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乾隆大藏经-小乘律

第三十九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

  第三十九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

  第八门第十子摄颂涅槃之余次明五百结集事。

  时有婆罗门名突路拏。在于众内见此诸人。欲争舍利共相战伐。恐有损伤违害佛教。自执长幡以麾大众。告拘尸那诸壮士曰。仁等且止。今欲为君陈其损益。我比曾闻此大沙门乔答摩氏。怜愍一切诸有情故。于无数劫炽然精勤忍怨害事。长时苦已赞行忍辱。由是因缘成无上觉。心行平等犹若虚空。于诸有情普皆济度。众生福尽舍弃涅槃。息化以来才经七日。即兴兵战诚是相违。唯愿诸人勿为斗竞。我为平分必令欢喜。佛身舍利分为八分。各将供养饶益群生。量舍利瓶愿同惠我。持还本国建窣睹波。时拘尸那城壮士闻已。报言。可尔。然大师世尊长夜修忍。不为杀害广如前说。仁今顺教为我平分斯为善事。其婆罗门既蒙许可。即分舍利而为八分。第一分与拘尸那城诸壮士等广兴供养。第二分与波波邑壮士。第三分与遮罗博邑。第四分与阿罗摩处。第五分与吠率奴邑。第六分与劫比罗城诸释迦子。第七分与吠舍离城栗姑毗子。第八分与摩伽陀国行雨大臣。此等诸人既分得已。各还本处起窣睹波。恭敬尊重伎乐香华盛兴供养。时突路拏婆罗门将量舍利瓶。于本聚落起塔供养。有摩纳婆名毕钵罗。亦在众中告诸人曰。释迦如来恩无不普。于仁聚落而般涅槃。世尊舍利非我有分。其余炭烬幸愿与我。于毕钵罗处起塔供养。时赡部洲世尊舍利乃有八塔。第九瓶塔第十炭塔。如来舍利总有一硕六斗分为八分。七分在赡部洲。其第四分阿罗摩处所得之者。在龙宫供养。又佛有四牙舍利。一在天帝释处一在健陀罗国。一在羯陵伽国。一在阿罗摩邑海龙王宫。各起塔供养。时波咤离邑无忧王。便开七塔取其舍利。于赡部洲广兴灵塔八万四千周遍供养。由塔威德庄严世间。天龙药叉诸人神等。咸皆恭敬尊重供养。能令正法光显不灭。有所愿求无不遂意(已下序王舍城五百结集事)

