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乾隆大藏经-大乘般若部

第五百七十五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第五百七十五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第七曼殊室利分之二

  尔时,舍利子白佛言:“世尊,曼殊室利不可思议。所以者何?曼殊室利所说法相不可思议。”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汝之所说实难思议,诚如具寿舍利子说。”

  曼殊室利即白佛言:“我所说法不可说可思议,亦不可说不可思议。所以者何?不可思议、可思议性俱无所有,但有音声,一切音声亦不可说不可思议、可思议性,以一切法自性离故。作是说者,乃名为说不可思议。”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汝今现入不可思议三摩地耶?”

  曼殊室利白言:“世尊,我不现入此三摩地。所以者何?我都不见此三摩地性异于我,不见有心能思惟我及此定故。不可思议三摩地者,心、非心性俱不能入,云何可言我入此定?

  “复次,世尊,我昔初学作意现入此三摩地,非于今时复更作意现入此定。如善射夫初学射业,注心粗的方乃发箭,久习成就能射毛端,不复注心在彼粗的,随所欲射发箭便中;如是我先初学定位,要先系念在不思议,然后乃能现入此定,久习成就,于此定中不复系心任运能住。所以者何?我于诸定已得善巧,任运入出不复作意。”

  时,舍利子便白佛言:“观此曼殊室利童子未可保信。所以者何?于此定中似不恒住,然无余定微妙寂静同此定者。”

  曼殊室利便白具寿舍利子言:“大德,宁知更无余定寂静同此?”

  舍利子言:“岂更有定寂静同此?”

  曼殊室利报言:“大德,若此可得,可言余定寂静同此,然不可得。”

  舍利子言:“曼殊室利,岂今此定亦不可得?”

  “大德,此定实不可得。所以者何?谓一切定,可思议者有相可得,不思议者无相可得,此定既曰不可思议,是故定应实不可得。又,舍利子,不思议定,一切有情无不得者。所以者何?一切心性皆离心性,离心性者皆即名为不思议定,故有情类无不得者。”

  佛赞曼殊室利童子:“善哉!善哉!曼殊室利,汝于过去无量佛所多植善根、久发大愿,所修梵行皆依无得,发言皆说甚深义处。曼殊室利,汝岂不以住深般若波罗蜜多能一切时说甚深义?”

  曼殊室利即白佛言:“若我由住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能如是说,便住我想及住有想能如是说,若住我想及住有想能如是说,则深般若波罗蜜多亦有所住,若深般若波罗蜜多有所住者,则深般若波罗蜜多亦以我想及以有想为所住处,然深般若波罗蜜多远离二想、住无所住。如诸佛住微妙寂静,无起、无作、无动、无转以为所住;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不住有法、不住无法,故此所住不可思议。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于一切法皆不现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当知即是不思议界,不思议界即是法界,法界即是不现行界,不现行界当知即是不思议界,不思议界当知即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我界、法界无二无别,无二无别即是法界,法界即是不现行界,不现行界当知即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当知即是不思议界,不思议界当知即是不现行界,不现行界当知即是无所有界,无所有界当知即是无生灭界,无生灭界当知即是不思议界,不思议界与如来界、我界、法界无二无别。

  “是故,世尊,若能如是修行般若波罗蜜多,于大菩提更不求证。何以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即菩提故。世尊,若有实知我界即知无著,若知无著即知无法,若知无法即是佛智,佛智即是不思议智,当知佛智无法可知,名不知法。所以者何?此智自性都无所有,无所有法云何能于真法界转?此智自性既无所有即无所著,若无所著即体非智,若体非智即无境界,若无境界即无所依,若无所依即无所住,若无所住即无生灭,若无生灭即不可得,若不可得即无所趣,既无所趣,此智不能作诸功德,亦复不能作非功德。所以者何?此无思虑我作功德、作非功德。无思虑智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即是佛智,是故此智于一切法无取不取,亦非前际中际后际、非先已生非先未生,无出无没、非常非断,更无余智类此智者。由是此智不可思议,同于虚空不可比类,无此无彼、非好非丑;既无余智类此可得,是故此智无等、不等,由此故名无等等智;又无余智对此可得,是故此智无对、不对,由此故名无对对智。”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如是妙智不可动耶?”

