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法师开示-

宣化上人:劝发菩提心文浅释(六)

宣化上人:劝发菩提心文浅释(六)

劝发菩提心文浅释

美国加州万佛圣城宣化上人 讲述

念生死苦

云何念生死苦。谓我与众生。从旷劫来。常在生死。未得解脱。人间天上。此界他方。出没万端。升沉片刻。俄焉而天。俄焉而人。俄焉而地狱畜生饿鬼。黑门朝出而暮还。铁窟暂离而又入。登刀山也。则举体无完肤。攀剑树也。则方寸皆割裂。热铁不除饥。吞之则肝肠尽烂。烊铜难疗渴。饮之则骨肉都糜。利锯解之。则断而复续。巧风吹之。则死己还生。猛火城中。忍听叫嗥之惨。煎敖盘里。但闻苦痛之声。冰冻始凝。则状似青莲蕊结。血肉既裂。则身如红藕华开。一夜死生。地下每经万遍。一朝苦痛。人间已过百年。频频狱卒疲劳。谁信阎翁教诫。受时知苦。虽悔恨以何追。脱己还忘。其作业也如故。鞭驴出血。谁知吾母之悲。牵豕就屠。焉识乃翁之痛。食其子而不知。文王尚尔。啖其亲而未识。凡类皆然。当年恩爱。今作怨家。昔日寇仇。今成骨肉。昔为母而今为妇。旧是翁而新作夫。宿命知之。则可羞可耻。天眼视之。则可笑可怜。粪秽丛中。十月包藏难过。脓血道里。一时倒下可怜。少也何知。东西莫辨。长而有识。贪欲便生。须臾而老病相寻。迅速而无常又至。风火交煎。神识于中溃乱。精血既竭。皮肉自外干枯。无一毛而不被针钻。有一窍而皆从刀割。龟之将烹。其脱壳也犹易。神之欲谢。其去体也倍难。

「云何念生死苦」:怎么样不忘生死的痛苦呢?生了又有什么痛苦?死的时候又有什么痛苦呢?我们生的时候,好像被山夹着那么很难受;死的时候,四大分张,也是不容易离开这个臭皮囊,所以都很痛苦的。有的就说,生来如生龟脱壳,死时如活牛剥皮那么厉害。

「谓我与众生」:说我和众生都互相有关系。「从旷劫来。常在生死」:旷劫就是很久很久以前,不知道多久以前了,从无量劫常常生了又死,死了又生;死了又生,生了又死;生生死,死死生,这么循环无端。「未得解脱」:今天想要修行,明天又想要玩一玩,后天又想懒一懒,大后天又想吃一吃,再大后天又想喝一喝,就弄得把正念都失去了,尽是邪念,尽是没有道心这个念,所以未得解脱。

「人间天上」:有的时候跑到人间来做人,有的时候又生到天上去了。你做善功德,就生到天上去了;造了罪孽过,就堕地狱了:所以这个六道轮回,总是跑不出去。「此界他方。出没万端」:从这个世界到另外一个世界去,那么互相移民。本来是中国人又要入美国籍;本来是美国人就要入中国籍。这叫做互相出没万端,没有头,没有绪的,种种的因缘。「升沉片刻」:在这个生死,有的时候就升了,像坐电梯上了天了;有的时候降了,又像坐电梯下地狱,到地牢去了,就那么快。这都是比喻。「俄焉而天。俄焉而人」:忽然间就跑到天上去了,忽然又做人来了。「俄焉而地狱、畜生、饿鬼」:忽然间又堕地狱,做畜生,或者转饿鬼道。

