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通灵网-居士文章-(11)[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忏悔邪淫、杀生,刻不容缓,求佛菩萨加持赐我子嗣

  末学出生于1989年,即将满29周岁,也即将步入而立之年。末学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虽然高考发挥不佳,但也录取了省内知名的211大学,并被保送了知名的985学府研究生。末学现就职于一家外企,薪资也还可以。但其实末学受前列腺炎等疾病困扰已经有10余年了,其中前列腺炎症状较为突出也有7年左右了。除此之外,末学还得过肾结石、鼻咽炎、脂肪肝、胆囊息肉等疾病。

  末学是如何接触到佛法的已经无从想起了,但肯定是有一定的善根和因缘。末学可以记得是在自身不太顺遂的情况(好像是研究生期间实验不利,感觉自己不能毕业的情况下)接触到佛法的,其中也接触到了通灵网。有一段时间,末学很“入迷”,经常浏览通灵网,看各种文章,也请了经书准备诵读,还学会了背诵《心经》,并且也对众生升起了一定的慈悲心。但也许是善根还不够深厚,随后一段时间就渐渐疏远了。末学之所以这次又开始学习佛法,是又遇到了一些逆缘,并且得益于从前一点点的修习,这次开始通过佛法分析自己这么多年来遇到逆缘的原因,开始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先说说末学遇到的逆缘。

  末学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初中的时候在县城里的知名初中也名列前茅,后来考取了全县最好的省级重点高中,成绩在班里也名列前茅,但是从高二分班开始,由于不喜欢班主任等原因,成绩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但还是算好学生。我们那届是省里第一届高考改革,高二的时候要参加“小高考”,那时“小高考”取得4个A,高考时物理化学再取得2个A,总成绩是可以加10分的。凭末学的实力,只要“小高考”4个A,加10分手到擒来。但是,在“小高考”前几天,末学突然头晕,我清晰记得,我是趴着考试的,考试的期间头都不能转,期间我也非常担心恶化,担心自己不能顺利参加完考试。索性末学的实力较好,这些东西不怎么需要动脑筋。考完了末学的头晕就好了,当时以为是压力大,而且末学觉得自己考得还不错,以为4个A还是有很大希望的,但结果是政治没有得A。我不敢说我不头晕就一定能得4A,但头晕确实对我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更令人难过的是,正式高考的时候,末学感觉跟得了神经衰弱一样,很不在状态,虽然没有很头晕,但感觉像是那种压力很大,被某种力量牵引着的感觉。高考的卷子其实不难,末学也考了一个其实不算差的分数,但由于那届有加10分的政策,末学的分数只能报省内的知名211大学,但离末学心仪的某985高校,其实就差了10分左右。凭末学的实力,还是可以更进一步的。但是“小高考”和高考都给我打了折扣。

  上了省内的某211大学,其实一开始我是心有不甘的,但后来也调整了心态,毕竟我还是有实力的,于是我就定下目标,保送我心仪的那所985高校的研究生。我的努力最终是没有白费,我的总成绩是年级第一,顺利保研。但在过程中,确实遇到了一个很大的坎坷。大三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排尿不太正常(其实大三之前我就有前列腺炎,只是症状不那么明显),由于保研在即,自己又谈了女朋友,再加上尿频和神经衰弱带来的不便,我的意志很快就消沉了下来,每天躺着不想动弹,脑子里想的就是我要完蛋了,现在的学业和女友都要失去了。那时候感觉压力特别大。我给父亲打电话叫他带我去看病,我记得那时候父亲穿得很土拎个很土的袋子就来学校了,我还是和女朋友一起去接他的。想想父亲真的不容易,他后来跟我说,接到我电话时听我意志消沉他感觉生活都没什么意义了,他苦心培养的儿子怎么成这样了。父亲带我去省人民医院开药,开了千把块的药。后来父亲还跟我说,母亲晚上哭着说,就是房子卖了也要把我的病治好。那时候意志消沉到都没法参加期末考试,如果旷考,就意味着我前面的努力全部白费,保研就没戏了。后来我合理利用规则,申请缓考,就是与补考的人一起考,但是不算补考,这个操作也是我挨个去找老师批准的,因为我如果真的硬着头皮参加期末考试,很有可能就挂科,就意味着前功尽弃。好在还有一点福报,最后我还是顺利保研了。但那段时间,真的压力无比大,从决定缓考面对家长和女友的质疑,到后来在家带病看书看不下去,其中的种种苦痛只有我自己知晓。