  尔时释迦如来生在释种。于摩揭陀国成等正觉。婆罗痆斯转妙***。拘尸那城壮士生地而取灭度。***舍利子。与大苾刍众八万人同入涅槃。***大目连。与七万苾刍亦入涅槃。世尊与一万八千苾刍亦般涅槃。时有多劫长寿诸天。见佛涅槃情怀悲感。又见诸圣悉皆灭度遂生讥议。世尊所说苏怛罗毗奈耶摩窒里迦。正真法藏皆不结集。岂令正教成灰烬耶。时大迦摄波知彼天意。告诸苾刍汝等当知。具寿舍利子具寿大目连。各与众多大苾刍众。不忍见佛入大涅槃。并悉于前已归圆寂。而今世尊复与一万八千苾刍同般涅槃。然有无量劫长寿诸天。皆起叹惜复生讥议。何不结集三藏圣教。岂令如来甚深妙法成灰烬耶。咸皆报知可共结集斯为大事。众皆言善我等随作。时迦摄波白僧伽曰。于此众中谁为最小。报曰。具寿圆满。时大迦摄波告言。圆满。汝鸣揵稚令僧伽尽集。圆满闻已便于静处入第四禅。随其定力系念思察。既观察已从定而起即鸣揵稚。当有四百九十九大阿罗汉。从诸方来云集于此就座而坐。***大迦摄波白言。诸具寿。苾刍僧伽悉来集未。好审观察是谁未集。时诸苾刍咸遍观察。报大迦摄波言。诸方苾刍悉皆来集。唯具寿牛主今未来至。时牛主苾刍在尸利沙宫闲静而住。大迦摄波告圆满曰。汝今可诣具寿牛主所居之处。作如是语告牛主言。苾刍僧伽大迦摄波而为上首。令告***得无病不。僧伽有事宜可速来。圆满闻已入甚深定。以其定力于拘尸那城没。尸利沙宫出。诣***前顶礼双足。白***言。苾刍僧伽大迦摄波而为上首。愿言无病作如是说。僧伽有事宜当速来。***虽离诸欲。仍有爱恋习气。告圆满曰善来具寿。将非大师释迦牟尼如来。为有化缘向他界耶。为诸僧伽有诤事耶。为是如来所转无上***。诸外道等生诽谤耶。又非外道等聚结徒党。于我如来声闻弟子为留难耶。不有如来诸弟子等。烦恼增盛相轻贱耶。不有沙门婆罗门违背佛教耶。非诸愚夫将破僧耶。不有恶见之人。将像似法所有文句。惑乱如来真正法耶。不有众多同梵行者。弃废读诵禅思胜业。乐谈世俗无益语耶。又复不有心怀疑惑犹豫二途。非法说法法说非法。非律说律律说非律耶。不有诸苾刍为悭贪垢之所扰乱。弃背六种和敬之法。见有客来及同梵行者。不相爱念耶。不有恶性苾刍。令诸信心长者婆罗门等。背佛正法归外道耶。不有苾刍习行邪命耕田卖买。谄曲事王占相祸福。尽形贮畜不净财耶。不有苾刍于杜多正行。受下卧具生厌贱耶。不有实非沙门自言沙门。于同梵行所相恼乱耶。然汝圆满远来至此。应言大德世尊安隐无事。乃称迦摄波而为上首者。将非大悲世尊舍诸含识。永入无余大涅槃界耶。将非世间亡失船师生惊恐耶。将非十力无畏。被无常鬼之所吞耶。将非能觉一切有情。为开益者睡不觉耶。将非佛日光沉没耶。将非如来满月。被阿修罗怨而为障蔽隐光明耶。将非三千世界。最尊大师胜如意树。菩提分华以为庄严。四声闻果香美可爱。被无常狂象而摧折耶。将非如来智灯被无明风吹令灭耶。尔时具寿圆满。闻是语已说伽他曰。

