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通灵网-般若文海-修学指导(410)[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崇福寺里的小动物——道运法师

还有三天期末考试,这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来写这篇文字,但是昨晚“黑米”的一张照片,促使我今早不再想压抑这股灵感,因为它是我早就想写的东西。

三年前,来崇福寺的第一天,傍晚,我在院子里散步,它就忽然出现在脚边,是一只白白的兔子,毛色没有杂染,很干净,很乖巧。它似乎对我没什么要求,只想表示亲近,一直在脚前面,从左到右,从右到左,轻轻地跳,辗转地随着我向前……它的友好使我一下子对这陌生的环境安下心来。之后,就常常见它在山门口的老榕树下跳来跳去,它总是跳得很轻,怕惊动了什么的样子,默默地捡吃树上掉下的小小的红果,一颗、一颗、一颗,也不知道是酸是甜。我们早斋和午斋托钵排队时,它就在我们脚边穿梭着,这边袈裟下歇歇,那边海青襟嗅嗅。小小的,白白的,安安静静。

忽然有一天,听说它被外边来的游客给丢到放生池里了,不知是谁那么残忍,一想到它无声而恐惧地在水中挣扎,心都会疼起来,好在,及时被看门的人发现,捞上来了。然而,它的命运还是以悲惨结束——

有天早上,看见常住的师父抱着它从外面急匆匆的进来,它雪白的身子上沾着鲜红的血迹。师父把它放在地上,它肚皮上靠近后腿之间被撕裂开一个大大的口子,伤口很深,已经流了很多血。师父说,也不知是被什么咬的,可能是狗……白兔就这样走了。 它在我脚前从左到右、从右到左轻轻跳来跳去的样子,和它受重伤后急促喘息却仍无声无言的表情,很久很久,仍然会浮现在脑海。那段时间,我们每天晚上诵经过后会额外给它回向,她没有名字,我们回向时就说:回向给崇福寺里的小白兔。

再然后,我所知道的应该就是“如意”了。她开始有名字是不是在“吉祥”来了之后呢?她黄白相间的毛色和平日里散发出的气质倒与“如意”的名字有种相称的感觉。同其它的流浪猫一样,她是一点点与人开始接近的,渐渐变得很会撒娇,就连我这样装作一脸冷漠淡然对它的师父,它也会来我脚边蹭来蹭去不肯离开。后来她生了四个孩子,也许是故意生在寺院里边的吧,就有法师帮她照顾着,给她们买猫粮,冲奶粉。她的孩子中有三只白色,一只黑色,那黑色的很是瘦弱,常常被三只白色的单独抛在一边。有一次四个小家伙淋了雨,全都感冒了,另外三只渐渐康复,而那小黑却日趋严重,直到不吃不喝地躺着站不起来。法师用针管吸了掺了药的牛奶喂它,特别把它带进房间。那天早上,我看见法师端着一只盒子进来水房,小黑居然在纸盒上站着,虽然还是弱弱的,四只腿都有点抖,但它竟然站起来了,我很惊喜地跟法师打招呼。没想到,那天中午,它就死了。后来,听说如意又生了几只小猫,而且有一次不知道怎么了,吃了自己的孩子。师父们发现的时候,她身边是一只小猫的头和撕扯不见了一半的身子……

吉祥之前,先说说在她之前的几只鸡吧。其中有只胖胖的母鸡,有个很特别的嗜好:跳楼。是的,平时她就喜欢趴在楼梯最上几级最靠边儿的地方,一半身子露在悬空的地方,我看见她的时候总是会担心她掉下去。结果就常常听师父们说,她又跳楼了!真的,是从二楼跳下来,我倒没有见过,是听人说的。她们说她从二楼走廊放花盆的栏杆上纵身向下飞……难以想像,她那么胖,跳了几次,都没受伤,也许她是在练习飞翔。后来她去了哪里,我不得而知。是失踪了吗?还是被坏人捉了去?最怕的是有种传言,是她的胖惹来了杀身之祸……不敢想。总之,就没再见了。

崇福寺的大公鸡曾经一度很有名,他是很威武的,总是雄赳赳、气昂昂,而且很喜欢在中午时分打鸣。我们常见他带着另外一只母鸡在院子里的草地上走来走去,那只母鸡不是爱跳楼的那只,而是另外一只性格很好,很安静跟随着大公鸡,几乎寸步不离。后来有人放生,送来了另外一只公鸡,然后战争就爆发了。后来的公鸡也许根本没来得及表示什么,这旧公鸡的进攻就已经劈头盖脸地来了!我们常常看到新来的公鸡头上、眼睛上、冠子上都淌着血……还会看见我们端丽庄严、文文气气的法师,竟然手里拿着根大木棒子,站在月亮门边,急急地说:快,快去分开两只打架的公鸡!