「黑门朝出而暮还」:在这个黑的门里头,就是地狱里头,早起出去了,晚间又回来了。「铁窟暂离而又入」:铁窟也是地狱的一个譬喻。好像在那个铁的窟窿似的,没有地方可走,暂时离开了,可是一转眼又进去了,就是又造业又来了。「登刀山也。则举体无完肤」:到刀山上去,身上都皮破血出,体无完肤的。「攀剑树也。则方寸皆割裂」:上到那个剑树上去。方寸就是心,心都裂开了。好像心脏病,那也就等于到刀山去一样的,忽然就把心都坏了。这个「热铁不除饥。吞之则肝肠尽烂」:你吃了热铁,这肚饿也不能饱。因为它是烧红的铁,你饿了,把它吃下去了;虽然吃下去,可是肝和肠子都被它烧得烂了。「烊铜难疗渴。饮之则骨肉都糜」:烊铜,就是铜水,铜烧了变成铜水。看那个地方有水,你就想喝,可是它不能止渴;你渴了,那个骨肉也都烧烂了。

「利锯解之。则断而复续」:用利锯解之,本来是割断了,但是业报的关系,接着又连起来了。就是我们造这个业,本来想不做了;不做了,啊!又接续地做,就受这种的果报了。被锯解,「巧风吹之。则死已还生」:有这种巧风,死了之后,那个风一吹,就又活过来了。活过来干什么呢?活过来,不是说买一辆汽车,住个漂亮房子,在那儿享受享受;活过来就在那儿遭罪受苦,还要受果报,受这个罪。所以你就死也不能死,活也不能活。

「猛火城中,忍听叫嗥之惨」:在这个猛火的城里边,你看!都烧得叫天叫地,叫爹叫娘的,那很残忍的。「煎敖盘里。但闻苦痛之声」:在煎敖的那个盘,也就是锅里,就听人在那儿说:「好痛啊!好苦啊!」「冰冻始凝,则状似青莲蕊结」:冰冻刚刚凝结到一起,好像青莲蕊结,就是青莲华刚要开莲花的那个苞。「血肉脱裂。则身如红藕华开」:血肉都没有了,身上就像红莲花开了似的。这是形容得是很好看的。

「一夜死生,地下每经万遍」:一夜之中,在地狱里头生了又死,死了又生,就有万遍那么多。「一朝苦痛,人间已过百年」:他痛苦的时候,就觉得时间长。天上四天王天一昼夜,是我们人间的五百年;我们人间的一昼夜,是地狱的一百年。所以他在那儿一昼夜,我们人间已经就很久了,所以这个每经万遍。一朝苦痛,人间已过百年哪!他那儿一昼夜就是人间的一百年了,所以这么样说。

「频频狱卒疲劳」:把地狱那个鬼卒也都累得很辛苦了,说:「哎!真是疲倦了,今天这个工作太多了,很疲倦的!」他们都嫌疲倦了。「谁信阎翁教诫」:谁能听阎罗王他这个教训呢?「受时知苦。虽悔恨以何追」:你等受的时候,你才知道这个痛苦了,知道后悔了,那你就没有法子再追悔了。「脱已还忘。其作业也如故」:等离开苦,就把这苦又忘了,所以还是照常作业。我们人就是这么颠倒,好了疮疤忘了疼。所以在受苦的时候说:「我要诸恶不作,众善奉行了」,等到他不受苦的时候,又尽量去杀、盗、邪淫,什么都干的,打起不正当的妄想。人就是这么很没有宗旨,没有真智慧的一种动物。

「鞭驴出血,谁知吾母之悲」:人哪!凡夫肉眼不知道前因后果,所以就「顺我者生;逆我者亡。」不要说驴,就是蚊虫、蚂蚁、苍蝇,凡有血气的动物,都和我有眷属的关系,有不清净的这种因果在里头。我们不知道,就乱打乱骂;骂这个,骂那个,打这个,打那个。其实啊,这都是在那儿自残骨肉,自己在那儿瞎子乱闹。所以佛说:「是男子皆是我父,是女子皆是我母。」这个是说的人;要是再往扩大了呢,是男子或者也是我母,是女子或者也是我父。说:「这又怎么说呢?」因为我以前的父亲,不一定常常做男的;我以前的母亲,也不一定常常就做女的:佛不过总括起来说。这个细节,我们若想要做文章,应该自己把它推而广之,扩而充之。

