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乾隆大藏经-小乘律

第十二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第十二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佛在室罗筏城。若彼菩萨踰城出外。当尔之时。耶输陀罗即便有娠。菩萨六年苦行。耶输陀罗。于王宫中亦修苦行。由是因缘胎便隐腹。是时菩萨知苦行事无有利益。即便随意气息长舒。遂餐美食。粳米杂饭饱食资身。以油涂体温汤澡浴。耶输陀罗闻是事已。宫中亦复放纵身心。事同菩萨。由斯快乐。胎遂增长其腹渐大。释氏闻已笑而讥曰。菩萨出家极修苦行。汝于宫内私涉余人。致使怀娠腹便增大。耶输陀罗闻而誓曰。我无此过。未久之间便诞一息。当此之时。罗怙罗执持明月。集诸眷属庆喜设会。请与立字。诸眷属等共相议曰。此所诞子初生之时。罗怙罗手执于月。应与此儿名罗怙罗。时诸释种共相议曰。此非菩萨之子。耶输陀罗闻此语已。即便啼哭。抱罗怙罗自为盟誓以罗怙罗置于菩萨。昔在宫中解劳石上。掷置菩萨洗浴池中。而发誓言。此儿若是菩萨之胤。入水便浮。必若是虚乘当沉没。作是言已。其罗怙罗与石俱浮。不沈于下。耶输陀罗复告之曰。宜从此岸至于彼岸。还可复来随意便至。众人见之咸生希有。母复持儿作如是念。若佛世尊六年苦行。成觉之后更住六年。满十二岁重还于此。我令诸人目验虚实。尔时世尊。后时还至劫比罗城。一日食在王家。一日食在宫内。时耶输陀罗作如是念。颇有方便。能令世尊随我所欲。时此城中有一外道女。善解术法。能令男子爱乐女人。耶轮陀罗寄与五百金钱遣使报曰。汝作术法附来与我。彼女即便将一相爱药丸寄与宫内。其母得已。便将药丸对诸宫人。置罗怙罗手中。作如是语。儿将此药持与汝父。佛具一切智先能了达。知耶输陀罗生罗怙罗招世恶谤。此之诽毁今日当除。世尊知已。化为五百。世尊佛形一等。时罗怙罗持药巡行。虽历多佛并皆不奉。既至世尊所遂即与药。佛为纳受已却付罗怙罗。时子得已遂即服之。佛知食已便为咒愿。从座而去时罗怙罗随佛而行。诸婇女等不放出宫。时罗怙罗啼哭悲恼愿随佛去。世尊去已作如是念。知罗怙罗不受后有当证圣果不肯居俗。世尊知已。遂即将行。时罗怙罗宿缘所感。于五百佛。能识世尊不肯舍离。时净饭王宫人眷属及诸释种。见此希奇敬重耶输。知其昔日枉被招谤。今灭恶名生欢喜心。尔时世尊。到本处已欲度罗怙罗。净饭王闻已。诣世尊所顶礼佛足。作如是语。世尊。若必度罗怙罗。当乞一日我申供养。世尊随请听将供养。时净饭王。为罗怙罗广设大会。并严高座供养罗怙罗。至第二日。共罗怙罗往诣佛所。礼世尊已作如是言。大德。任将罗怙罗出家。尔时世尊告舍利子曰。此罗怙罗。汝今将去与如法出家。时舍利子受佛教已。便与罗怙罗如法出家。