必须要说吉祥了。她是避不开的话题,这只黄白相间漂亮的小流浪狗,不知是从哪一天开始出现在崇福寺的,来了之后就常常来,再然后就把这里自然地当成了家,并且在这个家里一次生了九个孩子。学僧师父几乎有专人来照管他们了,九只刚出生的小狗啊!漂亮妈妈生的大多是漂亮孩子,九只当中有一只纯白的,有黄色的,黑色的,还有一只黑色的毛带了四只雪白的小脚……

在师父们的照护下慢慢长大起来的小狗们有时候很吵,会影响到学僧师父们的休息,于是,被一一送人领养,最后两只黑色的,也还是被送走了。吉祥不知怎么克服失去孩子们的不安和痛苦,但她似乎很快又欢欢喜喜地恢复了跟着我们排队托钵去观堂的日子了。她最喜欢的就是等着我们早斋或午斋托钵排队,每每都兴奋地在我们的队伍中穿梭,等我们排好了,她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领”着我们去观堂。而且她会陪着我们吃饭的,我们唱咒、过堂,她就趴在观堂中央,也不叫,也不跑,老老实实地伏着,东看西看的时候都很少,大多静静地等着我们。有时中途走了,有时一直待到我们结了斋,再一路兴奋地跟着我们回宿舍楼。

“吉祥”的名字不知是哪位师父给起的,很吉祥的名字,大家都喜欢叫,于是每天“吉祥”、“吉祥”、“吉祥”的声音不绝于耳,她几乎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吉祥长得漂亮,性情温和,但也分对谁,只要穿着出家人的衣服,她就喜欢,摇首摆尾,只要是外面来的人,她就会冲上去叫,我们学院有一位外边请来的在家语文老师,每次来,都会听到她的大声惨叫。其实吉祥没有真的咬过她,只是会吓唬她,冲她汪个不停,大概足够凶狠的表情把老师吓着了吧。呵呵。

有一天,我在新浪微博上无意中看到,这位语文老师的微博名字叫:“被吉祥咆哮的奇葩”,她有一则微博写道:有次上课,我让师父们写篇作文,我给一个开头,让她们续写。开头是:中午,我刚刚躺下,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说到这里,下面的师父们齐声喊道:“是吉祥!”

吉祥有个习惯,她常常到山门外几百米远的68路站点那里趴着,是在等什么人吗?会不会最开始就是她的主人把她丢掉那里了?总之,我无数次看到她伏在站点那,公交车一辆又一辆地来了,走了,吉祥就在那里张望,等待。她是在等谁呢?有两次,我从公交车上下来,就叫她:吉祥,走吧,咱回寺院去!她就真的跟着我,亦步亦趋地回来。

不想说后来,因为后来,就是这个习惯成了她悲剧结局的助缘。

突然听说吉祥被绑架了。后来听说,就是在68路站点,吉祥照常趴在那里若有所思地等待着什么。就开来一辆面包车,从里面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人手拿电棍,冲着吉祥就来了一下,然后两个人迅速把她装在一个大袋子里,上车,呼啸而去。我不确切知道发生的事,我确切知道的是,吉祥正怀着孕,不久就快生了。这次会生几个?七个?八个?还是九个?……这些残暴的人,他们会把她怎么样?!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报警过后只有等待,唯一能做的,是在晚上诵经过后,特别回向给吉祥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们……

教学楼里曾经聚集了许多只鸽子,他们随意地在大厅的地上大小便,有时候把地上也弄得到处都是它们身上的毛毛,飘啊飘的。还有楼梯顶和大厅顶棚上的小燕子,年年春天来这里做巢。负责打扫的师父会在它们巢下面的地上放一张纸盒,以接它们落下的粪便。有时候小小的小燕子会不小心或被挤得,突然从窠里跌落下来,师父们就站在高凳子上面把小小的小燕给送回窝里去……

有天午后,我们布萨日做完羯磨,从大雄宝殿里出来,排队去观堂诵戒,整齐的队伍却不得不到一个地方分开一下,到了才知道,原来是如意舒服地躺在大殿门外的地上,斜倚着殿门,正放心地呼呼大睡,睡得那个香甜啊,我们一两百人依次从她身边经过,她眼皮都不动一下。呵呵。

还有师父们去倒垃圾,从垃圾箱里捡起四只小狗,把他们放在一个纸箱里抬回来,小家伙们胖胖嘟嘟的眼睛半睁半闭地挤在一起,据说后来被送到常住师父们那边去养着,待长大一点再送出去。

有天在放生池边的石子路上散步,突然看见一只小乌龟,缓慢地挪动着,小小的一只,浑身干瘪,眼睛已经睁不开,眼眶都干干的,看来已经很久没有得到水了。我把它拾起来,怎么办呢?放生池里有很多很多乌龟,它是怎样能够爬上来的呢?没办法从这么高的距离把它丢回水里,也不能带回寮房。后来想到,去找常住师父吧,就是那位曾经抱着受伤的小白兔的师父。她收留了这只小盲龟。没几天,师父高兴地告诉我,这小乌龟啊,得了水,很快就欢实起来了,眼睛也睁开了!……

