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佛化生活-素食主义

错的路上未必没有对的风景

作者:曾颖一位多年前的同事通过QQ告诉我,当年我们供职的那家小电厂终于倒闭了。对于这座从画蓝图开始就已经落伍,最终证明只让一小部分人发财而让国家和更多工人受损的企业的倒掉,我是不感觉意外的,这种结局,似乎在14年前我离开那里时,就已清晰地看到了。 即便如此,我的内心仍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毕竟,我在那里呆了7年,那几乎是我的整个青春。那里有过我的孤独、绝望和失意,也有过我的激情、冲动与喜悦。我甚至可以这么认为:如果没有那段生活,我的生命记忆会更加浅薄轻飘;我的生活,会少了更多的积极元素。 虽然,在当时我并不那么认为,特别是在那些娱乐只有赌博,文化生活只有黄色录像,每月工资买不够下月的饭票,很多时候只能呆在空寂的夜里听自己心跳的那些岁月,我决不这么认为。我当时一直感觉自己走在一条错误的路上——这路上的一切,本来与我无关,是命运强加于我的! 古人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二种错,是人生最苦恼的事,它直接决定人生活在天堂还是地狱。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认为这种灰暗落寞的生活,就是我挣不脱的命运。我以一种近乎于自杀的方式,沉溺于赌博和暴饮暴食暴睡的萎靡生活中,短短几年,由一个100斤的芦柴棒变为160斤的橄榄球,身心俱疲,了无生趣。到最重那一年,我正好23岁。 那时,上夜班,一群来自天南海北年纪各异的工人围坐在电炉旁,煮茶烤面包聊天聊地聊神仙妖怪。我至今的写作题材,还有很多都来自那几年的围炉夜谈。其中有一个故事,甚至起到了改变我人生道路的作用。 故事是一个来自青海的老同事讲的。他说:20年前,我跟单位的车去出差,因为路况不熟,我们走到了一条最差最难走的路上,一路颠簸溜滑,冷饿难捱。我和司机一路相互抱怨,把心中的不满与烦躁往对方身上发泄,彼此都极度不爽。但这条令我们绝望的错路,却把我们拖向了最美的风景前——在路上,我们碰到两个投亲不遇走错路的女子,我们载着她们往前走,两天的交往,使她们决定成为我们的妻子。我们两个光棍,在错的路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我甚至认为,那条错路,是老天爷替我们安排好的。 老同事讲得很随意的故事却深深地切中了我的心,让我心中有一股力量蠢蠢欲动,我开始用这个故事安慰甚至鼓励自己:“挺住,错的地方未必就没有对的风景。” 换了一种心态后,我发现以往冷清得想咬人的业余时间,其实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学习时间;我那屡被人当笑话的赌技和酒量,似乎是老天爷催促我去干别的事情的一种手段。我开始用一种在“错误的地方找寻正确风景”的心态认真面对生活,并以此与另外几个和我一样迷茫绝望的同事共勉,得到了他们的认同或嘲弄。 几年后,认同我的同事,一个自学考到律师证,冲出山去了。另一个自学计算机,到另一家效益好的单位工作了。而另两个对那个故事嗤之以鼻的,一个吸毒死了,另一个酒醉后趴在工作台上,被自己的呕吐物呛死。他们俩,一个弹得一手好吉它,一个画得一手漂亮的钢笔画。他们一直为自己走错了地方而耿耿于怀。 不久,我也因为这些年中写的一些作品而被一家电视台聘为编辑,这虽然只是自己另一段曲折人生之路的开始,但我仍是以安详而欣慰的心态去面对的,因为,在这段错路上,我也像老同事们讲的故事那样,认识我的妻子和由此而来的女儿,她们,成为我发自内心感到快乐和幸福的风景。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