时诸苾刍咸皆有疑。请世尊曰。以何因缘。童子罗怙罗。于大众中躬持药丸。于五百佛所而识世尊。佛告诸苾刍曰。此罗怙罗。非独今生而识于我。曾于过去无量劫中。在大众中。严以花鬾与吾相识。汝等谛听。当为汝说。曾于过去。于聚落中有一长者。取邻人长者女。纳以为妻。未经多时遂即有娠便诞一子。复告妻曰。今有此子食用我财。亦能为我等还债。我今将诸财物入海兴易。汝可在后。若看此儿好知家事。妻答夫曰。一依所教。长者入海遇风舡破。并诸财物没溺不回。妻闻夫死。持孝修福复自佣力。并诸眷属各相拯济。养活于儿渐令长大。于其舍侧有善织师。以彼工巧自得存活。彼长者妻见已即作是念。入海兴易。不如织络工巧为业。其入海者多死不还。夫织络者。常得居家经求自济。复作是念。今我此子令学织业。思惟是已。即将其子往诣织家。白织师言。大兄。此[外*男]甥教为织业。织师答曰。好留子教织。其子聪敏不久学成。每与织师并机双织。所得财利将归本家。所得物归常用不足。织师所得恣意有余。[外*男]甥问舅。我今与舅同作一业。何故舅室恒得充饶。而我家中每不支济。舅报[外*男]甥我作二业汝即为一。[外*男]甥问舅。第二业何。彼便报曰。我夜窃盗。[外*男]甥白言。我亦随盗。舅即报曰。汝不能盗答曰。我甚能作。舅作是念。我且先试。作是念已便共向市。舅买一兔使令料理。我暂洗浴即来当食。彼料理已。舅未至间便食一脚。舅洗浴回问其[外*男]甥。料理竟不。答曰。已了。舅曰。料理既竟将来我看。[外*男]甥擎兔过与其舅。舅见其兔遂少一脚。问[外*男]甥曰。兔第四脚今在何处。[外*男]甥报曰。其兔本来有此三脚。云何问我索第四耶。舅作是念。我先是贼。今此[外*男]甥大贼胜我。即将其兔共入酒家。舅安坐已。即唤[外*男]甥共坐饮已。即令[外*男]甥计算酒价。[外*男]甥报曰。若人饮酒可使令算。我本不饮何论算耶。舅今自饮舅当自算。舅作是念。我先是贼。今此[外*男]甥大贼胜我。若共同本亦堪作贼。即与[外*男]甥于夜分中。穿他墙壁拟盗财物。既穿孔已。其舅即先将头欲入孔中。[外*男]甥告曰。舅不闲盗法。如何先以己头入于孔中。此事不善。应先以脚入孔。若先以头入。被他割头。众人共识祸及一族。今应先以脚入。舅闻是已便以脚入。财主既觉便即唱贼。众人闻声。即共于内孔中捉其贼脚。尔时[外*男]甥复于孔外挽出其舅。力既不禁恐祸及己。即截其头持已而走。于时群臣奏王此事。王告群臣。截头去者最是大贼。汝可将彼贼尸置四衢中密加窥觇。或有悲泣将尸去者。此是彼贼。便可捉取。群臣奉命。即将死尸如王设法。彼贼[外*男]甥便思念云。我今不应直抱舅尸。恐众人识我。我应佯狂于诸四衢。或抱男女。或抱树石。或抱牛马。或抱猪狗。作是念已。便行其事。时世间人。既见其人处处抱物。咸知是狂。然贼[外*男]甥始抱其舅。尽哀悲泣便即而去。群臣奏王皆曰守尸。唯一狂人抱尸哀泣而去。更无余人。王便告曰。