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通灵网-佛教故事-其他故事(399)[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档案和一个国家干部的命运

20多年前,西安市农具工具公司颇有前途的工会干部于建斌,因被陜西省戏曲研究院领导看中,决定调他到剧团当专职编剧。本来是一件好事,但却是人为地没有办好。人事档案丢失,导致这位国家干部进不去新单位,回不了原单位,调入和调出方又相互扯皮。最后从一个有着固定收入的工会专干,成为一无工作单位、二无生活来源、三无安居之处的“三无”人员,无业游民。上访多年,问题至今没有解决。

调 动 丢 工 作

26年前,为了改变工作环境,发挥自己的写作特长。从小就喜欢戏曲创作的于建

斌呕心沥血耗时48天,根据《史记》有关刘邦与项羽的记载和民间传说,创作了大型古典历史剧《血泪乌江》。一举成名,他被陜西省戏曲研究院领导看中,让他到“同洲梆子剧团”任专职编剧。于是,陜西省戏曲研究院派人到西安市农具工具工业公司进行政审后,发了调入令。

1981年9月份,于建斌到剧团上班后,剧团领导给他一项任务,让他到一剧作家那里协助完成一个演出剧本的定稿工作。

就在此时,于建斌听说,他的工资关系介绍信、行政关系介绍信和档案转入剧团后,剧团从材料中发现,于建斌是位集体干部。而剧团是全民单位,财政不接收于建斌的工资关系,因此发不了工资。

待剧本完稿,于建斌回到剧团,就要求解决自己的工资问题。但剧团因领导更换,他的工资问题一时难以解决。于建斌已有半年时间没有领工资了,家中6口人等他的工资吃饭,他想这样下去,将受会到更大的经济损失,自己承受不了。为了生存,于建斌决定回原单位。

有 家 却 难 回

于建斌实在不愿回原单位,可在那个年代,摆在于建斌面前的只有回去一条路。为了生活,他只好选择回公司。

1982年4月份,当于建斌要求回公司上班时,有人提出,于建斌已经从公司调出,要回公司上班,需重新办理调入手续,不可能在没有手续的情况下就到公司上班。于建斌找到剧团,剧团认为他没有正式调入剧团,根本不存在办理调动手续的问题。于建斌作难了,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新娘,“嫁对了婆家嫁错了郎”。婆家用花轿迎娶走,新郎却发现他的身份低贱而不让入洞房;再回娘家,娘家却认为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而不準他进家门。

于建斌想,自己本来和公司某领导有矛盾,处处受到排斥。如果办理“商调”手续,人家正好抓住已不是本单位人的把柄而拒绝接收,自己必然成了两头都不要的失业者。他找上级主管部门市二轻局,但无济于事。后来公司领导人事变动,于建斌找谁谁不理。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于建斌找来找去,工作问题还是成为谁也解决不了的历史悬案,他成了无业游民。

由于没有经济来源,于建斌为了生活,他为别人写诉状挣点小费,帮别人干点零活挣钱维持生活。由于没有经济能力,2003年所住房拆迁时,于建斌只好到北郊农村租了一间十多平方米的房屋居住。

苦 苦 寻 档 案

在于建斌工作两头落空的时间里,西安市农具工具工业公司改名为西安市轻工机械工业公司,二轻局也改为市工业合作联社。后来效益不好,公司多数人到社会上自谋生路,只剩少数人员。此时,于建斌心灰意冷,心想彻底完了。今后靠什么为生?靠儿女,儿女的前途、工作、生活都因他而受到影响。靠自力更生,自己逐渐衰老,又没有积蓄,惟一可以依赖的是老伴每月400多元的养老金。自己从1959年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工作,在许多人眼里是舞文弄墨的文化人。可到最后,要靠老婆养活,他的人格、尊严受到了极大嘲弄,于建斌苦不堪言。

随着我国劳动社会保障体系的不断完善和《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建立,于建斌认为,自己有权享受退休养老待遇。2003年3月的一天,他找到轻机公司说明了情况。公司有关人员答复,如果档案在公司,就由公司办理退休手续,如果档案在剧团,就由剧团办理退休手续。于建斌闻听此言,感觉有希望,自己今后还有依靠。经查找,在公司没有找到他的档案,难道是剧团没有将他的档案退回?于建斌感到蹊跷,当年他离开剧团时,一再向剧团有关人员交待,把他档案、工资关系等尽快退回公司,公司怎么会找不到他的档案呢?难道当年剧团没有把档案退回来?

同州梆子剧团在于建斌离开后不久并入陜西省戏曲研究院,梆子剧团的人员人事关系也发生了变化。于建斌急忙到戏曲研究院寻找自己的档案,并动用私人关系,请研究院有关人员在梆子剧团的遗存档案中寻找,但没有找到。

这使于建斌迷惑了,自己竟然成了黑人黑户。档案,对于他这一代人是多么重要,一生的功过是非、在社会上的地位等级都由其决定,既要受它的约束,又离不开它,失去它则寸步难行。

于建斌买了许多法律方面的书籍,还到政法学院请教法律专家、教授。有人让于建斌去告,但告谁呢?公司还是剧团?于建斌曾试图调查当年工作调动时文书档案,以便落实档案最后在谁手里丢失,但未果。在没有确定是谁丢失档案的情况下,谁也告不成。

档 案 又 找 回

于建斌想,剧团既然解决不了他的问题,就没有必要保存他的档案,是不是公司将他的档案丢失了,或者是将他的档案销毁了?他认定剧团肯定将档案退回公司了,于是反复和公司交涉。