  读研的时候一开始我是踌躇满志的,但其实也不是很顺利。导师给我的课题是他不太熟悉的,他是希望我能够开拓新方向,但实际上他的设想和试验结果大相径庭。而他又是知名学者,本身又比较学术,再加上他认为我“不太听话”,因此也没同意我更换课题,而是让我继续做。后来因为课题的原因我说不读博,他也就不怎么管我。按学院要求,毕业是要发文章的,但是我的课题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因此我想我很难发文章了。我跟导师的关系也一般,也没做出什么东西,也不好跟他提什么要求。后来我每天都过得很郁闷,只有靠打球来排解心中苦闷,从那时开始我就赖床不吃早饭,后来体检还查到了胆囊息肉。其实,直到拿到毕业证书那一刻前,我都是怀疑自己不能毕业的,因为导师后来跟我说,帮我挂名了一篇英文二作用作毕业,但我查来查去也没查到官方说法说那样可以毕业。即使怀疑,也不能跟他提什么,因此每天自己就活在担忧之中,真的非常辛苦。因为如果不能毕业,就要延期,父母的期望就会受到打击,跟女友往后的发展也会被耽误,因此压力真的很大。好在,我还是毕业了,但过程真的很辛苦,导师不管,前途未卜。

  其实我一直还是有一点实力的,毕业后我加入了一家环保公司做管培生,这家单位的门槛和待遇(同行相比)都还是挺高的,我在里面的表现也不错,很多领导都认可我,我还得过优秀员工称号。但就是这样,我还是辞职了,因为公司出了很多很大的问题,私营老板很无理地开除了一大批人并且都不给予赔偿。以至于走之前的那段时间,也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受到某些牵连而被开除。索性是安全离开了,但是由于工作不好找,我后来不得不来上海工作,至少要与夫人分别半年多吧。

  当然,现在比较大的问题是,父母催生小孩了,我们也觉得该要孩子了。我一直感觉自己肾精不固,晚上睡觉盗汗,容易遗精,躺下的时候还耳鸣,最要命的还是前列腺疼。这些症状让我怀疑自己的精子活力会有问题。而且我当年看耳鸣的时候,医生就说你这个是脾肾两虚,以后可能会影响怀孕。后来一检查,果不其然,弱精症。我身体上还有其他很多问题,尤其是前列腺痛,让我不能专心做事,总是会分神,这严重影响了我的学习和工作。

  当然了,除了这些逆缘,我们的夫妻关系看着挺和睦,但其实总感觉有很多的隔阂,吵架很多,吵得也很凶,每次越吵越厉害,都恨不得离婚。虽然现在分隔两地了,但其实各自心里还是有一些隔阂的。

  以上的逆缘,或者说是果报吧,无外乎就是学业不顺(学业打了很大的折扣)、工作不顺(单位折腾人)、感情波折(夫妻之间容易吵架)、身体虚弱(肾气亏损、前列腺痛、弱精症等)。以前分析这些事情,我还有点怨天尤人,但通过这段时间的佛法修习,我深刻感觉到:福祸自招,与人无尤。下面就来谈谈我都造了哪些恶业。

  首先是杀业。我无法穷举,但可以列出一些比较典型的。我小时候喜欢钓鱼、螃蟹、龙虾等,我记得有的小鱼会干扰我们钓鱼,当这种鱼钓上来时我会一脚踩个稀巴烂。还喜欢掏鸟窝,不管是有鸟蛋还是有雏鸟还好,都能掏下来。最厉害的一次是,将几十个鸟蛋装在塑料瓶里准备带回家,但是一不小心打破了几个,于是将一壶的鸟蛋都摇个稀巴烂,还在众人夸耀。对于癞蛤蟆,我也做了很多恶事,比如给癞蛤蟆打针,让它跳,跳着跳着就死了;还解剖过癞蛤蟆,活的解剖;有一次为了钓鱼,将一个癞蛤蟆的后腿用刀直接剁了下来,后来还把它活埋了,后来想想活埋他死得太痛苦了,为了减少它痛苦让它快点死还往伤口浇醋(现在想想真的没法忍受)。有一次顽皮,把一只猫用绳子拴着溜,后来这个猫爬到树上去了,我就把绳子系起来,后来那个猫从另一边跳下来直接吊死了。对于蛇,我也伸过魔爪,有一次一条蛇在洞口冬眠,被我用棒挑出来,弄到路边活活打了几十下打死了;还有一次,跟亲戚一起,用泥巴砸死了出洞的好几条蛇。更令人气愤的是,有一次抓到一个刺猬,不知道是学人家大人的做法还是自己突发奇想,竟然绑着砖头直接扔河里去了。对于昆虫、蚯蚓,我也没少造杀业。这些杀业基本都是小时候造的,但远不止这些。其中有一些是学大人的,比如杀蛇啊,杀蚂蟥啊等等,但很多都是自己的杀心造就的。家长本未教我杀生,我何故会如此践踏生命,而且还是在未开化的时候,其中缘由,恐怕是素世的杀心较重。