彼是狗贼如何不捉。今可捕取。尔时彼贼复作是念。我今如何不葬我舅。我必须葬。便作一驾车人。满着柴束驱至尸上。速解牛络放火烧车。便走而去。当尔之时。车柴之火烧尸遂尽。守尸之人寻奏王曰。彼贼尸者今已烧尽。王问彼曰。谁烧贼尸。臣具上事。王曰。汝等当知。彼驾车人即是狗贼。云何不捉。今可捕取。尔时彼贼复作是念。我今要须于葬舅尸之处设诸祭祀。念已便作净行婆罗门形。于国城内遍行乞食。即以其食于烧尸处五处安置。阴祭其舅作已便去。时守尸人具以白王。王曰。彼是狗贼。如何不捉。甚为不善。尔时彼贼复作是念。我今要将舅骨投于弶伽河中。作是念已。便作一事髑髅外道形。就彼骨所。取其余灰以涂其身。收取烧骨于髑髅中安置。投弶伽河中作已便去。彼守尸人复以奏王。王曰。彼是狗贼。云何不捉。甚为不善。汝等宜止我自捉取。尔时其王。乘一泛舟前后侍从。游弶伽河中。于河岸上置人守捉。王先有女。颜容端正众人乐见。同于河中游戏。令稍相远。报其女曰。有人捉汝。汝便高声。又敕守岸人曰。我女作声。汝等即须相近。若见男子便可捉取。尔时狗贼复作是念。今王与女游戏河中。应要与彼女相共嬉戏。作是念已。即于上流而住。放一瓦锅随流而下。岸夫见已谓是贼。竞持棒打瓦锅便破。乃知非贼。第二第三亦复如是。乃至十数。时守岸人屡见瓦锅。便舍不打。尔时狗贼头戴一锅。随流而下至王女所。上女舟中。手执利刀告王女曰。汝勿作声。若作声者我当害汝。王女怕惧不敢作声。因与戏会。既戏会已便走而去。女见贼去。高声啼泣作如是言。彼贼强私我今已去讫。守河岸人报王女曰。汝嬉戏时默然欢乐。贼今既去乃始啼泣。我等于今何处求贼。守岸人等具以告王。王曰。汝等云何不善防守致令如是。时彼王女被狗贼交。遂便有胎。具足十月诞生一子。时彼狗贼闻王女生子。复作念云。我今必为我儿作诸喜庆。作是念已。即变其形为一给使。从王内出告诸人曰。王有教令。我女生子。汝诸国人。可于今夜恣意欢乐。互盗衣服财帛任情而作。时国群臣及诸人众。闻是语已放情嬉戏。其声喧闹闻于王内。王问诸人。我诸国人云何喧闹若是。国人答曰。我等先奉王教令我如是。王闻是已知是狗贼所作。便作是念。我若捉此狗贼不得。我便舍去国位。即设一计造一大堂。堂既了已。其儿年已六岁。令诸群臣击鼓宣令。尽唤国内所有男子尽入堂内。有不来者捉获杀之。尔时国人尽来入堂。时彼狗贼亦在其中。时王即以华鬾告其儿曰。汝持此鬾于彼众中。若见汝父以鬾与之。复令傍人随逐。其儿与鬾汝便捉取。尔时彼儿。即持花鬾至于众中。以业力故。果见其父便以鬾与。时彼傍人。便捉狗贼将至王所王集群臣共议此事。如此罪人云何处分。可杀之耳。王即思惟。此是智贼。云何杀之。告群臣曰。此人勇猛兼有智慧。可留侍卫。便嫁与女以之为妻。仍以半国给之。佛告诸苾刍。尔时狗贼即我身是。时彼儿者即罗怙罗是。由于昔时于人众中能识我故。今复于此众中能识于我。诸苾刍当知。业力不可思议。汝等应随业行。

