

见此罪过已,佛前诚忏悔。

从流转无始的生死轮回以来,或此世,或其它一切生世,我由于昧于业异熟的原故,自作教他,造作罪孽,及由昧于业果的愚痴惑乱,蒙蔽了我的心智,随喜他人造罪,所作的尽所有罪愆,我悉知罪见罪,追悔莫及,于诸怙主前,真诚地忏悔,无有覆藏。

丑三、忏悔于殊胜境所造大力之罪:

惑催身语意,于亲及三宝、

师长或馀人[2],造作诸伤害。

迷乱之人——我,于殊胜境——三宝、父母,或其他师长福田前,由烦恼因三毒之门,依身语意犯罪之门,所造一切伤害,真诚地痛悔前非。

丑四、思惟不乐、厌恶之果,而追悔求忏:

因昔犯众过,今成有罪人;

一切难恕罪,佛前悉忏悔。

感生地狱等果之因——贪等众多罪过缠身的罪人我所造杀生等罪,能引生极大痛苦,故于诸佛导师前,忏悔这一切惨重难恕的罪过。

子二、畏惧带罪而死,从而修习追悔并皈依:

罪业未净前,吾身或先亡;

云何脱此罪?故祈速救护!

死神不足信,不待罪净否,

无论病未病;寿暂不可恃。

若不立即忏悔此罪,则我在未净罪业之前,当死神先行一走,前来杀戮,带罪之身死后就会投生恶趣,是故,恳祈速疾地救护我,采用什么方法才能定会解脱此罪呢?

若谓:“罪业未净之前不会死,何须速疾救护呢?”

虽刹那顷,亦不足凭信的死神,它不会无故坐等一段时间,看是否已经净化了罪业等,也不会顾及大事是否已告成,因此,无论补特伽罗有病、无病,虽然寿量犹未圆满,亦会倏尔死去。故而,即便寿命今日不死的把握,亦难以信恃。不可信恃故,当速净罪业。

子三、详细思惟造作无义罪的情况而修追悔,分四:丑一、追悔由于不知亲人身财等不可保信而为彼等造罪;丑二、死时唯成念境之喻;丑三、追悔如今现见不可保信却仍为彼等造罪;丑四、追悔不悟自身死期不定而造罪。

初者,追悔由于不知亲人身财等不可保信而为彼等造罪:

因吾不了知,死时舍一切,

故为亲与仇,造作诸罪业。

仇敌化虚无,诸亲亦烟灭,

吾身必死亡,一切终归无。

死时必须舍弃亲人、财物等,以及俱生的血肉之躯等生前曾拥有的一切,自己必须孑然独往前途渺茫的来世。悔我不知如是实况,为了守护亲人、消灭仇敌,造下种种的罪业,罄竹难书。

为了彼等,不应造罪,因为诸仇敌转瞬成空,化为虚无,诸亲人也会烟灭泯形,我亦将不复存在,杳无踪迹,同样,一切的亲人、财物等,最终莫不如过眼烟云般归于空无,丝毫不可保信。为了彼等,却由贪嗔造下罪业,悔不当初!

丑二、死时唯成念境之喻:

人生如梦幻;无论何事物,

受已成念境,往事不复见。

譬如梦中,略受一丝快乐,而当梦醒之时,唯留为忆念之境般。同样,无论过去享受了任何自诩为快乐的事物,而在死时,那些事物都唯留为忆念之境,不过是一枕黄粱。是故,当多番决断:从今时起,唯修正法!

一切曾亲经历的影尘往事,悉不复见,仅依稀封存于回忆的深处而已。

丑三、追悔如今现见不可保信却仍为彼等造罪:

复次于此生,亲仇半已逝;

造罪苦果报,点滴候在前。

另外,即于暂时还存活着的此世,过去就曾经亲见众多亲仇业已亡逝,而为了他们,自己造下的惨烈难堪的所有罪业异熟苦果,却点点滴滴、丝毫不爽地候在面前。如云:“苦痛无人摊,亲眷有何益?或译为:他不代苦份,障亲何所为?”悔不该为他们无义造下深重罪孽!当数数思惟!。

丑四、追悔不悟自身死期不定而造罪:

因吾不甚解 命终如是骤,

故起贪瞋痴,造作诸罪业。

由于我没有真正了悟到“我如是死无定期,寿命唯是须臾倏忽间那么短促”,从而由于愚痴、贪欲、嗔恚,造下不知凡几的种种罪业,复由斯罪,堕入恶趣。

故应思惟决定死殁、死无定期、死时除佛法之外余悉无益,以及思惟恶趣过患,追悔曾造之罪,如是多番修习。

子四、思惟畏罪之理,分四:丑一、寿命无增却持续地不断衰减,故而决定必死,畏惧带罪而死;丑二、若未净罪,即在此生,亦须受苦;丑三、出生大怖畏的理由;丑四、后世痛苦逼恼情形。

初者,寿命无增却持续地不断衰减,故而决定必死,畏惧带罪而死:

昼夜不暂留,此生续衰减,

额外无复增,吾命岂不亡?

