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居士文章-

坐花志果新白话版(十四)

  无头人

  丙辰年的秋天,大军云集在丹阳,大帅向忠武死在军中。怡悦亭的制府,从常州赶到军中护理大帅的事。

  有广西的士兵六人,奉翼长(军官)的命令,迎接大帅后返回,正要出吕城,他们坐的船与民船争执,六士兵仗势持刀,跳入民船,用刀背砍一人下水,并搜括民船的财物。民船的人呼叫求救,这时吕城团练民兵,正聚集在两岸,迎接大帅后还没有散去,听到水面呼叫声,急忙赶来救助。六士兵拿刀拼死博斗,众人以为是盗贼,合力抵御,格杀三人,另外三人已经被绑住。当时万众沸腾,刀棍齐下,不再可以理喻,结果都杀死了。只有船长船夫二人,有机会逃回,告诉翼长。翼长大怒,严厉要求丹阳县缉拿凶犯判罪抵命。

  当时丹阳县令是某司马,管理县务一年,代替他的人已经有了。忽然遇到这样的大案,并且责令他抓获凶犯结案,才准许交接。司马害怕,悬重赏缉拿犯人。不到二十天,抓获凶犯五人,只有金阿德一犯没有抓到。这时翼长非要一命抵一命,缺一不可。而阿德的兄长,本来是吕城的里正(类似村长),因为押解犯人到城里,于是一起关进监狱,与五人同时正法杀头在街市上。

  案子结了,司马交印卸职,很快到省里。刚住进省城寓所,就病了,在寓所中人人都看见一无头鬼,跟随一长发人往来大厅。司马临终那天,有女仆从司马卧房出来,见长发人带着无头鬼,直接进入卧房内,女仆大叫倒地。守护病人的侍者听到叫声惊动来救,女仆醒来而司马已死了!

  坐花主人说:“凡是事情来得突然,关系到小民的生死,当官的能据理力争,为民请命,是上策啊。即使不行,调解上下,化重为轻,使活着的人没有冤,死的人折服,还算是次一点的啊。如果不管不顾民生,只是为了随顺权势,可怜的小民,控告无门,甚至无奈被杀。身体虽然死了而心不死,那成为厉鬼也是应该的吧!

  梦中鹤舞

  吾杭的某前辈达人,家里穷,容貌美,有玉人的称号。乡试考中后,在吴门大户人家教书。当时大户有喜事庆贺,摆酒筵请客,还有歌舞表演。

  某名妓,色艺当时很出众。头一晚,梦中在广大的座席中,见有一鹤弯屈一只脚,对她跳着舞,羽衣翩翩,优雅可爱。旁边的人对名妓说:“这就是你终身所依托的啊。”名妓为它梳理羽毛,然后鹤展翅飞走了,名妓也惊醒了。第二天,到大户家陪酒助兴,见豪华大堂灯彩辉煌,完全就如往昔见过的。这时吴郡的名流贤达,大半都在座,名妓看来看去不知谁是梦中应验的人。酒过一半,客人都起来,散场穿衣服。某达人脱去衣冠,穿白夹衣,用一脚搭在椅子上,正向着名妓而立,仪表看起来很俊伟,眉目如画。有熟识的妓女,和名妓开玩笑说:“这是某郎啊,是不是很相配?”名妓虽然微笑,而心里觉得与梦境相符合,并且见某达人风度端凝,知道他将来必定富贵,于是乘机暗中表达情意。招某达人到她家,愿意把终身托付他。某达人本来喜欢她的美色,又见其她情意殷勤,不忍心拒绝,当时正好丧妻,于是就有白头到老的约定。

  名妓本来拥有丰厚资产,既然以身相许某达人,自然欢喜得到归宿,就闭门谢客,凡是某达人的要求,没有不尽力代办。第二年某达人北上进京赶考,名妓厚送银两,某达人能够广泛结交,于是考中,进入翰林院。请假回乡路过吴门,两人更加缠绵,约好等到杭州告知父母,就备礼迎娶。

  某达人很快回到家乡,而他父亲却已经为他联姻某氏了!父亲家教很严,某达人不敢有什么话说,后来终于失约,名妓久等不来,托人打听他家,才知道他已经结婚。名妓写信责备他,并且表示愿意做妾的意思,也没有回信。某达人假满进京,路过苏州也不敢经过她的门。名妓谢客很久,韶华渐渐失去,钱财又用尽,有人劝她重新接客,就长长叹气不答,最后抑郁而死。某达人听说她死了,每当与人提起她,总是大叫惭愧。

  到晚年某达人才得一儿子,当时见到名妓入门就出生了。稍微长大,就游手好闲,最终倾家荡产。

  坐花主人说:“某达人因为不敢违背父亲,结果甘愿犯下薄情寡义的过错。根据原因看,似乎还可以从轻指责。虽然如此,既然爱她美色,又用尽她的钱财,那缠绵相好的时候,难道不知道家里有严厉的父亲,而轻易就承下一诺吗?不得已,甘愿加入小妾行列,也可以算是降格相从了,而始终不回答,呜呼!太忍心了吧!”