不单人是我的父母,连这一切的马牛羊鸡犬豕、飞潜动植这十二类的众生,和我都有这一种眷属骨肉的关系。可是就因为我们背觉合尘了,认不清楚这种的关系,所以明明是我们的父亲,我们也要拿他当仇人来看;明明是我们的母亲,我们也拿她当冤家来看。所以这个驴,虽然是个驴,可是这在前生作过自己的母亲。她造罪业,托生做驴了,自己因为是个凡夫不知道,就拿鞭子抽,棍子打,以为牠不做工,不好好干活,就应该鞭策。可是这每一鞭打到这个驴的身上,前生这个母亲疼痛得不能忍受,所以就哭起来。

方才杨果新来给你们讲这个公案,你们不要以为他讲的是无稽之谈,这都有可能的!那个猪也是互相为父母,狗也是互相为父母,为子女,都是一样的。凡是这个众生里头,都是互相作移民,互相做交流,这种的灵性互相变换,总是自己想要找一个新房子住。于是乎,就「出马腹,入驴胎,阎王殿前几度回,始从帝释殿前过」:刚刚从天上帝释天那儿走过去,「又到阎君锅里来」,又到阎罗王那个油锅里去。

所以我们人欢喜旅行,那个灵魂也欢喜去旅行,以为这是游戏,很好玩的。有的时候,就走到那个平安的地方,好像住在hotel(旅馆)似的。你享受的,也有厕所、bath(浴室)、弹簧床,在那儿睡到上面,觉得,「啊!比自己家里好。」就因为贪享受,吃的也要吃有味的,住的也要住名贵的,这么样一来,贪图享受就走错路了。贪吃有味的,就吃鸡鸭鱼肉,变着方法去吃,吃完了就要还债。短人家的钱,就要还人家钱;你短人家的肉,怎么会不还肉?所以自己吃得那么多,想要扛债不还也不行了,于是乎嘛!也就去做这个猪呀、牛呀、羊的眷属了,好还报。

你们看!以前美国有一个鸡肉大王,卖烧鸡的那个大王。你细一研究研究他那个样子,就和一个老公鸡一样。他一天要杀几万只鸡,无数那么多。为什么呢?他因为过去被人家吃过,他的眷属被吃得那么多,所以今生他来作人,这些个吃鸡的人又都去变鸡了,又该被他杀了给他吃,都互相加肥料。他给他加一点肥料,他好去作鸡;他给他加一点肥料,令他将来也作鸡,互相培植着来生的因,种来生的果报。

所以你看卖羊肉的那个人,他那个样子就像羊一样,他因为前生被人家吃;吃得太厉害了,他今生也要报仇雪恨,所以他这卖羊肉了。那些个吃羊肉的人呢?又去作羊了,又来还报。卖牛肉的那个人,你看看他那个眼睛,像个牛一样的,一点都不差的。卖羊肉的人一定像羊;卖鸡肉的人像鸡;卖火鸡的就像火鸡那个样子。你们各处看看,卖鱼的人那个样子就像鱼。我虽然也没有吃过那些个东西,但是我一看我就知道,原来卖什么的,就是什么转的,他在这儿就报什么了。所以这个世界就这么样业网交织,轮回不息。这业网互相通着的。

今天这一段这个文就说得很清楚。那么我借着今天这一段文,给你们说明因缘果报这种关系。或者这个人和畜生也互相交叉的,也互相业网交织,轮回不息。或者那个人就爱那个狗,这个狗又托生做人,做一个很漂亮的男孩子,就找以前吃他肉的那个人要做他太太。

在我东北拉林县就有一个人,这个人是我结拜的兄弟。你看!我结拜的兄弟什么样人都有。他前生是干什么的呢?作戏子,作做电影明星。他去唱戏,唱很斯文的戏,尽唱小生的,所以今生就长得文质彬彬的样子,可是结婚一个太太胖乎乎的,那么福不龙冬的那个样子。原来就是他前生做戏子时,跟着他的一个小母狗。因为他爱这个小母狗,他托生又去做人,这个小母狗就来做他太太;做太太,可是你猜怎么样啊?一天到晚梆梆梆、梆梆梆,就像小狗那么咬他似的,一天到晚和他吵架,吵得他想摆脱也摆脱不开。于是乎就说:「怎么办哪?怎么办哪?」就这么一天到晚愁眉得不得了。所以做戏的爱一个狗,来世做夫妇。那么要是女的呢?或者也是爱一个狗,就去作丈夫,也一天到晚打架。那么或者那个丈夫--那个小公狗,欢喜找另外的母狗去,所以等做人了,他还想找另外一个女人;找另外女人,这就争风喝醋,搞得乌烟瘴气。你说可怜不可怜?我今天就大概说这么多。