  尔时耶输陀罗作是念。罗怙罗父若入宫时。我应设诸方便承事供养令不出宫。作是念已。耶输陀罗与乔比迦弥离迦遮等六万美人。各各严饰种种庄具。熏种种妙香皆悉办讫。

  尔时世尊。于晨朝时着衣持钵。与诸苾刍围绕侍卫。为调伏有情故。入王宫内。时耶输陀罗等三夫人。与六万婇女。作诸音乐倡伎歌舞。整理衣服蛊媚妖艳。在世尊前止欲令染着。世尊见已便作是念。今者食时将至。我若先食。不为此诸女说法。恐调伏时过。令诸女人欲心炽盛。于四谛理不蒙利益。我今应以神通力故令彼女等皆悉调伏。作是念已。即没于地从东方空中而见。于彼空中行住坐卧威仪自在。复入火光三昧。于其身中。放诸青黄赤白种种之光。或复身上出水身下出火。南西北方亦复如是。于空中没。于诸苾刍上首师子座上忽然而见。诸艳女等见斯事已。皆于佛前倒地。如斧斫树。顶礼佛足在一面坐。

  尔时世尊。知诸女等性力意愿。以四谛理广为分别。诸女闻已得预流果。唯耶输陀罗。为染心重故。未获于果。便作如是心念口言。我有滋味。能令吃者心生爱着。即作种种馨香美味诸饮食等。自手执持而奉世尊。作是念已。诸苾刍皆闻以报世尊。佛言。诸苾刍当知。我昔三毒未离之时。诸有香味而无爱着。何况今者三毒已离。而能染我。耶输陀罗纵有食味我无所惧。时诸苾刍皆疑白佛言。世尊。何故耶输陀罗因欢喜团。于佛世尊生于染着。佛言。诸苾刍。此耶输陀罗。非于今生欲因欢喜团而染着我。曾于过去先有是事。汝等谛听。往昔世时有一聚落。去斯不远。有阿兰若林。多有花果及清流美泉。时有仙人。吃彼花果身披树皮。作此苦行证五神通。所有禽兽不相恐惧。常来亲近。后于一时欲往小便。有一女鹿随仙人行。仙人小便失精。鹿随后便即吃之。复以舌舐生门。有情业力不思议故。因即有胎。日月既满。彼鹿来就本处生一男子。鹿生此儿知是于人。便弃而去。时仙人见之作是念云。此是谁子。复更思惟知是己儿。遂收养之。后渐长大至年十二。头生一角。因与立字。名为独角。其父染患。独角种种医疗。不能得差。其父渐困命将欲死。告独角曰。我今此处。常有诸山仙人数来过往。汝可迎接问讯。若来供给花果。为我愿故。说伽他曰。

  积聚皆消散崇高必坠落

  合会有别离有命咸归死

  乃至仙人身殁。彼独角仙。以仙之法为葬其父。思恋父丧愁悲忧恼。便证五通。后于异时因往取水。取得水已回至中路。遂逢天雨泥滑倒地。水瓶遂破。掬破瓶水置其掌中。以口咒向天遥散。由汝雨下打破我瓶。从今已后十二年中勿更雨下。由此仙咒力。雨便不下。波罗痆城遭大亢旱。人民饥馑迸散逃亡。是时国王召诸占事问言。何故天不降雨。占事答曰。仙人嗔故天不下雨。王问占事。作何方计天下甘雨百姓丰乐。占事报言。若也败仙戒行修道。天即甘雨。若不败仙令犯戒行。十二年中天终不雨。时王闻已托颊思惟。宫人妃主及诸臣等。见王忧恼即白王言。何故忧恼。王即报曰。由仙咒力天不下雨。乃至广说义如上辩。我今不知作何方计令彼仙人败修戒行。由斯忧恼是以不乐。时彼国王有一大女。名曰寂静。即白王言。不须忧恼。我设方计当令彼仙必败戒行。王问女曰。有何方计。女白王言。我学婆罗门咒法。及余婇女二十人等一处学法。愿王可于水上缚舡安板着土栽树种诸花果。一依仙人所住之处。我等乘舡至彼仙所。即能令仙败修戒行引来至此。王闻是已。即如女说。缚舡安板栽诸花果并如上说。遂于果中蜜盛药酒。及诸饮食并亦安药。于是寂静并余婇女。假作仙仪形状衣服。着树皮衣披发散后。共仙无异。从舡上下徐步诣仙。口诵婆罗门咒法。至仙人所。彼仙弟子遥见二十客仙来至。即报仙师曰。有诸客仙今来至此。时独角仙口念善来。唤令入室。是时诸仙既入室已。时独角仙。细看诸仙颜色有异。即说颂曰。