  雷震后妻

  某甲中年丧妻,留下一儿子,才几岁。某甲受不了孤独,听说同巷某女有美色,继娶为后妻,生了两个儿子。后妻阴险,仇视前妻的儿子,幸好某甲还比较强壮,后妻不敢放肆。虽然心有偏向,但在某甲面前爱抚养育,反而像超过亲生的。

  没有几年,某甲也死了。临死前,拉着前妻儿子的手对后妻说:“我的微薄产业分三分,还够温饱。这孩子年幼就失去母亲,不是你抚育,哪能长大?现今我死了,希望你始终善待他,不要使他无家可归。”说完恋恋不舍而死。某甲一死,后妻顿时萌生恶念,看前妻的儿子像奴才,衣服饮食,都不让他与自己的儿子一样。《清异录》和《黑心符》所说的后妻,也没有这么恶啊。曾梦见她丈夫严厉训斥她,还是不改。但前妻的儿子很孝顺,每件事都想得后母的欢心。年纪稍稍长大,在钱庄学徒,有点收入,就奉献给后母,而后母更加忌恨。

  有一天后母亲手蒸年糕,叫长子回来,要给他吃。忽然霹雳一声,后母被提到院中跪着,手里拿着年糕,自己说年糕有毒,打算药死前妻的儿子,使自己的儿子占有全部遗产,被丈夫及前妻赶紧投诉天神,所以遭雷打。那长子听说后,急忙回来,亲自带着两个弟弟哭喊,祈祷上天饶恕后母。经过一昼夜,雷声又大震,折断后母一臂膀,才能起立。从此洗心改过,看待三个儿子都一样了。

  顾云樵

  顾云樵,他父亲本是浏河程家的儿子,过继给顾家。到云樵这代本宗程家却没有后人,顾程两家亲族都认为云樵有兄长,是顾家真正的后代,应继承顾家,而云樵回归程家本宗,按礼法按律法都应该。云樵因为不利于他的私心,坚持不可以,程氏的后代就断绝了。

  当时云樵有三个儿子,很聪明俊秀,有希望成就。他的长子刚成年将要婚娶了,忽然生病。病中见有男女多人,向他要求祭祀,于是成了疯癫病,常叫云樵,责备他背叛本宗妄了亲人。有见识的人都知道是程家的鬼作怪,都劝云樵为长子娶妻而归到程家,云樵还是不同意,长子就一病不起。云樵接着为老二老三两个儿子娶妻。过了一年,两个儿子又相继死了。云樵又为两个守寡儿媳各自过继一孙子,没多久又死了一个,云樵也相随去世了。如今只存留一孙还年幼,但已经有吐血的症状。一线的延续,鬼神不知能不能暗中相助呢?

  坐花主人说:“我与顾云樵有一面之缘。听说他为人很忠厚谨慎,却因一念之差,就遭来绝后的痛惜!为人子孙,怎么可以见利忘义呢?”

  口报

  有大家族的某君,到京城选任官职。从江西带妻子,奉陪太夫人去往扬州。正好族兄某司马是南监的同知,就把家眷寄住在他的官署,而自己一人去京城,还没来得及选,就死在京城了。这时太夫人年事已高,妻子将要临产,多病。报丧到来,司马想暂时隐秘不说,等某君的妻子分娩满月后,再告诉她。

  司马的小妾,自从司马正妻死后,因为资历最大所以主管家务。听了司马的想法,却认为不可以,说:“各门各户,怎么能因为丧事久住别人家?”就去对某君眷属实情相告,并且要她们另外租房子住,好方便办丧事。司马虽然觉得不好,但已经说出来,也无可奈何了!

  过了几年,司马被提升到大郡的太守,只身一人去上任,就留眷属在金阊,等安排好再说。当时,司马年纪才四十,三年考绩,江苏第一,特别受到朝庭的优待,高官厚禄,指日可待。而小妾既然主管家务,俨然像正妻。当年是小妾的三十岁生日,到那天,正在张灯结彩,受到所有亲戚的祝贺,因此自鸣得意。却不知司马还没到任,走到袁浦地方,突然有病死了。先是小妾生日的前一天,而凶信已经传来了,子侄们都认为应该等小妾过了生日,再告知众人举哀。而司马的儿子正在苏州,却认为不可以,说:“这是何等大事,哪有吊丧的在门外,却还在欢乐受祝贺的呢?”就进入内室把凶信告知小妾,而自己带着众人,除掉灯彩,换丧服举哀。

  坐花主人说:“这事口语相传,不过几年间的事罢了,至今还是个话题。嗟乎!女子小人,不明大义,往往好借大道理,掩盖自己的私心。那受伤害的人,一时间虽然无话可说,而锥心刺骨的痛,就已经不能忘了!‘投种于地,待时而发’(种子种下去,时机到就发芽),常说:‘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说不合情理的话,也会有同样的回报)’确实是啊!”

