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素食护生-

小老鼠的眼泪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我虽然自幼爱护动物,但唯独对老鼠从不仁慈。已是花甲之年的我,半个多世纪曾与老鼠为敌。然而,8年前小老鼠的眼泪却冲掉我与老鼠结下的深仇大恨。小老鼠不计世仇,竟然变成了我的恩人……

  1998年1月的一天,我又一次向老鼠开战。

  一只老鼠磨牙,咬坏了我的毛衣、咬坏了我的书籍,那恼人的磨牙声,还搅得我几天睡不好觉。我忍无可忍,终于愤怒地关好门窗向老鼠发起进攻。

  在我的追逐下,一只老鼠躲到墙角床头柜后边,我迅速提起一壶滚烫的开水,猛地倒下去,即刻便有一只老鼠吱吱惨叫着爬出来,身上的毛被烫掉了一多半,紧接着又浇上半壶开水,老鼠立刻就一命呜呼了。

  烫死一只老鼠,又有一只小老鼠从床下跑出来。

  这只小老鼠受到惊吓,拼命地逃窜。当它藏到靠墙的办公桌桌腿与墙之间的空隙里面后,我用力推桌子,把小老鼠挤住了,痛得吱吱叫。我探身往里看去,只见小老鼠两眼含着眼泪,似乎在向我求饶。我下意识地停止了推挤,桌子恢复了原位,大概是通昏过去了, 小老鼠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尾巴掉了半截。

  此刻,我对小老鼠产生了恻隐之心。我打开门下命令似地说:你走吧,我饶你不死,今后不能再咬我的东西了。要是再来咬东西,我非打死你不可!说来也怪,我刚说完,一动不动的小老鼠就径直从门口跑出去了。

  此后,有半年时间,老鼠没有进过我的卧室。

  1998年8月的一天,我在睡午觉。突然,老鼠又开始在床底下咬东西。我习惯地拿起手电筒寻着声音往床下照去。只见床下墙边的墙围子横沿上,亮晶晶的有东西在闪光。就是那里在发出响声,我断定那亮晶晶的是老鼠的眼睛。我悄悄拿起一根专门备用打老鼠的木棍,猛地朝着亮晶晶的东西捅去。一棍捅个正着,亮晶晶的东西落到地上。

  待我用木棍把亮晶晶的东西划拉出来后,我简直要惊呆了:这亮晶晶的东西不是老鼠,而是一只崭新的金笔。是朋友两年前送给我的贵重礼物,我只用了一个月就找不到了。我怀疑是被身边的人偷了。

  就在我拿着失而复得的金笔欣赏时,一只小老鼠从床下朝门口跑去,我看得清楚,这就是我放走的那只半截尾巴的小老鼠。

  1999年2月1日,我被人陷害,面临一场官司,因缺少有力证据,形势对我极为不利。

  我清楚地记得,所有证据一直放在抽屉里。然而就是找不到,我急得几乎要绝望了。

  当天夜里,老鼠又来床底下磨牙,咯吱咯吱地咬个不停。我几次驱赶都无济于事,老鼠跑出去,一会儿又回来咬。断断续续,驱赶了半夜,总是赶不出去。

  这次老鼠咬的是一个牛皮纸文件袋,怕把里面的文件咬坏,当又一次把老鼠赶走后,我从床底下拿出文件袋,打开一看,真是喜出望外:原来这就是我要找的证据。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次帮我的竟又是那只半截尾巴的小老鼠。

  有了证据,我没有吃上官司。

  这以后,几乎成了规律,这只小老鼠总是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我的卧室。后来我离开了北京,就再也没有见到它。然而,我曾经杀死的老鼠的惨状和那小老鼠的眼泪,却总浮现在我的眼前。从此,我再没有杀死一只老鼠。也就是这只流泪的小老鼠,促使我变成了素食者。我不再食用任何动物的肉……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