所以今天罗果力他提到去欲断爱;真要你去欲断爱,所以我问他,你真的吗?他不敢承认,在那个地方支吾以对,搪塞其辞了。那么,这就是人生在六道轮回里头做这个戏。喔!一出生做人的时候,就觉得忽忽以无忧,作人有什了不起的样子,就在那儿颠颠倒倒,四外八方去跑。

鞭驴出血,谁知吾母之悲:把那个驴子打得出血了。这「谁」就是哪一个;哪一个人知道这个驴,本来就是前生他母亲作的驴,在那儿哭得很厉害,悲痛得忍不住。那么他也不知道,「牵豕就屠。焉识乃翁之痛」:牵着这个猪,用绳子绑上牠到屠宰场去;在那儿被屠的时候,那个很痛苦的样子。可是这个猪嘛,就是他的爸爸作的猪,他还不知道,拿了牠去:「你吃得这么胖吗?杀了你再说!」可是他父亲在那儿痛苦得很。

「食其子而不知,文王尚尔」:这个文王,方才不是说把他圈到监狱里,有人就说他有未卜先知。那么这个人就故意试验他,看看他倒是有没有未卜先知,就把他儿子的肉给他拿去吃。那么他看有肉,他就吃了。他吃这个肉是他儿子的肉。他若知道是他儿子的肉,他不会吃的。有人说他知道,他故意把它吃了,表示自己不知道。这不是的。他若知道,怎么样他也吃不下去的,所以这也都是定业。那么就因为他不知道,所以就做错了很多事。

我们人不知道,这个女人追男朋友,想不到那个男朋友是自己的爷爷,或者祖父,或者太爷爷、曾祖父,这都不一定的,或者是父亲。可是她看他都是这么年轻英俊,赶快去追,追、追到手里,结果是个颠倒,就这样子。所以这都是在那儿胡搞乱撞的。

文王尚尔,以文王这种的聪明睿智,这种有圣德的人,尚且不知道,「啖其亲而未识。凡类皆然」:那么我们凡夫俗子,都是一天吃我们父母的肉,吃我们祖先的肉,吃我们骨肉的肉,还都不知道呢!凡类皆然,都是这样子,没有一个逃出这种因果的。

「当年恩爱,今作怨家」:以前本来恩恩爱爱,卿卿我我的,互相爱得要命要死,想不到原来他变牛,变马了,就不是恩爱了。变牛了,那么现在又吃牠肉了;吃牠肉,牠也生瞋恨:「好!你这个东西,你现在也一点对我不客气,吃我的肉,将来我要啃你的骨头!」所以这就互相结了怨仇了,今作冤家。「昔日寇仇。今成骨肉」:以前那些个贼啊、土匪啊,现在变了六亲眷属了,骨肉了。

「昔为母而今为妇」:前生是自己的母亲,可是今生作自己的太太。你看!就是把这个臭皮囊换一换,那个灵魂还是一个;还是那个,可是就不认识了。「旧是翁而新作夫」:过去是她的父亲,现在做了她的丈夫。她不以为怪,觉得这是很平常。所以你说这和畜生又有什么分别呢?「宿命知之。则可羞可耻」:宿命,就是前生的这种因果。知之,你若知道这个情形的话,你说这怎么能抬得起来头?「天眼视之。则可笑可怜」:用天眼来观察,既可笑又可怜哪!