  声闻众已集智慧皆猛利

  令法久住故唯待于***

  佛法船已没智慧山亦雙

  大师殊胜众普欲归真寂

  唯愿速赴彼共结世尊教

  是大事非轻遣我来相命

  是时具寿牛主告圆满曰。且止命言。以颂报曰。

  无上明灯若住世我愿往彼礼尊容

  今既缘尽入涅槃何有智人能赴彼

  汝今持我三衣钵与彼大众应供者

  我今入寂更不生唯愿圣慈咸忍恕

  说此语已即从座起。升于虚空现十八变放种种光。化火焚身而取灭度。即于身内四道水流。第一水说伽他曰。

  我等众生福德尽今时忽然逢弃背

  世间慧日已潜晖一切群迷无救者

  第二水说伽他曰。

  一切诸行刹那灭从生至尽皆归苦

  但是凡夫虚妄计作者受者悉皆无

  第三水说伽他曰。

  智者心常不放逸于诸善法速修成

  容华年命并皆亡恒被无常所吞食

  第四水说伽他曰。

  我今稽首佛弟子所应作者已成办

  敬顺大师入圆寂如牛王去小牛随

  是时具寿圆满。供养牛主遗身舍利已。持其衣钵入甚深定。从室利沙宫没。于拘尸那城双林处现。诣大迦摄波及五百苾刍处随应敬已。将其衣钵置上座前。说伽他曰。

  彼闻圣主归圆寂所有福业亦随行

  此是衣钵我持来唯愿僧伽见容恕

  是时***迦摄波告苾刍曰。同梵行者咸皆善听说伽他曰。

  彼随圣教身已灭所余应供多涅槃

  现在和合众同心广为人天当结集

  时迦摄波复令大众。志念坚固莫入涅槃。说伽他曰。

  仁等勿同彼牛主室利沙宫入圆寂

  不应造次般涅槃宜作众生利益事

  是时具寿大迦摄波。与五百苾刍共立制曰。诸人当知听我所说。佛日既沈恐法随没。今欲同聚结集法藏。彼诸人众初丧大师情各忧恼。若即于此而结集者。四方僧众来相喧扰。心既不安事难成办。然佛世尊在摩揭陀国菩提树下。成等正觉法身已谢。我等今应就彼结集。有云大善有云我等可诣菩提树下。时大迦摄波告诸人曰。摩揭陀国胜身之子。未生怨王初发信心。能以四事资身之具。供给大众令无有乏。我等宜应就彼结集。时诸大众咸皆称善。复有说云我等诸人。悉皆证得阿罗汉果。唯阿难陀独居学地。又此具寿世尊在日亲为侍者。于佛法藏普能受持。果未圆备此欲如何。迦摄波曰。若如是者作简择法。恐余学人情生不忍。可为方便应差庆喜作行水人。余人自去。大众言善。

  尔时具寿大迦摄波。对大众前告阿难陀曰。汝能为众作行水人不。彼答言能。时迦摄波即作白二羯磨差之。大德僧伽听。此具寿阿难陀苾刍比亲侍佛。所有法藏普能受持。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差苾刍阿难陀供给众僧作行水人。白如是。大德僧伽听。此具寿阿难陀苾刍比亲侍佛。所有法藏普能受持。僧伽今差阿难陀为众行水。若诸具寿听阿难陀为众行水者默然。若不许者说。僧伽已差具寿阿难陀为众行水竟。僧伽已听许。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时大迦摄波告阿难陀曰。汝与大众人间游行。可诣彼摩揭陀国我取直路而去。时阿难陀与众俱行诣王舍城。迦摄波在前而至。未生怨王于佛深信。若乘大象遥见佛时自坠于地。由佛威力身无伤损。王乘大象遥见迦摄波。忆念如来即便自坠。于时***以神力扶持不令有损。告言。大王应知。如来大师心常在定。声闻弟子则不如是。