  曼殊室利白言:“世尊,如是妙智性不可动。如锻金师烧炼金璞,既得精熟秤量无动;此智亦尔,久修成熟,无作无证、无生无尽、无起无没,安固不动。”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谁能信解如是妙智?”

  曼殊室利白言:“世尊,若能不行般涅槃法,于生死法亦能不行,于萨迦耶行寂灭行,于般涅槃行无动行。不断贪欲、瞋恚、愚痴,亦非不断。所以者何?如是三毒自性远离,非尽不尽;有生死法不起不堕,于诸圣道不离不修。彼于此智能深信解。”

  佛赞曼殊室利童子:“善哉!善哉!善说此事。”

  尔时,具寿大迦葉波前白佛言:“当来之世,谁能于此法毗奈耶甚深义趣信解修学?”

  佛告具寿大迦葉波:“今此会中苾刍等众,当来之世,于此所说法毗奈耶甚深义趣,能生信解听受修学,亦能为他演说流布。如大长者失无价珠,苦恼缠心愁忧不乐,后时还得踊跃欢喜。今此会中苾刍等众亦复如是,闻深般若波罗蜜多信解修学,后不闻说如是法门,苦恼缠心愁忧不乐,咸作是念:‘我等何时当更得闻如是深法?’后时若得闻此法门,踊跃欢喜复作是念:‘我今得闻如是经典,即为见佛亲近供养。’如圆彩树胞初出时,三十三天踊跃欢喜:‘此树不久花必开敷、香气氛氲,我等游集。’苾刍等众亦复如是,闻深般若波罗蜜多,信受修行应生欢喜,一切佛法不久开敷。

  “饮光当知,未来之世苾刍等众若闻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信解修行心不沉没,必于此会已得听闻,欢喜受持、演说流布,当知彼类由闻是法,欢喜踊跃信受修行,不久开敷一切佛法。如来灭后,若有受持、演说、流布此经典者,当知皆是佛威神力之所加护令彼事成。

  “饮光当知,若有闻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欢喜受持,彼于过去无量佛所多植善根,已得听闻,非适今也!如穿珠者,忽然遇得无价末尼,生大欢喜,当知彼类曾见此珠,故生欢喜,非今创见。如是当来诸苾刍等,深心爱乐听闻正法,忽遇般若波罗蜜多,欢喜听闻、信受、修学,当知彼类已于往昔无量佛所曾闻是经,非于今时创闻能尔。

  “饮光当知,若善男子、善女人等,闻妙吉祥所说般若波罗蜜多,欢喜踊跃、乐闻无厌,数复殷勤重请演说,是善男子、善女人等,过去已从曼殊室利闻说般若波罗蜜多欢喜受持、信解、修学,亦曾亲近曼殊室利供养恭敬,故能如是。譬如有人遇入城邑,其中一切园林、池沼、舍宅、人物无不悉见;后至余处,闻人赞说此城邑中所有胜事,深生欢喜请其重说,若更得闻倍复欢喜,彼由往昔皆曾见故。如是当来诸善男子、善女人等,闻妙吉祥所说般若波罗蜜多,欢喜乐闻尝无厌足,殷勤固请重说深义,闻已赞叹倍生欢喜,当知此等皆由往昔已曾亲近曼殊室利,供养恭敬听受斯法,故于今时能成是事。”

  尔时,具寿大迦葉波便白佛言:“如来善说现在、当来善男子等闻深般若波罗蜜多,信解修行诸行、状、相。”

  佛言:“如是,如汝所说,我已善说彼行、状、相。”

