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法师开示-

带你读懂楞严经第四五章

第四章妄见与合和

所见的一切都是虚幻的,能见的那个才是真心。好比用手捏目,看月亮就会有重影。众生的妄见,就好比是这个月影。它本来就是不存在的,明智的人不该去研究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如果说见性是能合和的,那么它一旦与某个东西合而为一了,就没法再看其他事物,你又是怎么看到其他事物的呢;如果说见性是不能合和的,你又是怎么看到世间万物的呢?所以见性根本就谈不上合和与不合和。一切都不过是虚妄地幻化而已。

1、两种妄见

阿难说:“世尊,我虽蒙佛为我解释因缘、自然、合和与不合和,但我还是没能明白。听世尊说,见性并不是眼见,我就更糊涂了。”

于是,世尊又耐心地解释道:“你虽然博闻强记,但是对于微密的观照,心中仍然没有明了。你现在听好,我再细细地给你解释。阿难。一切众生,在生死中轮回,都是因为两种错误的妄见所致。一种是‘个别的妄见’,一种是‘共同的妄见’。

个别的妄见是怎么回事呢?阿难。比如人有眼病,夜里看灯光,就会有个色泽斑斓的光影。你说这个光影,是灯呢,还是见呢?如果是灯,那么,没有眼病的人为什么看不到?如果是见,见成了光影,这个人又是用什么看见这个光影的呢?

再者,阿难,如果这个光影离开‘灯’而能独立存在,那么你看其他物体,桌椅板凳之类的,也应该能看到这个光影;如果离开‘见’而能独立存在,那就不应该是眼睛看到的光影。为什么这个人却是用眼睛看到的呢!

所以,要知道,真正有形有色的,是灯。光影是因病所生。因此,这个光影不能说它是灯,也不能说它是见,也不能说它非灯非见。

就好比用手挤眼睛,然后看月亮,这时,眼中就会出现两个月亮。这第二个月亮,既不是月亮本身,也不是月影。为什么呢?因为它是捏出来的,明智的人不应该去研究这个捏出来的月亮,因为它本来就是虚妄的。

病目所见的光影也是这样,它本来就是不存在的。你能去研究一个不存在的东西,说它是灯是见,还是非灯非见吗?

阿难,我们再来说‘共同的妄见’。这个阎浮提世界上,有或大或小的很多国家。如果有相邻的两个小国。其中一个国家,因为国人的业报成熟,灾相并起。或者看见双日双月,彗星飞流,或者看见月晕七重,霓虹贯日。但是这些恶相只是这个国家的人能看见,另一个国家的人却看不见。

阿难,我现在为你详细地分析这两件事。前面那个病眼所看到的光影,虽然好像是真的,但是仔细辨别就会发现,其实是眼病造成的,并不是灯产生的,也不是见的问题。而你现在用眼睛看到的山河大地和一切众生,也是无始劫来的见病所生,跟病目所见的光影是一样的。看这个动作和所看到的一切,好像是真实的,其实都是真如本心中所现的眼病而已。不但你所看到的一切是病,就是‘看’这个动作本身也是病。而能觉察到这一切的真如本心,却不是病,因为它能觉察到病,所以不在病中。

既然觉察到了见,怎么还能把它归为见闻知觉呢!所以你现在看到的我和你,以及世间的一切众生,这都是见性之病,不是见性本身。见性的本身,是你的真如本性。它不是病,所以不能叫见。

阿难。众生共同的妄见和个别的妄见,道理是一样的。一个人所见的光影是眼病所生;一国人所见的灾相,是那一国人无始劫来的妄见所生。

这个世界所有的国家和四大海水,乃至整个娑婆世界,十方国土,一切众生,本来都是妙明真心。因为见、闻、觉、知这些虚妄的病缘牵引,合和在妄相上,所以才会随着妄相生生死死。若能远离这些妄缘,不取不舍,就灭除了生死的根本,圆满了不生不灭的菩提自性。”