不管处于往来、经行、睡卧三者中何种威仪,昼夜都在刹那不停地轮复变换,此寿命在恒常地衰减着,又没有丝毫额外地增加,如我之人,岂能不会决定死亡?必死无疑!况且何时死殁,无有决定,故当励力净化罪业!(衰减)若是“安立”者,义谓寿命由一个个昼夜安立组成。

丑二、若未净罪,即在此生,亦须受苦,分三:寅一、若未净罪,亲友等不能救助命断之苦;寅二、惧未修福;寅三、忧悔逼恼。

初者,若未净罪,亲友等不能救助命断之苦:

临终弥留际,众亲虽围绕,

命绝诸苦痛,唯吾一人受。

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

如果未修福业,则当我临终弥留之际,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纵有许多亲友,多么地悲痛欲绝,执恋不舍地环绕在周围,然而气断命绝的所有惨烈苦受,唯我一人孤伶伶地独自承受,他们不但不能祛除怖畏,而且当被可怖狰狞的阎摩使者捉住时,亲戚、朋友又有什么用处呢?唯有佛法,方是救护啊!

寅二、惧未修福:

唯福能救护,然我未曾修。

彼时,唯有皈依、守戒等的福德,才是最胜的救怙处,奈何我却未曾修得片善福业。此说悔未行善。

寅三、忧悔逼恼:

怙主!放逸吾未知,死亡如是怖;

故为无常身,亲造诸多罪。

于“救护处”哀呼为“怙主”后,深深追悔:放逸之我未了知还有着如是的恶趣怖畏,却为了无常生命中的今世亲友等,竟然肆意地造下诸多的罪业。

丑三、出生大怖畏的理由:

若今赴刑场 罪犯犹惊怖,

口干眼凸出,形貌异故昔;

何况形恐怖 魔使所执持,

大怖忧苦缠,苦极不待言。

为了惩罚某些犯人,今天若被人押赴前往砍断手脚肢节的刑场,彼犹失魂落魄、惊恐万状,表现出口干舌燥、面色憔悴、眼根失坏等反常的形貌,大异于往昔,更何况被与己异类、外形狰狞可怖的阎摩使者拘捕,又遭逢大怖畏的死病缠身,如是至极苦恼可悲的处境,有着极大恐惧,复何待言?故当悔罪。

丑四、后世痛苦逼恼情形:

谁能善护我 离此大怖畏?

睁大凸怖眼,四方寻救护。

四方遍寻觅,无依心懊丧;

彼处若无依,惶惶何所从?

既生地狱后,见到诸狱卒之时,无比恐惧地瞠目仓皇四顾,寻求救护:“呜呼哀哉!谁能善加救护我,离此大怖畏呢?”虽如是寻求,但见四方无有救护处,心中会顿时充满着懊丧、绝望,故当从现在就皈依三宝。

因此,若于彼地狱之处,没有救护怖畏的皈救处,彼时,我六神无主,又能做什么呢?只有束手无策、坐以待毙,是故,当从现在即励力于脱离怖畏之因。

癸二、依止力,分三:子一、现在起依止三宝的救护;子二、依止具足大愿力的菩萨;子三、既皈依已,遵循彼等言教,依教奉行。

初者,现在起依止三宝的救护:

佛为众怙主,慈悲勤护生,

力能除众惧,故我今归依。

如是亦归依 能除轮回怖 

我佛所悟法,及诸菩萨众。

生恶趣时,虽遍求救护,然不可得,以彼原故,众生的怙主诸佛,行为上精进于救护一切众生,具有救护怖畏的稀有神力,如是的诸佛有大威神力能除一切怖畏。故我速从今日起,即当皈依诸佛。

又若依止佛所证悟的微妙法,则能消除生死怖畏,如是的法宝,以及证得圣位的菩萨海会圣众前,我亦应如是清净皈依,承许为修道的助伴。

子二、依止具足大愿力的菩萨:

因怖惊颤栗,将身奉普贤;

亦复以此身,敬献文殊尊。

哀号力呼求 不昧大悲行 

慈尊观世音:救赎罪人我!