若不摄念观察不知前事有观不观。是故我今共王立制。若见如来声闻弟子王乘象马。不应造次自坠身形宜当保爱。王曰。如***教。圣者应知若佛在世我亲供养。今既涅槃何处申敬。仁则是我所敬世尊。何以故。如来教法并皆委寄。作是语已。告大臣曰。***大迦摄波四事供养无令阙乏。***言。大王当知。佛于此国证大菩提法身成就。今于王处建立法幢结集三藏。苾刍大众在路俱来。王言善哉我于圣众。但有所须悉皆供给。时诸圣众不久欲至王舍大城王闻欲至便敕诸臣。远近贵贱一切人民。严饰城郭扫洒街衢。持妙华香宝幢幡盖。及诸伎乐百千万种。王及后妃太子。内宫彩女国内人民。皆悉出城迎诸圣众。既入城已大众坐定。王便致敬于上座前。合掌长跪白大德迦摄波言。今日圣众皆来至此。为诸众生作大饶益。一切所须我当供给。我今不知于何处所。堪为敷设结集之会。时***告言。若于此城竹林园中作结集者。诸处僧来共相喧扰恐有妨废。若向鹫峰山亦不安静。然毕钵罗岩下堪为结集然无卧具。王闻语已深生欢喜。报迦摄波曰。若于彼处结集定者。诸有所须卧具之类我当供给。时迦摄波白大众曰。今此大王为诸圣众。就毕钵罗岩结集之处。诸有所须悉皆只待令无所乏。仁等大众宜当赴彼。王白迦摄波曰。大觉世尊入涅槃时而不告我。唯愿***久住世间。设将圆寂幸垂预告。时迦摄波默然而许。是时***复作是念。于前夏中可修营房舍卧具。至后夏时当为结集。***即便观阿难陀心。告具寿阿尼卢陀曰。汝今于此世尊所赞大众之中。谁是学人有染嗔痴。具足爱取所作未办。时阿尼卢陀入第四定观察众中。唯见具寿阿难陀独居学地。具缚烦恼。所作未办。观已告迦摄波曰。***应知此大声闻。悉皆清净无诸腐败。唯有贞实具大福德所作已办。堪受人天最上供养。唯阿难陀独居学地。具缚烦恼所作未办。时迦摄波即便观察。此阿难陀为是慰喻调伏。为须呵责调伏。见彼乃是以呵责言方可调伏。即于众中唤阿难陀。汝宜出去。今此胜众不应共尔同为结集。时阿难陀闻是语已。如箭射心举身战惧。白言。大德迦摄波。且止斯事幸愿容恕。我不破戒破见破威仪破正命。于僧伽中亦无违犯。如何今者忽为摈弃。***报曰。汝亲侍佛。云何破见戒威仪正命者何成希有。云于僧伽无违犯者。可起把筹我出其过令汝自知。时阿难陀即从坐起。当起之时三千大千世间三种震动。所谓小震中震大震。小摇中摇大摇。小动中动大动。于虚空中所有诸天。张目出声作如是语。呜呼大迦摄波。能得如是真言实语。此阿难陀近离世尊。即作如是出苦切言共相诃责。时迦摄波告阿难陀曰。汝云我于僧伽无违犯者。云何汝于僧伽得无愆犯。汝知世尊不许女人。性怀憍谄而求出家。如佛言曰阿难陀。汝勿为女人求请出家及近圆事。何以故。若令女人于我法中为出家者。法不久住。如好稻田被霜雹损竟无谷实。如是阿难陀。若令女人为出家者。法当损减不得久住。汝请佛度岂非过失。阿难陀曰。大德且止当见容恕。我无余念请度女人。然大世主是佛姨母。摩耶夫人生佛七日便即命终。世主亲自乳养。既有深恩岂得不报。又复我闻过去诸佛皆有四众。望佛同彼。一为报彼厚恩。二为流念氏族。为此请佛度诸女人愿容此过。迦摄波告曰。阿难陀。此非报恩。便是灭坏正法身故。于佛田中下大霜雹。正法住世合满千年。由汝能令少许存在。又云流念氏族者此亦非理。出家之人永舍亲爱。又云我闻过去诸佛皆有四众。望佛同彼者。于曩昔时人皆少欲。于染嗔痴及诸烦恼悉皆微薄。彼合出家。今则不然。世尊不许。汝见苦求令佛听许。是汝初过可下一筹。