  曾不经辛苦行步复从容

  面上不生髭胸前有高下

  是仙形貌到此事实希奇

  彼独角仙虽有疑心。亦为客仙敷座处已。及设果实。寂静仙曰。汝所住止有如是等多苦涩果。我今住处有好果实。犹如甘露。我今请汝至我住处。时独角仙。即共相随乘船泛水。于舡树上取其椰子。诸果实中盛[女*厭]媚药酒。奉独角仙。彼既饮已便报假仙。共行非法。由此淫染遂失神通。戒行已亏咒力便息。浮云四起。独角见已举面骂天。寂静报言。汝身为非尚不自觉。何谓举面由故怨天。淫染既缠默然而住。寂静将往直至王前。白父王曰。彼咒雨仙。此人即是。王见仙至喜不自胜。云布遍天便降甘雨。百姓丰乐五谷滋荣。尔时父王。即嫁寂静与仙为妇。及诸美女亦赐驱驰。乃至后时弃于王女。便共余女遂作私通。寂静见已心生嫉妒。即共仙人甚相忿竞。举脚蹴仙履打仙面。仙作是念。我于昔时天起云雷。由咒令息。忽缠淫欲被女欺陵。尔时仙人。厌心欲染便舍寂静。精勤习定即证五通。乘空而行还归本处。佛告诸苾刍。昔时仙者即我身是。王女寂静今耶输陀罗是。由昔食味贪着淫情。今者以欢喜团。更欲厌着于我。佛说此语已从宫而出。耶输陀罗。既见佛知心便息念。更不寻求即升七重高楼。不惜身命遂投于地。佛以神力接不令损。诸人既见不有伤损。心生惊怪。诸苾刍众见便问佛。此耶输陀罗。为爱佛心故。不惜身命投于高楼放身于地。佛告诸苾刍。耶输陀罗。为爱我心故。不独今生不惜身命。过去亦复为我不惜身命。告诸苾刍。汝等谛听。往昔波罗痆斯城有王。名曰梵受。于一时间。遂出游猎广杀众生。行至山谷。见一紧那罗睡卧。妇在傍边而守护之。王遂张弓射紧那罗。既着要处一箭便死。捉得紧那罗妇。欲取为妻。时紧那罗妇寻白王曰。唯愿大王。放我殡葬其夫待了。即随王去。王便作是念。此岂能走看作其礼。作此念已遂即放行。时紧那罗妇。遂积柴四面放火。追念其夫不惜身命。即投于火。夫妇俱烧。诸天空中而说颂曰。

  欲求于此事翻乃更遭余

  本希音乐天夫妇皆身死

  尔时世尊告诸苾刍曰。往昔紧那罗者。即我身是。紧那罗妇者。即耶输陀罗是。于往昔时。为爱我故。已投于火。今为贪爱复坠高楼。佛作是念。若化耶输陀罗者。今正是时。我宜令彼出生死海。作是念已。为耶输陀罗说四圣谛法。彼既闻已。以智慧金刚杵。摧破二十种我见山峰。悉皆摧灭。证预流果发起信心。从家趣非家策勤修习。证阿罗汉果。是时苾刍尼耶输陀罗。处于众中心怀惭愧。

  尔时世尊告诸苾刍曰。我一切苾刍尼众中。耶输陀罗苾刍尼。最具惭愧。诸苾刍众咸皆有疑。复问世尊。此耶输陀罗苾刍尼。作何业报。六年怀罗怙罗。尔时世尊告诸苾刍曰。如上说乃为颂曰。

  佛告诸苾刍。往昔有村。时有老母唯有一女。多养乳牛每日作酪浆。母女相随巡村估卖。后于一时。其女负酪忽设矫心。遂报母曰。我欲见风。愿母持酪且渐前行。母即取酪担负而去。其女乖堕谄诳心故。离于六里不趁其母。由此业故。耶输陀罗今生招报六年怀胎。佛告诸苾刍。义如上说而说颂曰。

  时诸苾刍复更有疑。请问世尊。此罗怙罗先作何业。今受此报六年处胎。佛告诸苾刍。罗怙罗自作恶业。义如上说并及颂曰。

  尔时世尊复告诸苾刍。此波罗痆斯城不远。时有一林多诸花果。有兄弟二人。一名商佉。二名里企多。身着树皮常食果实及诸药草。商佉为师。里企多为弟子。时波罗痆斯国王及诸人民。知此林中有二修道人。一名商佉。二名里企多。后于一时。商佉平旦持满瓶水游山采果。其里企多五更早起在兄前行入山。不持瓶水采得花果。于先到来渴乏须水。向己瓶中遂无水饮。便取师水而用饮之。既吃水竟。更不与师添瓶。是时商佉。日高后至乏渴须水。取己添瓶觅水而饮。见瓶无水。遂即嗔骂。是何强贼偷劫我水。时里企多寻即报言。我是其贼我用瓶水。唯愿邬波陀耶。罚我重罪。商佉报曰。汝是我弟子。须水任饮不与汝罪。里企多白邬波驮耶曰。我是贼人愿与重罪。若如不与心不安宁。商佉闻已遂大嗔怒。便即报言。我今不能嗔汝与罪。如索与罪。汝向国王处而索重罪。时里企多遂向王所。至其中路逢王出猎。举手咒愿。唯愿大王。长命无病常战得胜。说伽他曰。

