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通灵网-佛教艺术-石窟壁画(965)[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傣族佛教壁画

傣族佛教壁画

在云南西双版纳、德宏及其它傣族聚居区域,凡是有傣族村寨的地方,就有佛寺,那里也就有壁画。傣族佛寺壁画犹如万花丛中一枝独特芳香的亚热带之花,在我国壁画艺术中也是一份珍贵的遗产。

三百多年前的一位傣族枯巴勐,在他的《论傣族诗歌》里对佛教进入西双版纳曾有一段描述:“……我仿佛隐隐约约听到缅寺传来的佛爷念经声:‘喃莫达沙,帕告哇多。’这种告诫,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已经在这块土地上响了五百七十八年了。”

印度创始的佛教,传入我国被汉族分为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两大系统。大乘佛教属北传佛教,从印度通过西域进入我国内地,敦煌佛教艺术,龙门石窟艺术都属于大乘系统的佛教艺术。南传佛教即小乘佛教,又称上座部佛教,流传于斯里兰卡、缅甸、老挝、柬埔寨等南亚、东南亚诸国。……随着小乘佛教从印度南传斯里兰卡经泰国、缅甸入西双版纳以后,傣族统治者利用佛教统治傣族人民思想,建立了近八百年的封建领主政权。但在长年的岁月中,佛教思想也逐渐浸渍了傣族人民群众的思想意识,从傣族民间文学、诗歌的发展过程可以看出,佛教思想和傣族民间文化艺术的相互关系。傣族人民用自己的思想和愿望,充实、改造了小乘佛教的思想内容,使之本土化,傣族化。傣族壁画即在这种土壤中产生。

傣族壁画的作者都是曾受佛经思想熏陶的和尚、佛爷,或者是还俗后的傣族知识分子。据说在西双版纳第一座佛寺“宛波罕”建立后不久,缅甸王曾派画工到“宛波罕”作了第一批经画。从中我们可以窥见傣族佛寺壁画和南传小乘佛教艺术的渊源关系。傣族民间画工正是在本民族的民间绘画基础之上,借鉴、吸取了东南亚佛教艺术手法,并很快地找到了民族绘画艺术的发展道路。

尽管如此,傣族由于居住区域的不同,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各自发展也不尽相同,形成德宏和西双版纳两个主要傣族居住区域的不同特色,因而这两地傣族佛寺壁画面貌也有很大差异。

公元前一世纪,四川汉族商人就已经和德宏傣族地区人民接触,那时有一条先于西北“丝绸之路”的路,史称“博南道”的古代交通要道,由四川渡金沙江,往西经云南德宏傣族地区,进入缅甸至印度。汉唐之际,内地汉人大量迁居德宏,使那里傣族地区的人民广泛地受到中原文化影响,创造了多种风格的佛教艺术。今天能看到的约为清代以后的作品,年代更久远的,我们已无从得知。德宏凤平佛寺壁画(已被毁)曾以《西游记》《三国演义》等情节为内容作佛教壁画。文学戏剧则有《杨家将》等傣戏上演。那里的壁画、经画,多以浓重艳丽的色彩为主,造型单纯,颇有中原民间绘画的痕迹。也有些工笔重彩绘在布上的画,但都仍不失东南亚绘画艺术的奇异情调。值得一提的是:芒市“奘贺信”佛寺的经书房天花板上木质镂雕的动物为主的装饰,带有祥瑞的含义;瑞丽大敦罕佛寺天花板上的八块木板红底鎏金浮雕,八个傣族神话中的天神,骑着各种动物,手擎兵器,动态表现出类似傣族男子舞蹈的韵味。当地傣族用作于生肖的依据,这是极为精美的浮雕作品。