  曼殊室利即白佛言:“现在、当来善男子等闻是深法诸行、状、相,当知即非诸行、状、相,以所闻法微妙寂静,诸行、状、相皆不可得,云何如来作如是说:我已善说彼行、状、相?”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说,现在、当来善男子等闻是深法诸行、状、相,彼实皆非诸行、状、相,以所闻法微妙寂静,诸行、状、相皆不可得。然彼闻说甚深法时,欢喜受持、信解、修学,必于过去已曾得闻欢喜受行,故能如是,此行、状、相依世俗说,非胜义中有如是事。曼殊室利当知,显了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即为显了一切佛法,通达真实不思议事。曼殊室利,我本修学菩萨行时所集善根,皆由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方得成满;欲住菩萨不退转地,欲证无上正等菩提,亦由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乃得成办。

  “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集菩萨所集善根,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住菩萨不退转地,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证无上正等菩提,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善通达一切法界平等之相,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善了知一切有情心行平等,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疾证得一切佛法,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

  “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知佛说如来不能现觉诸法秘密义趣,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所觉诸法及能觉者不可得故。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知佛说如来不能证诸佛法秘密义趣,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所证佛法及能证者不可得故。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知佛说如来不能证得无上正等菩提相好威仪无不具足秘密义趣,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所证无上正等菩提相好威仪及能证者不可得故。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知佛说如来不成一切功德不能化导一切有情秘密义趣,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一切功德所化有情及诸如来不可得故。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于诸法得无碍解,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不见诸法有少真实若净若染,生灭等故。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知诸法非去、来、今及无为相,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以真法界非去、来、今及无为故,诸法皆入真法界故。

  “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于诸法得无疑惑,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能三转、十二行相无上***,及于其中都无执著,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得慈心普覆一切,而于其中无有情想,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与世间同入法性无诸诤论,而于世间及诸诤论都无所得,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遍了达处、非处境都无挂碍,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得如来力、无畏等无边佛法,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

  尔时,曼殊室利童子即白佛言:“我观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无相、无为,无诸功德,无生、无灭,无力、无能,无去、无来,无入、无出,无损、无益,无知、无见,无体、无用,非造作者,亦不能令诸法生灭,不令诸法为一、为异,无成、无坏,非慧、非境,非异生法、非声闻法、非独觉法、非菩萨法、非如来法,非证、不证,非得、不得,非尽、不尽,不入生死、不出生死,不入涅槃、不出涅槃,于诸佛法不成、不坏,于一切法非作、不作,非可思议、不可思议,离诸分别、绝诸戏论。如是般若波罗蜜多都无功德,云何如来劝有情类精勤修学?”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如是所说即是般若波罗蜜多真实功德,善男子等若如是知,此即名为真实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

  “复次,曼殊室利童子,若菩萨摩诃萨欲学菩萨胜三摩地,欲成菩萨胜三摩地,欲住如是三摩地中,见一切佛,知佛名字,及见如是诸佛世界,能证、能说诸法实相无障、无碍,当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昼夜精勤勿生厌倦。”

  曼殊室利即白佛言:“何故名为甚深般若波罗蜜多?”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无相、无名,无边、无际,无归依处,非思量境,非罪、非福,非暗、非明,如净虚空等真法界,分齐、数量都不可得。由如是等种种因缘,是故名为甚深般若波罗蜜多。

  “复次,曼殊室利童子,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诸菩萨甚深行处,若诸菩萨能行是处,于诸境界悉能通达,如是行处非一切乘之所行处。所以者何?如是行处无名、无相、非所分别,是故名为非所行处。”