2003年,由于于建斌住的地方要拆迁,公司有关人员动员于建斌搬迁时,因为自己问题解决不了,于建斌拒绝搬迁。公司人员说:“当年公司既然不接收你,就不会接收你的档案。”于建斌想这话有道理,按当时的情形,当年即使剧团将档案退回公司,公司也会将档案再退回剧团的。

于建斌又去找研究院,但依然没有结果。以前,于建斌住房起码不用掏钱,现在租房住,生活、经济一下紧张了。

档案到底在哪里?于建斌夜不能寐,躺在床上苦思。万般无奈,于建斌向陜西省和西安市总工会反映。省、市工会接到材料,非常重视,立即和于建斌通了电话了解情况。省总工会还为此向市工会发催办函,市工会在内部刊物《西安工会信访》中刊登了于建斌档案丢失,工作无著落的遭遇。

于建斌同时又向媒体反映,《陜西工人报》刊登了《档案丢失害了于建斌一辈子》。西安日报社在内部出版的《西安内参》上刊登了《档案丢失 于建斌工作无著落》一文。还有《社会保障报》、《三秦都市报》、《劳动者报》、《西安晚报》等报刊,也纷纷刊登了有关于建斌档案丢失难退休,陷入困境无人管等长篇报道,在舆论上声援于建斌。

这些报道,引起西安市有关方面和西安市信访部门的高度重视。西安市信访局会同市工业合作联社和市轻机公司的人员,先是找到了于建斌当年调动的相关手续原始凭据,然后,又到研究院查找。最后,在集满灰尘的旧档案里,终于找到了于建斌苦寻20多年的人事档案。

艰 难 再 上 访

找到了档案,于建斌松了一口气。对于建斌的上访问题,西安市工业合作联社作出了《关于对于建斌同志上访问题查证后的复函》。复函答复于建斌:按照组织管理原则,于建斌的工作关系归属应在戏曲研究院。

于建斌便找陜西省戏曲研究院,研究院有关人员说,需要研究,随后也作出了《关于于建斌同志问题的意见》。《意见》中最后认为:原同洲梆子剧团20多年来经历几次重大变化,承办具体工作的同志又更换了多人,但仍然妥善保存了于建斌同志的档案,没有造成丢失、损坏,应该说是一件好事情。只字不提他们将档案积压20多年给于建斌造成的经济和精神损失。他们说也很同情于建斌这位老人目前的状况,但由于当年同州梆子剧团没有正式接收于建斌,而且于建斌后来也没有再找他们。所以,于建斌从来就不是研究院的人。由此看来,两单位相互推托,于建斌退休之事,成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无奈,于建斌老人又走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

他先后到西安市信访局、陜西省文化厅、陜西省信访局、并两次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国家信访局在给陜西省信访局“来访事项转送单”中要求:请按照《信访条例》的有关规定,予以接待处理。于建斌在北京被人接回后,陜西省信访局于2006年10月13日,召开了由陜西省文化厅、陜西省戏曲研究院和西安市信访局、市工业联社、市轻机公司参加的六方代表座谈会,专门研究于建斌的上访问题。会议决定由陜西省戏曲研究院拿钱,由市轻机公司给于建斌办养老保险。然而,现在西安市轻机公司已破产,连人都找不到,谁来给他办退休手续?办养老保险?让轻机公司给于建斌办退休手续,显然不符合现实。

2006年11月15日,于建斌又到陜西省文化厅上访,谈话中突发脑溢血。被紧急送红庙坡医院抢救,在花了上万元的医疗费后才保住一条老命。由于恢复得好,但仍留下一些后遗癥。走路步履慢跚,说话没有以前流利,且不能长时间说话,每次出门要人跟着照顾。

谁 该 负 责 任

近日,于建斌到本报反映,诉说了他上访的艰辛和结果。他希望记者继续帮他维权,督促有关部门尽快解决他的问题,若有关部门仍相互扯皮推诿,他要第三次到北京上访,那怕死在上访路上,也要为自己讨个说法。记者看后一阵难过,一个堂堂国家干部,只因人为问题,积压了档案,竟使他成为无业游民。假若年过七旬的于建斌真的第三次去北京上访,真的在上访路上发生了什么问题?那么对陜西省和有关单位的和谐形象是什么影响?

为了息诉息访,和谐稳定。7月27日,记者专程从北京到陜西省信访局就于建斌的上访问题进行了采访。该局孙忠信副局长告诉记者:我们对于建斌的问题非常重视,作为一件大事时时刻刻记在心上,已开过多次协调会,现仍在积极办理中。他还说:于建斌应该得到很好处理,总要有一个落脚点。使他有碗饭吃,老有所养,老有所依,安度晚年。该局办案处高怀岗处长对记者说:我们对于建斌的问题可以说十分重视,多次调查、了解,开协调会。关于他的退休养老问题,我们也专门与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的有关领导沟通过,因他年纪大了不好办退休,希望你们也帮帮忙,把于建斌的问题尽快解决。该局领导的态度令记者感动,记者希望于建斌的问题尽快解决。

随后记者又到陜西省戏曲研究院采访,该院王主任接待了记者,谈了一些有关情况。当记者问到“你们是什么意见”时,这位王主任说:“档案在我处找到,没有及时退回我们有责任,只要省信访局作出决定,我们坚决执行”。

既然档案已在陜西省戏曲研究院找到,于建斌的退休、养老、医疗等问题还有一定难度。那么陜西省能否把于建斌的问题作为一件特殊问题特事特办,尽快解决呢?

于建斌问题怎样解决?何时解决?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通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