「粪秽」:屎尿。「丛中」:小孩子在母亲肚里头,和屎尿都在一起。「十月包藏难过」:十个月和脓啊、血啊在一起,很难过的,在那个地方。「脓血道里」:在那个脓血道里。「一时倒下可怜」:小孩出生的时候都是倒着出来,很可怜的!「少也何知。东西莫辨」:这个小孩子刚刚一出生,有什么知识呀?什么也不知道;东边也不知道,西边也不知道。这个「东西」两个字,又可以说是个物质,什么也不懂;不是东、西不懂:什么东西都不懂。「长而有识」:识是知觉。长大了有一点知觉了,「贪欲便生」。就知道什么呢?他不知道这个因果报应循环,就知道男贪女爱了,就知道女的要追一个男朋友,男的就要拼命追一个女朋友;追不到,两个人有的时候同归于尽,大家不能结婚,自杀算了!你看!这个贪欲便生就是这个。他不知道,其实这里头是很没有意思的。

「须臾而老病相寻」:须臾就是很短暂的时间。人这一生,不过这一转眼的时间,而老,又老了;老了就是鸡皮鹤发了,那时候,再漂亮的女孩子也没人要了。你说他太太再嫁人,你一看她老了,唉!不要了;甚至于结婚那个丈夫年轻一点的,看这个太太老了,也要找一个新鲜的,找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就是这样子,你信不信?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子,所以看透了,就应该早一点放下,不要那么迷啰!「迅速而无常又至」:很快的就死了。迅速,就是快的意思,像电光石火似的,无常又来了。

「风火交煎」:风一吹,火也就烧得旺了,所以风、火在这个四大里边它作怪,四大不调了。风若大了,就生火了;火大了,把你这人就混身烧得几百度、几千度,就烧干了。「神识于中溃乱」:那时候,也就失去正当的知觉了,没有理智了,什么也都不懂了。

「精血既竭」:人这个精气神,精尽则亡,所以讲结婚男女这个事情,那就是找死呢!就是往死路上走。因为他怕活得年纪大了,所以要快点死;快点死,所以女孩子就要找个男朋友,说:「你赶快叫我死啰!我不愿意活着了。」那个男孩子嘛,觉得自己怎么样死呢?哎!找一个女孩子啰!去赶快:「妳快把我弄死算了。」所以就互相那儿不要命,在那儿男贪女爱的就是不要命了。人这个精气神:精没有了,一定死的;气断了,那当然不能活着的了;那神若没有了,也就是没有知觉了。我们人有知觉,是什么?就是那个神有知觉。我们这活着也因为有气,有精。人这个精,是你一天吃的东西,吃了很多很多的,变成很少很少的。所以你这么旦旦而伐,一天到晚不要命;男的以为有女人,这就是好事情,说是快乐。简直地,这是真正的一个颠倒!

说:「师父,你不能这么讲;你这么讲,世界不是没有人了吗?」世界,没有法子你叫人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他都是,你再耳提面命告诉他,这个不好不好,他还不相信,他还要往这个不好路上跑。你说:「喔!往那儿跑是死路一条!」他说:「我先试试怎么样死。」你看,就是这么颠倒!所以你不容易唤醒他。你切记不要担心说是:「啊!那若都不结婚,世界人类没有了。」你不结,他结;他不结,他可结呢!你没有法子个个告诉他说:「喂!不要结婚哪;结婚要死的啊!」他就说:「要死?我没有死过,我要试一试呀!我先死一趟给你看看。」你看!这个没有办法的,所以你不要担心。

就好像那个于果空,来了到这儿,说:「假如人人都出家了,这个世界还成一个社会吗?」我说:「你可以叫他都还俗啊!」他说:「我没有办法叫他们都还俗。」我说:「那你又有什么办法叫他都出家?」「那可是我这么想。」「你那么想是个妄想嘛!」老实了;带了几千个问题想要问我,这一下子都给憋回去了。这一些个问题都给憋死了。

所以各位!我今天和你们说的,这是破釜沉舟,背城一战,你们再若不明白,还是放不下,看不破,那释迦牟尼佛也没有办法,也救不了你的。说:「那天主不高兴那样子啊?」天主?天主他都没明白呢!他若反对我,他也是个胡涂天主;他要不是胡涂天主,绝对不会反对我。所以这个精血既竭啊,你好像这个某某人,还一样出去「走私漏税」,这怎么可以呢!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