  曼殊室利复白佛言:“诸菩萨摩诃萨修行何法,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若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心无懈倦,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复次,曼殊室利童子,若菩萨摩诃萨能正修行一相庄严三摩地者,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曼殊室利复白佛言:“云何名为一相庄严三摩地?诸菩萨众云何修行?”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此三摩地以法界相而为庄严,是故名为一相庄严三摩地。若菩萨摩诃萨欲入如是胜三摩地,先应听闻、请问、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然后能入此三摩地。曼殊室利,若菩萨摩诃萨不动法界,知真法界不应动摇、不可思议、不可戏论,如是能入一相庄严三摩地。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入如是三摩地者,应处空闲离诸喧杂,结跏趺坐不思众相,为欲利乐一切有情,于一如来专心系念,审取名字、善想容仪,随所在方端身正向。相续系念此一如来,即为普观三世诸佛。所以者何?曼殊室利,一佛所有无量无边功德辩才等一切佛,三世诸佛乘一真如证大菩提无差别故。

  “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精勤修学,得入如是一相庄严三摩地者,普能了达无量无边殑伽沙等诸佛法界无差别相,亦能总持无量无数殑伽沙等诸佛、菩萨已转、未转无上***。如阿难陀多闻智慧,于诸佛教得念总持,声闻众中虽最为胜,而所持教犹有分限。若得如是一相庄严三摩地者,多闻智慧、念总持力不可思议,普能受持无量无数殑伽沙等诸佛、菩萨无上***,一一法门皆能了达甚深义趣,宣说开示,辩才无尽,胜阿难陀多百千倍。”

  曼殊室利即白佛言:“彼菩萨乘善男子等,云何得此三摩地时便获无边功德胜利?”

  佛言:“童子,彼菩萨乘善男子等,精勤修学一相庄严三摩地者,常作是念:‘我当云何能普通达诸佛法界,受持一切无上***,与诸有情作大饶益?’由斯得此三摩地时,便获无边功德胜利。曼殊室利,彼菩萨乘善男子等,先闻如是一相庄严三摩地功德,发勤精进系念思惟,如如思惟此定功德,如是如是功德相现;既见此相如先所闻,深生欢喜转勤修习,渐次得入此三摩地,功德胜利不可思议。若诸有情毁谤正法,不信善恶,业障重者,彼于此定不能证得。

  “曼殊室利,譬如有人遇得宝珠,示治宝者言:‘我此宝价值无量,然其形色未甚光鲜,汝当为我如法磨莹,但令鲜净勿坏形色。’其治宝者随彼所言,依法专心如如磨莹,如是如是光色渐发,乃至究竟映彻表里,既修治已价值无量。曼殊室利,彼菩萨乘善男子等,渐次修学此三摩地亦复如是,乃至得此三摩地时,便获无边功德胜利。曼殊室利,譬如日轮普放光明作大饶益,如是若得一相庄严三摩地时,普照法界,亦能了达一切法门,为诸有情作大饶益,功德胜利不可思议。

  “曼殊室利,如我所说种种法门皆同一味,谓远离味、解脱味、寂灭味,无所乖违。彼菩萨乘善男子等,若得如是三摩地时,所演法门亦同一味,谓远离味、解脱味、寂灭味,无所乖违。彼菩萨乘善男子等,若得如是三摩地时,随演法门辩说无尽,速能成满菩提分法。是故,曼殊室利童子,若菩萨摩诃萨能正修行一相庄严三摩地者,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复次,曼殊室利童子,若菩萨摩诃萨不见法界种种差别及一相者,疾证无上正等菩提。若菩萨乘善男子等忍菩萨法不应修行,忍大菩提不应求趣,达一切法本性空故,彼由此忍疾证无上正等菩提。若菩萨乘善男子等信一切法皆是佛法,闻一切空心不惊疑,由此因故疾证无上正等菩提。若菩萨乘善男子等闻说诸法无不皆空,心不迷闷亦无疑惑,彼于佛法常不舍离,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尔时,曼殊室利童子闻是语已即白佛言:“诸佛无上正等菩提,定由因缘而证得不?”