  又复有过。阿难陀。且如有人。于四神足。若多修习欲住世一劫或一劫余。汝于佛所不为众生请佛世尊住世一劫。白言***。我无余念。当尔之时被魔障蔽。答曰。此是大过宁容得有。近佛世尊尘习俱尽。而被魔罗波卑而为障蔽。此是第二过可下一筹。汝复有过。世尊在日为说譬喻。汝对佛前别说其事。此是第三过可下一筹。汝复有过。世尊曾以黄金色洗裙。令汝浣濯。汝以脚踏捩衣岂非是过。阿难陀曰。更无余人。所以足踏非是慢意。***曰。若无人者何不掷上。虚空诸天自当助汝。是第四过可更下一筹。汝复有过。世尊欲趣双树涅槃为渴须水。汝以浊水奉佛。岂非是过。阿难陀曰。我取水时。正属脚拘陀河有五百乘车渡河。无清水可得非我之咎。报曰此是汝过。当尔之时何不仰钵向空。诸天自注八功德水置汝钵中。此是第五过可更下一筹。

  汝复有过。如世尊说。我令苾刍半月半月说别解脱经所有小随小戒。我于此中欲有放舍。令苾刍僧伽得安乐住故。汝既不问。未知此中何者名为小随小戒。今无问处此欲如何。今且说四波罗市迦法。十三僧伽伐尸沙法。二不定法。三十泥萨只波逸底迦法。九十波逸底迦法。四波罗底提舍尼法。众多学法。除斯以外名小随小戒。有说云。从四他胜乃至四对说法。余名小随小戒。有说云。从四他胜乃至九十堕罪。余名小随小。有说。从初乃至三十。余名小随小。有说。从初乃至二不定。余名小随小。有说。唯四他胜。余名小随小。时诸苾刍悉皆不知。何者为小随小。于此中间外道闻已。遂得其便作如是语。沙门乔答摩大为限齐。身存之日声闻弟子教法全行。及其命终火烧已后教法随灭。所有禁戒爱者即留。不爱便舍。多不奉行。汝何不为未来众生请问世尊。由是合得追悔之罪。阿难陀答言。大德。我无余心。而不请问。但为尔时离背如来生大忧苦。报言。此亦是过。汝亲侍佛。岂可不知诸行无常。而生忧恼斯成大过。此是第六过可更下一筹。

  汝复有过。于俗众中对诸女前现佛阴藏相。答言大德。我无余心。为诸女人欲染炽盛热恼缠缚。若见世尊阴藏相者欲染便息。***告曰。汝无他心慧眼。宁知女人见佛阴藏欲染便息。此是第七过可更下一筹。

  汝复有过。辄自开佛黄金色身示诸女人。彼见佛身即便泪落沾污尊仪。此是汝过。阿难陀曰。我非无耻。然作是念。有诸众生。若见世尊妙色身者。皆发是言。愿我身相当得如佛。迦摄波曰。汝无他心慧眼。宁知众生发如是愿。此则是汝第八过失。可更下筹。又复汝未离欲。于是身在离欲众中。是事不可。汝宜起去。殊胜圣众不应与汝共为结集。

  时具寿阿难陀。既被***大迦摄波诘其八事恶作罪已。四面观察情怀悲叹。作如是语。呜呼苦哉。如何我今一至于此。新离如来无依无怙。失大光明欲何所告。***迦摄波诘彼罪时。空中诸天作嗟叹声。互相告曰。大仙当知。天众增盛阿苏罗减。世尊正法必当久住。此大声闻道邻于佛。以其八事诘彼***。是大声闻德亚于佛。是故我知佛法不灭。时阿难陀复白***言。大德且止愿施欢喜。我如法说罪不敢更为。然佛世尊临涅槃时作如是语。阿难陀。我灭度后。汝勿忧恼悲啼号哭。我今以汝付大迦摄波。岂复***见我少过而不容忍。幸施欢喜奉大师教。迦摄波曰。汝勿悲啼善法由汝。而得增长不为损减。我等必须结集如来所有圣教。汝今可去离兹圣众。不应共汝同为结集。

  时具寿阿尼卢陀。白***迦摄波曰。无阿难陀我等云何而为结集。答曰。此阿难陀虽备众德。然犹未离欲染嗔痴。有学有事不可与彼同为结集。时迦摄波复告阿难陀曰。即宜速出。所应作者当自策勤得阿罗汉果。众可与汝同为结集。时阿难陀离别大师情怀悲恋。复被诘摈倍加忧恼。从此而出诣增胜聚落作夏安居。以村中童子而为侍者。尔时具寿阿难陀。于此时中极加勤勇。常为四众而说妙法。是时童子作如是念。我邬波驮耶为是学地得离欲耶。为是无学得离欲耶。我今宜可入相应定观察其心。即便入定见***心是有学离欲。见已出定。诣***所立在一面。说伽他曰。

  可依树下幽闲处一心当念涅槃宫

  师今谨慎务勤修不久必归圆寂路

  是时***见彼童子说要义已。即于昼日或坐或行。于诸障法炼磨其心。于初夜时或行或坐。亦复坚心净除障法。即于中夜洗足入房。右胁而卧两足相重。作光明想正念起想。如是作意头未至枕。断尽诸漏心得解脱。证阿罗汉果受解脱乐。即诣王舍城至大众所。众知得果咸皆赞叹是大丈夫。是时大迦摄波与五百阿罗汉。至毕钵罗岩所。既集会已告大众曰。汝等应知。于当来世有诸苾刍。钝根散乱。若无摄颂。于经律论不能读诵及以受持。是故我等宜于食前先集摄略伽他事相应者。食后可集经律及论。时诸苾刍闻是语已。白***言。今可先集伽他。既至食后白言。先集何者。***告曰。宜先集经。时五百阿罗汉。各共同请大迦摄波升师子座。***登座告阿难陀曰具寿。颇能简择结集如来所说经不。答曰能。***即便作白。