  石大郎

  石大郎,崇明人,性情豪爽,很有勇力,尤其好放生。小时候给别人放牛在海边,凡是虾螺蚌蛤之类,就拾起来放掉,一物都不妄杀。曾有一大蚌,随潮水而来,停在沙滩上,每张一下,光采夺目,到夜晚更亮。围观的人都认为里面有夜光珠,获取到就能致富,都争着要劈开取出,大郎不干,说:“这是神物,不应该加害。”因此推开众人举蚌投到海里,随潮水而去。

  过后数年,海边稻田,常常被什么东西践踏。有人守候观察,见到是一牛,驱赶它,向海滩逃走了。于是指责是大郎放的牛,告诉他的主人责罚他。大郎默然不辨解,但心想自己放牛从未乱跑过,怎么会践踏别人的田?当时又有因为牛吃庄稼的事来告状,大郎忿恨极了,晚上到那里,藏起来偷看。第二天黎明,果然见有一头巨牛,毛角很俊美,很像自己的牛。从海岸而来,在田里游戏,庄稼大受践踏。大郎猛然跳起去抓,牛被惊动,反身就跑,大郎追它,就渐渐进入海里。大郎很愤怒,追着它入海,水两边分开,洪波像墙壁陡立。忽然看见一座府第,门墙高大,金碧辉煌。牛腾起跳进门去,大郎气不平,跟着进到门里。守卫的人喝斥制止他,大郎不服,挺身争斗起来。

  这时见一少年郎衣着华丽,从里面出来,对众人喝道:“哪里来的撞门贼?快点抓住他别让他跑了!”众人都尽力来抓。大郎正慌乱时,少年反复细看他,忽然惊问道:“你不是海岸边的放牛大郎吗?”回答:“是。”“那么是我的恩公啊,怎么来这里的?”斥退守门人,请大郎上堂,坐下后说:“这是龙宫,我是龙王的小儿子。先前偶然化成大蚌出去游玩,不是恩公救援,几乎死在儿童手里。厚恩一直没有报答,幸好遇见,实在快慰我心。但这里已经深入海底,恩公怎么能来?”大郎把实情相告,王子惊讶说:“那么恩公能来,不能回去了!怎么办?”大郎问为什么,王子说:“恩公刚才追逐的,是龙宫的犀牛啊。它的角会分水,所以恩公能跟着来。现今完了!出这个门,就是一步也不可行,还想要再到人世间吗?”大郎紧张,行长礼求救,王子说:“我会为因恩公请求家父,报答大德。”于是离去。过一会儿拿一珠赠送大郎说:“这是辟水珠,水府中最好的宝物啊。恩公拿着这宝珠出海,就如走平地。但要慎重,不要被他人所得。”遂后殷勤地送大郎出去。刚出府门,万顷波涛,无处落脚。试着举起手中的宝珠,对水挥去,陡然间觉得奔腾浩瀚中,出现一条平坦大道。顺着大道前行,瞬间上岸,衣服鞋子不湿。众人都惊异。

  大郎不能慎重,常向人炫耀他的技能,握着宝珠在洪波巨浪间出没,众人计谋要夺他的。一天,有放牛郎六七人,看到大郎暂时睡着还没有醒,一起搜身抢夺。大郎害怕有失,无法面对龙王父子,因而含宝珠在口中,而后奋力与众人打斗,都溃败散去,宝珠也落到喉咙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竟然这样死了。死后有人把他装进棺材放在海滨,一天晚上风雨交加,早起发现,放棺材处已经成一堆大坟。第二年海水泛滥,大郎坟前又拥起一道沙岗,凡是海水经过的地方大多坍塌,只有大郎的坟,巍然屹立。

  海滨的人以为神奇,于是建庙祭祀,大郎也屡次显现灵异。先是浏河多有海水祸患,导致商人不敢来。大郎死后,浏河的居民,曾梦见一神人,仪卫显赫,呼唤他们告诉说:“我是崇明的石大郎!听说浏河将要沉没到海里,我很怜悯你们。赶紧去迁移我的棺材,到海口安葬,可以免除你们的灾难。”同一天梦到的有数百人,都很惊异,急忙去问崇明人,果然有石大郎的坟。但要搬迁大郎的棺材,崇明人不同意,为此去求大郎庙,请大郎的像带回去埋了,筑坟高大,又顺便因坟建庙。刚竣工,海水就突然涨起来,竟然到墓前停止,从此浏河不再有海患了。近年来人口越来越兴旺,将要恢复旧日景观了!而石大郎的庙在浏河,灵验也与崇明一样。每年春秋庙会,仪式很隆重。

  坐花主人说:“石大郎一农家孩子罢了。一念爱惜生命,活着免波涛的厄难,死后获享祭祀的隆重。那么有什么避嫌有什么疑虑,而不赶紧去行善呢?”

 

声明: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文章、图片和***均为网友上传,如有发现我们文章、图片或***侵权,请通过邮件cs@tlfjw.com与我们取得联络,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