  佛言:“不尔。”

  曼殊室利复白佛言:“诸佛无上正等菩提,不由因缘而证得不?”

  佛言:“不尔。所以者何?不思议界不由因缘及非因缘而可证得,诸佛无上正等菩提当知即是不思议界。

  “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闻如是说心不惊怖,我说彼于无量佛所,已发大愿、多种善根。是故苾刍、苾刍尼等,闻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心不惊疑亦不迷闷,彼为真实随佛出家。若近事男、近事女等,闻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心不惊疑亦不迷闷,彼为真实归佛、法、僧。若菩萨乘善男子等,不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彼不名为真实修学菩萨乘者。

  “曼殊室利,譬如世间卉木、丛林、药物、种子,一切皆依大地生长;如是菩萨世、出世间一切善根及余胜事,无不皆依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而得生长。当知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所摄受法,皆于无上正等菩提随顺证得无所乖诤。”

  尔时,曼殊室利童子闻佛所说,便白佛言:“此赡部洲当来之世,于何城邑聚落处所演说、开示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人多信受?”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今此众中善男子等闻说般若波罗蜜多,信受修行,欢喜发愿:‘愿我当来随所生处,常闻般若波罗蜜多。’随彼当来所生之处,宿愿力故,即有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演说、开示人多信受。曼殊室利,善男子等闻说般若波罗蜜多,欢喜踊跃深信受者,我说彼类久植善根,乘宿愿力乃能如是。曼殊室利,有欲听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汝应告言:‘善男子等,随意听受勿生惊怖、疑惑、不信反增谤毁。’今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中不显有法,谓不显有若异生法、若声闻法、若独觉法、若菩萨法、若如来法成坏可得。”

  曼殊室利即白佛言:“若有苾刍、苾刍尼等来至我所,作是问言:‘云何如来为众宣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我当答言:‘佛说诸法无违诤相。所以者何?都无有法能与法诤,亦无有情于佛所说能生信解。所以者何?诸有情类都不可得。’

  “复次,世尊,我当告彼:‘如来常说诸法实际。所以者何?诸法平等,无不皆是实际所摄,此中不说阿罗汉等能逮胜法。所以者何?阿罗汉等所证得法与异生法无差别相。’

  “复次,世尊,我当告彼:‘佛所说法,不令有情于般涅槃已、正、当得。何以故?以诸有情毕竟空故。’

  “复次,世尊,善男子等来至我所,作是问言:‘仁与如来尝所谈论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请为说之,今希听受!’我当告彼:‘汝等欲闻,勿起听心,勿专系念,当起如幻如化等心,如是乃能解我所说。汝等若欲听我法者,当起是心:“今所闻法如空鸟迹、如石女儿。”如是乃能听我所说。汝等若欲闻我法者,勿起二想。所以者何?我所说法远离二想。汝等今应不坏我想、不起诸见,于诸佛法无所希求,异生法中不乐迁动。何以故?二法相空,无取舍故。’

  “世尊,诸有请我宣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我先如是教诫教授,以无相印印定诸法,令求听者离取著心,然后为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相应之法。”

  佛赞曼殊室利童子:“善哉!善哉!汝能善说我所说法及说方便。

  “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见如来,欲亲近佛供养恭敬,应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若诸有情欲请诸佛为大师者,应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若诸有情欲证无上正等菩提,或不欲证,应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若诸有情于一切定欲得善巧,应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若诸有情于一切定欲自在起,应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所以者何?诸三摩地要知诸法无生无灭、无作无为方自在起。何以故?达诸法空无挂碍故。若诸有情欲达诸法皆有出离,无有一法无出离者,应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若诸有情欲达诸法但假施设无真实者,应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若欲了知诸有情类虽趣无上正等菩提,而无有情趣菩提者亦无退没,应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达一切法即菩提故。若欲了达一切有情行菩提行,无不行者亦无退没,应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所以者何?菩提即是诸法实性,一切有情皆行诸法,无舍法者,诸行皆空,故无退没。若欲了达一切法性即是菩提,一切菩提即是法界,此即实际,实际即空,心无退没,应学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