西双版纳傣族佛寺壁画艺术语言,概括地说:线、型的表现单纯洗炼;松动而有节奏,与壁画潇洒的装饰风融为一体。壁画具有傣族浓厚的乡土风情和傣族特有的艺术情趣。

勐遮坝在西双版纳十二版纳里是最大的一个盆地,经济物产丰富,历史久远,这里曾产生了史诗《葫芦信》等傣族民间优美的传说。壁画在曼宰龙佛寺是最有傣族特色的壁画之一,曼宰龙佛寺傣语称“洼龙”意即大缅寺,壁画年代尚不确,寺内壁画分布在与大殿有廊沿连接的僧舍外墙,有《释迦牟尼传教》《释迦牟尼生平》等六块壁画,每块约182×258厘米。画面以线为主,用竹笔所绘,感觉硬朗,在西双版纳佛寺里的大佛爷是用竹笔抄写经书的。

壁画在手法上充分注意壁画艺术的平面装饰效果,整体感强。用色则较薄,构线平涂,以灰墙底色,红、黄、青绿作主要色,由于黑线、底色、青绿统一了画面,加之年久的因素,红黄二色脱尽火气,于是壁画更呈现出浓郁、流水般的轻松美感,与云南迪庆藏族密宗壁画艺术的色彩辉煌和扣人心铉的恐怖感,形成了鲜明对照。

《诱惑释迦牟尼》图,是《释迦牟尼生平》图的局部,画中表现释迦牟尼悟道前在宫廷内,正面端坐,扬左手似挥去心中烦恼,面部表情作冥思苦想状,右侧三个美女以各不相同的形态舞蹈着。对傣族舞蹈有过感受的观者,一眼就可以辨别出这是典型的傣族民间舞姿,三个舞女丝毫没有佛经故事所叙述的诱惑意味,吸引观者的正是极富于傣族舞蹈的节奏感和傣族少女优美、生动的舞蹈造型;她们表现了青春生命的颤动以及水一般的柔情。

傣族壁画的构图布置也别具匠心,各个情节之间,往往用粗黑线条隔开,几根长而粗的黑色弧线贯穿整个画面,和各个描绘具体形象的黑细线、小面积黑块组成线的节奏,两者又有互相冲破之处,规整的线条仍给人以生动的印象。

人物头部、面部表情的绘画艺术语言,标志着傣族壁画的一个显着特征。可以看到许多人物众多的壁画局部场面,人物大都只画出上半身或肩以上的头部。这样安置人物的特殊手法,打破了一般壁画平面构成法则。更有甚者,以至于人头形象重重叠叠,不知身置何处,在《阿难讲经》图的右下角部分,十七个人物头部形象紧紧相连,自上而下排列,造成万头攒动的感觉,形象诙谐,形式别致。单纯而带装饰味的人物面部用线,刻划出丰富多样的傣族脸型,比较多见的是:细细的长眉,大而转动的眼睛,鼻孔画得很丰富,嘴唇微突。最有幽默感的是人物间传递的眼神,眼珠向眼角一转霎那,便传达了顾盼、询问、窥视、秋波等等意思。眼睛传递的神韵,有无限的风情,象一杯醇厚的美酒,足以使人心荡神驰。

《节日乐舞》则是真实地反映了傣族人民娱乐的情景。民俗乐舞之所以在傣族佛寺壁画里大量地渲染表现,这与傣族全民信仰佛教,节庆活动都和佛教内容紧密相关.寺庙佛塔是傣族“赶摆”等传统文化娱乐、佛事集会的场所,因此,民俗乐舞出现在佛教壁画里,成为内容的情节组成部分,显得十分自然。画里人物熙熙攘攘,使人感兴趣的不仅有演奏、舞蹈,人们互相传递的神态,还有头上十数种发式,包头的样式的描绘.这些样式至今在傣族地区还可寻见。例如男子的结发包头巾,在西双版纳只有极少数的傣族老大爷还遗留着。这种和傣族妇女同样的结发包头巾的古老风俗。在壁画中的表现,使我们倍有亲切之感。在观赏傣族壁画的同时,也深切地体验了深厚、神秘的傣族人民古老生活情趣。

西双版纳傣族壁画的历史并不太久远,印度题材的佛传,佛本生故事支配了壁画的主要内容,傣族人民发展和丰富了小乘佛教艺术,由于时代和社会的变迁,傣族壁画的继续发展截然停止。并且以难以想像的速度消亡,甚至你都来不及为它扼腕叹息!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通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