复于虚空藏,以及地藏王,

一切大悲尊,由衷祈救护。

归依金刚持;怀瞋阎魔使,

见彼心畏惧,四方速逃逸。

我由于恐惧恶趣的怖畏,将我身奉献于具有大愿力的普贤菩萨,恳祈救我脱诸怖畏!

我亦于文殊尊前,非由他劝,而是怀着纯净之心,敬献我身。

以任运成就与恒常无间二法饶益他人,如是大悲行无有错乱的观音怙主之前,我亦心怀恐惧,惨切地哀号求救。如何哀号呢?谓恳祈救赎罪人我!

如是,于圣者虚空藏菩萨、地藏菩萨、弥勒菩萨、除盖障菩萨等一切大悲依怙之前,寻求救护,由衷地悲呼,拯救我吧!

即便嗔恨有情的阎摩使者狱卒等,乍见到金刚手菩萨,亦会恐惧地向四方溃散,落荒而逃,故亦皈依如是的金刚手菩萨。

子三、既皈依已,遵循彼等言教,依教奉行:

昔违尊圣教,今生大忧惧;

愿以归命尊,求速除怖畏!

往昔我违越您的言教,造作诸恶,未修善业,如今观见无边轮回与恶趣的极大怖畏,惟愿皈依于您,从而遵循您的教敕,于取舍处,依教奉行,祈求速疾地消除怖畏!

癸三、对治现行力,分二:子一、应励力净罪的理由;子二、应速励力。

初者,分二:丑一、以患病喻,明示必须速疾净罪;丑二、以险地喻,明示必须净罪。

初者,分三:寅一、列举法、喻;寅二、三毒之病,过患严重,疗彼之灵药罕有;寅三、因此,理应遵循大医王导师之言教,依教修行。

初者,列举法、喻:

若惧寻常疾,尚须遵医嘱;

何况贪等惑 宿疾恒缠身。

若偶患风胆等紊乱导致的寻常之疾,犹心怀恐惧,忐忑不安,担忧因而致死,尚须遵奉医生所嘱的治病方法而行,何况从无始以来,恒常地罹患百千众罪之源——贪欲等三毒沉疴重病。

是故,我们理应依止对治法,遵奉能除其病大医王佛的言教,复何待言?应励力于罪业的对治法。

寅二、三毒之病,过患严重,疗彼之灵药罕有:

一瞋若能毁 赡部一切人,

疗惑诸药方,遍寻若不得;

例如瞋恨菩萨,即此其中一种,亦能尽毁南赡部洲上生活的一切人,令堕入地狱,戕害极大。然而疗愈彼等顽疾的对治妙药——修道之法等,除了佛经之外,梵天世界等其它任何方所,悉不可得,以不可得故,极为罕有。

寅三、因此,理应遵循大医王导师之言教,依教修行:

医王一切智,拔苦诸圣教,

知已若不行,痴极应诃责!

一切智导师是能治愈烦恼重病的大医王。导师的言教能拔除一切烦恼的楚毒痛苦。若不依教奉行,却思及无边轮回与恶趣之因,是极应诃责之处:“愚痴至极!”故应志心皈依导师,如理修持导师的教法。

丑二、以险地喻,明示必须净罪:

若遇寻常险,犹须慎防护;

况堕千由旬 长劫险难处。

即便从山岭等小小寻常的险处堕落,亦不过令肢节受伤,对此亦恐不慎堕落,犹战战兢兢,谨慎防护,何况一旦堕入众多千由寻表示的三万二千由旬等的险处,就要长劫经久地住此生死深渊,应须小心谨慎,如履薄冰,更何待言?故当励力依止烦恼的对治法。

子二、应速励力,分二:丑一、从今日起,即应励力依止罪业之对治法;丑二、没有任何理由不惧痛苦,故于修道,不应懈怠。

初者,从今日起,即应励力依止罪业之对治法:

或思今不死,安逸此非理;

吾生终归尽,死期必降临。

若念:“虽须励力对治,但待到下月、来年再努力不迟!”

从今日起,即须励力。以谓“今日定不死”,从而不励修对治法,坦然闲坐,懈怠度日是不合理的。因为,今日不死,不可保信,故我死归空无的时间,无疑于明天,多半会降临。故不应懈怠,当从今日励新图治!

如《迦尼迦书》中说:

“明日作此事,是说非贤人,

何日汝当无,明日定来临。”

丑二、没有任何理由不惧痛苦,故于修道,不应懈怠:

谁赐我无惧?云何定脱苦?