  再来说说淫业。我觉得淫业我犯得比较多,也让人很不齿。其实家长并未教我行淫,但就是素世淫业的感召,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在邻居女孩撒尿的时候趴下来看。在12,3岁的时候还看过小女孩的下体,并怂恿玩伴一起扒小女孩的裤子来看,那些小女孩也很听话。其中有几次,跟小女孩做游戏,把裤子扒了用电筒照下体说是给她们看病。那时候其实并不感觉有什么快感,只是纯粹的好奇心。后来上了初中后,其实并没有什么淫心,偶尔听人家谈论起打飞机,其实我也并不知道是这么回事,只是偶尔有几次会意淫一些美女同学。那时候可能是把学业看得比较重,而且成绩也很好,因此并未感召太多邪淫。但是转折就是我考上重点高中。那边暑假我彻底放松了就和表弟去苏州玩,那时候由于感觉自己是天之骄子了,因此也很放松。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黄色书刊,和表弟两个人偷偷摸摸买来看,看得很舒服。后来有一天居然按照里面的情节学会了手淫,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上了高中之后,又接触了同学买的黄书,又能够在电子阅览室看黄色网站,那时候是造淫业的大跃进时期,周末一有时间就约同学一起去电子阅览室看黄网,有时候还去网吧,甚至有同学带来mp4里的黄片,我们上课还欣赏,并且,我还在班里推广淫文化。后来高二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排尿不畅,查了一下以为自己是前列腺炎,后来周末父母就来带我去中医院看了。医生取了前列腺液看说还好还好,要吃点药,然后当天下午我居然还是去电子阅览室看黄色网站了,真是罪孽中的罪孽。当时我还有个症状就是坐着看黄片尿道里会流液体,医生说还好还好之后,我就没怎么在意了。上了大学之后,反正黄片肯定是会看的,而且看的稀奇古怪的,因为一般的口味已经不适合我了,不刺激。后来在一些偶然的机会,还用望远镜偷看别人洗澡,哎。那时候淫念很重,经常看马路上的女生,并且用粗言秽语评论她们,这个大那个小的。这些事情也不胜枚举,但是确实很恶劣。其实以前并不知道这样不对,因为这个是出于天性,并且我对手淫的肆无忌惮,还要“归功于”初中的一场性教育报告,那时候一个医生说手淫不要紧的,不会伤身的,类似这种意思吧,他有没有加限制条件,比如说偶尔啊,少量啊,我就不记得了,但是我清楚记得,他确实表达了手淫无害这个概念。这些都怪谁呢,表弟和我一起看的黄书,现在大胖小子也生好了,家长也没教我行淫,为何我从小就犯邪淫,并且长大后我发现我淫心比一般人要重,还不是自己感召来的,真是与人无尤,与人无尤啊。

  我自认为还是有一点福报的,至少很多东西只是打了折扣,并没有完全消失。但是,这次我查到弱精症,还是让我痛定思痛。我的前列腺炎也好多年了,也许也是有点福报吧,我症状通过中药控制地还行,但前列腺痛一直困扰我。学业、工作、身体、生活上那么多不如意,怪谁呢,还不是自己种下的恶果。我看过很多别人的文章,有的人比我更惨,但如果我不改,也许我会更惨,或者也许我下辈子还要受很多苦。我父母都是善人,从没教我行恶,而我却造了这么重的杀业和淫业,并且以前嘴碎,还喜欢评头论足,这些都与父母、他人无尤,是我个人宿世来的恶业感召出来的。我若再不改,怎么对得起父母的养育之恩,怎么能承担传宗接代的职责,怎么能对得起妻子的恩情,怎么能做一个对国家、社会和家庭有用的人?

  在此,我深深忏悔我犯下的杀业、淫业及各种身、口、意业,并祈求佛、菩萨加持我戒恶从善,治好前列腺病,赐我福德智慧的儿子或端正有相的女儿。为此,我发愿:

  (1)每日念观世音菩萨圣号1000遍(约25分钟);

  (2)每日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4遍;

  (3)每周抄写一遍《四种决定清净明诲》;

  (4)每天向放生联盟捐款(数额暂不限),争取每月参加一次放生。

  若有功德,我愿回向给被我杀害的生灵及被我邪淫的对象,愿你们除碍解苦,早登极乐。

  以上发愿至少至我夫人诞下子嗣,而后或重新发愿或延续该愿以酬圣恩,并将功德仍回向给众生。

  在此我忏悔我所犯得一切恶念恶口恶行,忏悔我所犯得一切邪淫重罪;此文若有错谬,我皆忏悔,若有功德,普皆回向;愿分项此文的功德,皆悉回向给通灵网、转载者、各位读者;愿一切冤亲债主及其六亲眷属离苦得乐,福慧增进;愿断恶修善、广积阴德,发菩提心、行菩萨道、持戒念佛、求生净土!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通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