  大王我是贼辄盗吃他水

  愿王依贼法赐我盗水罪

  时王报曰。纵辄取水亦不是贼。王复问言。汝取谁水。时里企多广如上事具报王已。王便报曰。既是汝兄又是邬波驮耶。虽辄饮水亦不是贼。汝今好去。不合与罪。时里企多。又白王曰。我是贼人愿与重罪。如若不与心不安宁。是时国王闻此语已。便发嗔怒。而即报言。汝今此住更勿东西。待我山游回来处分。王去游猎余路还宫。遂忘仙人不与进止。经于六日。是时仙人不敢东西。诸臣白王。彼仙奉教经于六日不敢东西。唯愿大王。速与处分。王便报言。讨罪六日。汝今无过。今放汝去。臣报仙人。汝今六日已罚汝了。今奉王敕。任汝东西。里企多喜遂即归还。佛告诸苾刍。昔梵授王今罗怙罗是。为前生时起嗔心故。不许东西。乃经六日故。今六年以业力故。在母胎中。诸苾刍若黑白业及杂染业。咸悉有报诸苾刍。应舍黑业及杂染业修纯白业。时诸苾刍咸皆有疑。复白佛言。此具寿贤子。曾作何业。今于上首释种之中。而为国王。佛告诸苾刍。此具寿贤子自种福业。乃至说伽他曰。

  佛告诸苾刍。昔有贫人。游行人间至波罗痆斯城。于其城中有诸贫人。见此人来即生嗔恨。竞争打搭驱出城外。彼城国王有一园林。其人既被驱逐投园林中。且自居止。时彼国王。因春阳月此园林中花果茂盛好鸟竞集。王与宫人婇女往园游观。既至园中。与诸婇女处处游望嬉戏娱乐。时彼国王疲乏而睡。女人有常法。若见花果便生贪爱。当尔之时既见王睡。各散林中采求花果。时彼国王从睡觉起。即还城中。彼诸宫人见王还城。各速随逐。时一宫人心即忙遽。不觉身上遗其璎珞。宫人去后贫人见之私自念云。我若取者。或有寻知必相苦恼。即取璎珞悬于树上。心自念云。本主若来随意将去。复遥观之。若非主取则不拟与。彼之宫女既至宫中。觉失璎珞念在园内。白其王言。我缘忙遽遗忘璎珞。在彼园内。时王即告群臣。我有璎珞遗在园内。可速觅之无令遗失。臣奉王命。将多手力散觅园中。见于璎珞系在于树。众共议言。谁系璎珞在此树上。即令手力纵横访觅。乃见贫人在一丛下。问言。汝见何人系此璎珞。贫人如上具报。尔时王臣即持璎珞还宫送王。具陈上事。王闻此言。即遣使者追取贫人。贫人既至。王便告曰。汝先因何得我璎珞。不持将去系于树上。贫人答曰。大王当知此是王之贵物。我先贫穷不堪受用。王闻此语甚大欢喜。告贫人曰。汝求何愿。我当与汝。贫人答曰。今此城中所有贫人。愿王各施饮食并赐衣服。并令我为上首。王闻此言便告大臣。我国城中一切贫人。可施饮食兼与衣服。仍令此人为其上首。大臣奉命。于波罗痆斯城击鼓宣告。一切贫人并令集会。既集会已。施与饮食并诸衣服。宣示王命。令先贫人为其主领。所有处分咸可随受。时诸贫人既得衣食。悉皆庆悦。遵奉为主。诸贫人等。先在街衢掣盗他食。食主嗔恨常打骂之。后得王恩转增夺掣。国人惧王不敢打骂。时国诸人即至王所。具论此事。王便报曰。汝等自可守护。勿打贫人。后于异时。城中有人。于筐箧中盛诸饼食。其上首贫人见已。便夺持之奔走。诸贫人等竞来随逐。欲相掣夺。其贫人主走至河岸。又被逼逐。即戴饼筐泛河而渡。到彼岸已在一树下。