倘若必死亡,为何今安逸?

若谓:“虽怀恐惧,于死无益,故不必恐惧。”

亲身见闻其它一切生灵的死亡,并有着死后堕落恶趣的恐怖,又会有哪位大士能赐我无畏说“不必恐惧死亡、罪孽”呢?没有哪一位惠施者。故若不励修对治法,如何决定脱此罪业、死亡?不会解脱!若我死后定归空无,何故不勤修对治法,反由懈怠之故,优哉悠哉地空耗岁月呢?不合理也!故当励力修道!

癸四、遮止罪恶力,分三:子一、追悔罪愆,防护未来;子二、忏悔先所造罪;子三、祈请鉴知,誓愿遮止罪恶。

初者,分二:丑一、断无义之罪;丑二、昼夜一切时勤修脱罪方便。

初者,分二:寅一、受用不可信赖,故不应贪著;寅二、不应贪著亲眷等。

初者,受用不可信赖,故不应贪著:

除忆昔经历,今我复何馀?

然因执着彼,屡违师教诫。

往昔在轮回之中,曾经享受的受用财物,悉皆不可信赖,坏灭之后,还有什么有价值的受用留给我呢?一无所有!故而,深深后悔我由于过分地贪恋这些无有心要的东西,而违背***的教诫,造下深重的罪孽。

寅二、不应贪著亲眷等:

此生若须舍,亲友亦如是,

独行无定所,何苦结亲仇?

若须舍弃我身无意义存活的此生,如是亦须舍弃诸位亲友,踽踽独行,无奈地前往渺茫的未来,何去何从,没有定所,尔时,一切亲仇又能做什么呢?没有丝毫利益,故不应贪著。

丑二、昼夜一切时勤修脱罪方便:

不善生诸苦,云何得脱除?

故我当一心,日夜思除苦[3]。

从杀生等不善业中出生地狱等的痛苦,故我当殚思极虑,昼夜恒常地唯应思惟此善不善业果之理:“如何定能脱彼痛苦呢?”

若未至心于业果获得决定,则于任何法,皆未获得令佛欢喜的决定,故大众皆应励力于此。

有人谓“于空性已得决定”,却不顾忌业果,显然成颠倒解,并且对空性住于缘起之义,未得决定。

子二、忏悔先所造罪,分二:丑一、所忏之事;丑二、忏悔方式。

初者,所忏之事:

吾因无明痴,犯诸自性罪,

或佛所制戒,及馀众过罪。[4]

由于我昧于业果,无知愚痴,造下或自性罪或制罪的所有恶事。自性罪谓不管有无戒体,任何一位补特伽罗只要造作,皆住于罪之种类。制罪谓唯受戒者方如是而住之罪。

丑二、忏悔方式:

合掌怙主前,以畏罪苦心,

再三礼诸佛,忏除一切罪。

亲自于诸佛菩萨怙主面前,威仪以合掌,意乐以怖苦之心,再三顶礼,忏悔彼等一切罪!

子三、祈请鉴知,誓愿遮止罪恶

诸佛祈宽恕 往昔所造罪!

此既非善行,尔后誓不为!

谓以彼原故,我所造罪皆是过愆,祈请诸佛慈鉴并宽恕我的过愆!此所造罪,既非善行,我愿从今以后,宁舍生命,亦决不再造!

从今往后,断其续流,严加防护。

诸经典释论虽说多种净罪之门,然而圆满对治法,即是以此具足四力的忏悔法进行忏悔。(清辩论师所著)《分别炽然论》、(狮子贤论师所著)《八千颂广释》等论中说,依此亦可净化定受之罪。

我等不善巧于业果的分类,即便略有所知,又未如理取舍,每日发生多门罪业,故当时常地进修四力忏悔之道,特别地缘念为了净治发菩提心的障碍,励力忏悔。

结颂曰:

贪欲嫉妒矜慢心高举,

罪愆逼恼无由发胜心,

依身语意所造诸错乱,

怙主尊前至心悉忏悔。

辛二、品名:

《入菩萨行论》第二品忏悔罪业。

以上为《入菩萨行论疏佛子津梁》中第二品忏悔罪业的注释。

[1]常住十方界,诸佛与菩萨,诸具大悲前,合掌而启请。

[2]应译为:或余师长前。

[3]依原藏文译为:不善生诸苦,云何定脱彼?理应恒常时,昼夜惟思此。

[4]“及余众过罪”似应译为“凡其诸恶事”。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