  大德僧伽听。此具寿阿难陀能为简择结集如来所说经法。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差具寿阿难陀。为欲简择结集如来所说经法。白如是。次作羯磨。

  大德僧伽听。此具寿阿难陀能为简择结集如来所说经法。僧伽今差具寿阿难陀。为欲简择结集如来所说经法。若诸具寿听阿难陀为欲简择结集如来所说经法者默然。若不许者说。僧伽已与具寿阿难陀为欲简择结集如来所说经法竟。僧伽已听许。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

  时具寿阿难陀既欲说法。五百阿罗汉各各皆以僧伽胝衣敷其座上。时阿难陀四边顾望。于诸有情发悲愍念。于正法中极生尊重。于梵行者起敬仰心。右绕高座低头申敬。于上座前依法敬礼作无常想。以手按座正身端坐。次审观察见诸圣众。犹如甚深湛然大海。便作是念。我于佛所亲闻是经。或有传说或龙宫说。或天上说。悉皆受持而不忘失。我今应说。时诸天众互相谓曰。仁等当知。圣者。阿难陀。将欲宣畅如来所说经法当一心听。时有天子说伽陀曰。

  若能建妙法饶益三千界

  圣者法无畏犹如师子吼

  仁等应至诚听说微妙法

  所欲安乐者知此真实义

  尔时***迦摄波。以颂告阿难陀曰。

  具寿今当宣佛语一切法中最为上

  凡是大师所说法咸能利益于众生

  时阿难陀闻说大师名。心生恋慕遂便回首望涅槃处虔诚合掌。以普遍音作如是语。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在婆罗痆斯仙人堕处施鹿林中。尔时世尊告五苾刍曰。此苦圣谛于所闻法如理作意。能生眼智明觉。此中广说如上三转***经。时具寿阿若憍陈如告大迦摄波曰。此微妙法亲从佛闻。世尊慈悲为我宣说。由是经力能令我等。枯竭无边血泪大海。超越骨山。关闭恶趣无间之门。善开天宫解脱之路。说此微妙甚深经时。我既闻已。于一切法。离诸尘垢得法眼净。八万诸天皆蒙利益。说是语时于虚空中。所有诸天及未离欲诸苾刍等。情生苦痛如千箭射心。悲啼号叫咸作是语。苦哉苦哉。而说颂曰。

  祸哉此世间无常不简别

  坏斯珍宝藏枯竭功德海

  我亲于佛所闻此解脱法

  今乃于他处传说如来言

  又诸大众闻说经时。咸作是语。苦哉祸哉。无常力大无有简别。能坏如是世间眼目。时憍陈如即离本座蹲踞而住。时诸罗汉见是事已。咸起敬心皆离本座。蹲踞而住。作如是语。苦哉祸哉。无常力大。如何我等于世尊所亲自闻法。今者传闻。而说偈言。

  天人龙神尊已谢我等何因不归寂

  无一切智世间空谁复将斯活为胜

  尔时诸阿罗汉。俱入第四静虑。以愿力故观察世间。各从定起告具寿阿难陀曰。汝为法来。答言大德。我为法来。仁等亦为法来。答曰如是。尔时摩诃迦摄波作是念。我已结集世尊最初所说经典。于同梵行处无有违逆。亦无诃厌。是故当知此经是佛真教。