  佛告诸苾刍。若佛如来未出世时。当有辟支佛出现于世利益苍生。因行而过。彼贫人见威仪庠序。便自念云。由我先世不知戒施不能供养此人。致令此身贫穷孤露。若彼德人受我施者。我当施与。时辟支佛观知其念。为利益故。持钵向前乞其饼食。贫人欢喜尽持饼食而以奉施。辟支佛常法。口不说法。身现神通以相利益。得其饼已。腾踊空中现种种神变。诸异生等见此神变。速发善愿五体投地。犹如树倒。便发大愿。我今供养此圣人已。当令来世得为国王。于诸国中最为上首。我于今者见辟支佛。于当来世愿见如来。度生死海。发此愿已。诸贫人等皆渡河至咸索饼食。上首贫人报曰。我已施讫汝等随喜。诸贫人曰。汝施饼食已发何愿。上首报言。愿我来世于诸国中得为国王。于诸国中最为上首。诸人闻已咸皆发愿。上首既得国主。我等愿为最上臣佐。佛告诸苾刍。尔时上首贫人者。今贤王释子是。诸贫人者。今五百释子是。由彼贤子昔于辟支佛所发愿施食故。今得诸释种中而为国王。及见于我出家学道。证阿罗汉果。汝诸苾刍当知。造黑业得黑业报。造杂业得杂业报。造白业得白业报。汝等应舍黑业及杂业染业修纯白业。

  佛在那地迦村群蛇林中。此时多有诸苾刍钵及世尊钵。在于露地。有一猕猴。从娑罗林下来而取于钵。诸苾刍等即前打逐。佛告诸苾刍。汝等勿打。任其所取。不畏损坏。时彼猕猴至于钵傍即取佛钵。上娑罗树须臾之间。盛满钵蜜来供养佛。蜜中有蜂如来不受。时彼猕猴知如来心。复持蜜钵于一屏处。择其蜂已还来奉佛。为未净故佛又不受。猕猴复知佛意。持其蜜钵至清流傍。取水洒蜜还来供养。佛即便受。时彼猕猴既见佛受其蜜。心生欢喜合掌顶礼。踊跃跳踯不顾前后。因落井中遂即命过。当即托生那地迦村清净婆罗门家夫人胎中。既托胎已。缘福业故。那地迦村界内天降蜜雨。时诸人等问占相者。此是何事。占者报曰。缘婆罗门妇胎中有儿业力感故。至十月满生子之日。复降蜜雨。眷属并集。三七日中设食供养。眷属当问。所生孩子为立何字。家人答云。其子怀时当降蜜雨。生时亦尔。父姓婆悉瑟吒。因兹为名未度婆悉瑟吒。此名最胜蜜。儿渐长大。因宿业力便生信心。即往佛所。佛为说法发心出家便如法度。既出家已。日日自然感三钵蜜。一钵供佛。一钵供养僧伽。一钵共亲友食。时诸大众咸并生疑。俱往白佛。以何因缘此最胜蜜苾刍。日日如是有斯蜜应。佛言。此最胜蜜苾刍自作福业。是故日日感斯蜜报。广说如上。

  佛告苾刍。汝等昔见有一猕猴从娑罗树下来以一钵蜜供养我不。苾刍白佛言。世尊。我等昔见。佛言。彼猕猴者。即此最胜蜜苾刍是也。由前信心施蜜因缘故获斯报。然此苾刍。何但日能变三钵蜜。欲令四海总成蜜者。不足为难。何以故。由施佛蜜福增上故。广说如上。应舍黑业及杂染业修纯白业。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