终于说到黑米了。发现它的时候,它得了皮肤病,被主人丢进了垃圾箱里,是好心的学僧师父听见它在垃圾箱里无助的抽泣,才发现了它,带它去看兽医,帮它治好了病,捡回一条命。这小小的小“黑米”,还被起了个英文名字,叫“Kimi”。于是,就有了它在崇福寺的幸福之旅。刚开始,有的学僧师父会无意中把它错喊成“吉祥”,它的长相跟吉祥不能比,但它跟吉祥是一个习气,总是在我们托钵排队的时候兴奋地跑在前面,“领”着我们去斋堂,但它又比吉祥懂事,到了观堂门口就止步,从来不进去,它也比吉祥胆小,据说从来不跑出山门,山门大开着,它到了门口一定折回来。小小的黑米享受着这个给它第二次生命的家,欢快地迈着步伐,也试练着向陌生人汪汪地叫,向着这些出家师父们摆着尾巴表达尊重和亲近……黑米是活过来了,尽管尾巴尖上的伤还没彻底痊愈,但整天咬着抓着一个师父们给它的玩具,乐掂掂地在寺院里跑来跑去。有天,不可避免地被如意欺负了,从前如意也跟吉祥打过的,吉祥曾经被如意抓得头破血流。估计有位师父会告诉黑米,以后躲着点如意,别看她看起来软绵绵的,那可是连吉祥都让三分,连自己孩子都肯吃的大猫啊。

崇福寺里的小动物,似乎没断过,它们就那样出现了,并不是刻意要养它们,但它们来了,不可拒绝,收留了,照护了,然后走了、丢了、死了……

我出家以前,曾经像对待孩子一样养过三只猫,从他们幼小的时候开始,一直到训练他们都可以直立行走上十几步,带着它们去大草坪上跑步,它们三个一只接着一只自动自觉地排着队跑,令路人侧目。在我决定出家后,陆续把它们一一送人,然后在一个星期以后,我忍受不住思念,在水池边放声大哭……出家以后,我开始改变自己,为了更有能力帮助众生,我要舍弃小爱,学习真正的慈悲,平等的,普遍的。于是,毫不犹豫地改,坚定地改,但这需要时间。面对着这些身边的小动物们,无论他们多么可爱,像那只乖乖兔、吉祥、如意,和他们的孩子,还有黑米,我都没有伸手去爱抚过一次,尽管心里也有喜欢,顶多表露的是不自禁的一丝微笑而已。我由衷赞叹随喜收养照护他们的师父们,也真诚地祈望他们的离开和消失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伤心和爱别离苦。

崇福寺里的这些小动物们,有一个共同点,无论有着怎样不同的性格,甚至那只飞扬跋扈的大公鸡,都无比尊重寺院里的出家人,哪怕是外面来的师父,只要穿着这身僧服,长衫也好,小褂也罢,更别提海青衣,它们通通认识,只要是出家师父,它们就都乖乖地表示尊敬,或者亲近。所有这些小动物,与崇福寺有着或深或浅的因缘,因缘来,因缘去,或长或短,伴随着我们紧张有序的修行生活。有时候,看到欢快地跑在托钵队伍前面的吉祥或者黑米,我会忽然想起读到过的那些贪占寺院财物而转生来还债的因果故事,想起“施主一粒米,大如须弥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还。”的古训,想起它们就那样一个个、一只只以大多悲惨的方式忽然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它们所受的苦,甚至它们自以为的乐,都常常让我们感叹唏嘘。中观课的法师曾经几次在课上说到它们,眼含热泪。是的,我们看得到的畜生道的众生都如此苦,我们看不到的地狱饿鬼道的众生呢?……

我们也许应该,把它们看作菩萨的化现,它们是来教导我们苦,和无常的,用它们的生命向我们说法。我们的考试卷纸上答出的是佛学知识,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面对它们,给出的却是融入于身心的慈悲与智慧的答案。但愿我们远离爱见悲,获得平等心,早证般若智,实践菩提心!

因为复习考试,我不得不以尽可能少的文字来传达心中汹涌的波涛,也不得不一气呵成,没有时间来修饰,言不尽意是必然的;而且以我平日里对什么大多淡淡不经心的性情,所体会到的仅仅只能是一点点不同的角度,甚至浅浅的程度。但我不后悔把它写出来,用我一个上午宝贵的复习周的时间,我会用加倍的努力补上功课。因为我真的祈愿:这篇粗拙的东西,愿它和那些与崇福寺有缘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小动物们的灵性,一起,点亮大家心中超越爱与痛的,光明和慈悲。 您看,照片中的黑米,当师父告诉她:“汝是众生,发菩提心。”她立即伸出手来,与师父击掌相誓……

(图片中黑米与之击掌的人,就是可敬的救她回来并带她治好皮肤病的师父。)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通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