  复告阿难陀。世尊复于何处说第二经。时阿难陀以清彻音答言。世尊亦于婆罗痆斯。为谁说耶。为五苾刍。所说云何。答言。作如是说。汝等苾刍当知有四圣谛。云何为四。所谓苦集灭道圣谛。云何苦圣谛。谓生苦病苦老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若略说者谓五趣蕴苦。是名为苦。云何苦集圣谛。谓喜爱俱行随处生染。是名为集。云何苦灭圣谛。谓此喜爱俱行随处生染更受后有。于如是等悉皆除灭弃舍变吐。染爱俱尽证妙涅槃。是名苦灭。云何趣灭道圣谛。谓八正道。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勤正念正定。是名趣灭道圣谛。说此法时具寿阿若憍陈如。于诸烦恼心得解脱。余四苾刍离诸尘垢得法眼净。时具寿阿若憍陈如。告具寿大迦摄波曰。如是等法我于佛所亲自听闻。我闻法已于诸烦恼心得解脱。余四苾刍离诸尘垢得法眼净。我已结集世尊第二所说经教。于同梵行处无有违逆亦无诃厌。是故当知。此经是佛真教。

  复告阿难陀。世尊在何处说第三经。时阿难陀以清彻音答曰。世尊亦于婆罗痆斯。为谁说耶。谓五苾刍。所说云何。答言。作如是说。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婆罗痆斯。施鹿林中。告五苾刍曰。汝等苾刍当知。色不是我。若是我者。色不应病及受苦恼。我欲如是色。我不欲如是色。既不如是随情所欲。是故当知。色不是我。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广说如前。佛告五苾刍曰。于汝意云何。色为是常为是无常。白言大德。色是无常。佛言。色既无常即是其苦。或苦苦坏苦行苦。然我声闻多闻弟子。执有我不。色即是我。我有诸色。色属于我。我在色中不。不尔。世尊。如是汝等应知。受想行识常与无常亦复如是。凡所有色若过去未来现在。内外粗细若胜若劣。若远若近。悉皆无我。汝等苾刍应以正智而善观察。如是所有受想行识。过去未来现在。悉应如前正智观察。若我声闻圣弟子众观此五取蕴知无有我及以我所。如是观已即知世间。无能取所取亦非转变。但由自悟而证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说此法时五苾刍等。于诸烦恼心得解脱。

  尔时诸阿罗汉咸作是念。我已结集世尊所说第三苏怛罗。于同梵行无有违逆亦无诃厌。是故当知。此苏怛罗是佛真教。复作是言。自余经法。世尊或于王宫聚落城邑处说。此阿难陀今皆演说。诸阿罗汉同为结集。但是五蕴相应者。即以蕴品而为建立。若与六处十八界相应者。即以处界品而为建立。若与缘起圣谛相应者。即名缘起而为建立。若声闻所说者。于声闻品处而为建立。若是佛所说者。于佛品处而为建立。若与念处正勤神足根力觉道分相应者。于圣道品处而为建立。若经与伽他相应者。此即名为相应阿笈摩(旧云杂者取义也)若经长长说者。此即名为长阿笈摩。若经中中说者。此即名为中阿笈摩。若经说一句事二句事乃至十句事者。此即名为增一阿笈摩。

  尔时大迦摄波告阿难陀曰。唯有尔许阿笈摩经。更无余者。作是说已便下高座。尔时具寿迦摄波告大众曰。汝等应知。世尊所说苏怛罗已共结集。其毗奈耶次当结集。闻是语已咸言善哉。于时众中唯有具寿邬波离。于毗奈耶缘起极善解了。迦摄波便升高座告大众曰。汝等应知。具寿邬波离。于毗奈耶悉皆明了。世尊记说于持律中最为第一。是故我请结集毗奈耶。大众言善。尔时迦摄波告邬波离曰。具寿。汝颇能简择结集如来所说毗奈耶不。答言能。***即便作白。

  大德僧伽听。此具寿邬波离。能为简择结集如来所说毗奈耶。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设。僧伽今差具寿邬波离。为欲简择结集如来所说毗奈耶。白如是。次作羯磨。准白成。时具寿迦摄波作羯磨已从座而下。邬波离即升师子座。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