  “曼殊室利,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显示诸佛难思作用饶益有情,亦是如来所游戏处。所以者何?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不可示现,不可宣说,是无堕法,唯有如来如实觉了,方便善巧为有情说。

  “曼殊室利,若有苾刍、苾刍尼等于深般若波罗蜜多,下至受持一四句颂为他演说,定趣菩提住佛境界,况能如说而修行者!当知是人不堕恶趣,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曼殊室利,若诸有情闻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心不沉没,亦不惊怖,欢喜信受,当知此辈于诸佛法定当证得,一切如来皆所印可,开许领受为弟子众。

  “曼殊室利,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信受如来无上法印,谓深般若波罗蜜多,获无量福。如是法印,一切如来、应、正等觉共所护念,诸阿罗汉、菩萨、智者及诸天神皆共守卫。若菩萨乘善男子等此印所印,超诸恶趣、声闻、独觉,定当证得无上菩提。”

  时,天帝释即与无量三十三天诸天子等,各取种种天妙花香、嗢钵罗花、拘某陀花、钵特摩花、奔荼利花、微妙音花、妙灵瑞花、栴檀香末,供养般若波罗蜜多,奉散如来、曼殊室利、一切菩萨及声闻等,复奏种种天诸音乐,歌赞妙法而为供养,复发愿言:“愿我等辈常闻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无上法印!”

  时,天帝释复发愿言:“愿赡部洲诸有情类,常闻般若波罗蜜多,欢喜受持、成办佛法!我等天众常卫护之,令受持者无诸留难。诸有情类少用功力而得听闻、受持、读诵,当知皆是诸天威力。”

  尔时,佛赞天帝释言:“天主,汝今能发是愿,若有闻此欢喜受持,于诸佛法定能成办,疾趣无上正等菩提。”

  曼殊室利即白佛言:“唯愿如来以神通力,护持般若波罗蜜多久住世间饶益一切。”

  佛时即现大神通力,令此三千大千世界诸山、大地六反震动,复现微笑,放大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

  曼殊室利便白佛言:“此即如来现神通力护持般若波罗蜜多久住世间饶益之相。”

  佛言:“如是,如汝所说,我以神力护持般若波罗蜜多无上法印,令久住世饶益有情。诸佛世尊说胜法已,法尔皆起大神通力,护持此法令住世间,使诸天魔不能得便,诸恶人辈不能谤毁,一切外道深心怖畏。若有精勤学此法者,一切障难无不殄灭。”

  时,薄伽梵说是经已,一切菩萨摩诃萨众,曼殊室利而为上首,及苾刍等四部大众,天、龙、药叉、阿素洛等一切众会,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般若经第八会序 

  明寺沙门玄则撰

  载惟清规外涤,乃照晋于襟灵;神理内康,俄发挥于事业。若不讯诸动寂,将或谬以随迎。是故妙祥资舍卫之禀,龙祥扣分卫之节,挫举下而迂足,措屈伸而矫手;虑不虑以思惟,行无行以发趣。食夫幻食,反类悬匏;资以无资,翻同冽井。俄而纵观空术,澄襟海定,孕生灵为水性,罄功德为珍府,晏六动而不摇,走三乘以终驻。无宰不宰,黜心王而利见;无亲不亲,恢善友而遥集。是令近事取钵,骇修臂之不存;应供投襟,兀抚心其已灭。譬蜃楼切景,知积气以忘跻;鸾镜含姿,悟唯空而辍揽。故能自近而鉴远,由真以立俗,识危生之露集,知幻质之泡浮,电倏青紫之辉,云空轩盖之影。文约理赡,昔秘今传;虽一轴且单译,而三复固多重味矣!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