2、真心不合

“阿难,你虽然知道了这个妙明真心,不是因缘而生,不是自然而有,但是仍然不明白,这个真如本心,并不是合和而来的,也不是不合和的。

阿难,我再以前尘影事问你。你这个真如本心,是与明合,是与暗合;是与通合,是与塞合?你看明的时候,明在眼前,这个见在哪里呢?如果见是可以辨别出来的,那它到底是什么形象?如果没有见,你又是怎么看见明的呢?如果看到明,就说明是见,又是什么使你看到明的呢?如果见是圆满周遍的,那明在什么地方呢?如果明是圆满周遍的,又哪有地方留给见呢?见和明,本来是两种东西,如果溶合在一起,那它又叫什么呢?它又是什么呢!暗、通、塞等相,也是一样的道理。

而且,如果见与明合,遇到暗时,明就消灭了。见已经与明合了,就不能再与暗相合,你又是怎么看见暗的呢?如果你看见暗的时候,不叫‘见与暗相合’,那么看到明的时候,又怎么能叫‘见与明相合’呢?暗、通、塞也是这样。”

阿难这时对佛说:“世尊。我想,这个真如本心,与那些尘相和心念是不能合在一起的。”

“阿难。你说这个微妙的见性是不能相合的,是不能与明合,不能与暗合,是不能与通合,还是不能与塞合?如果是不能与明合,那么,见与明一定有个边缘。如果他们的边缘不相交,我们自然见不到明。根本就见不到明,又怎么谈得上见与明的边缘呢?这又自相矛盾了。暗,通,塞也是同样道理。

而且,既然这个见性是不能合和的,那么见与明就是互相抵触的了。好比耳朵和光明一样,毫不相干。这样,见都不知道明的所在,就更谈不上合与不合了。暗、通、塞等也是一样。

阿难,你还没明白,一切浮尘,都是幻化。随处出生,随处消灭。虽说幻化,但本体却都是妙明真心。乃至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都是因缘和合就虚妄地发生,因缘离散就幻化地消灭。殊不知这生灭去来,都是如来藏妙真如性。在常住真心之中寻求来去、迷悟生死,自然了不可得。

第五章 五阴虚妄

五阴是指身心世界的五种基本形态。其中,色阴指的是有形的物质。受阴是心理世界对外界物质的感知。想阴是心理世界的思维活动。行阴指的是身心世界的存在状态。识阴则是最深层的,指的是对有形世界和心理世界的认知。世尊对五阴一一加以分析,最后证明,这五阴都是虚妄的。不过如病目所现的灯影一般,根本没有一个独立的体性,本体都是如来藏。

一、色阴虚妄

“阿难。为什么说五阴是真如本心呢?”

“比如有人抬头看天空,只看到一片清净的虚空,再没有其他东西。后来,这人无缘无故地瞪着眼睛一直看,时间久了,眼睛由于疲劳而发花,于是看到了许多花点。色阴就是这样的。

阿难。这些空中狂花,不是从虚空中来,也不是从眼睛里出现的。

如果是来自虚空,那么当你的眼睛不再疲劳,看不到这些花点的时候,花点去了哪里呢?它不能钻到你的眼睛里去,因为它来自虚空,所以只能回到虚空中去。虚空如果能出能入,虚空就成实体了。如果虚空 是实体,怎么还能容纳这些花点在其中生灭呢!这就如同你阿难不能再容纳一个阿难一样。

阿难。如果是眼睛里出现的,那么它消失的时候,也应该回到眼睛里。如果花点有见性,它回到眼睛里的时候,你就应该能看到自己的眼睛。如果花点没有见性,而眼睛有见性,那么它回到眼睛里的时候,你就应该还能看到它,又怎么会消失呢!

而且,如果花点是实体,那么看到它的眼睛,就应该是清静的,又怎么能叫‘眼睛花了’呢!

所以,色阴本来虚妄,不是因缘,也不是自然。”

这是世尊按着当时的人的知识水平,从逻辑的角度来解释的。世尊以花点儿为例,说明我们所见的一切色相,都像空中狂花一样虚妄。你找不到它的来源,也找不到它的去处。就是它存在的时候,你也找不到它的存在的实体。

那么,现代科学对物质结构的认识是怎样的呢?

十九世纪末,原子论逐渐盛行。根据原子论的看法,物质都是由微小的粒子——原子构成。比如原本被认为是流体的电,由约瑟夫·汤姆孙的阴极射线实验证明,是由一种叫做电子的粒子组成。而与此同时,波被认为是物质的另一种存在方式。波动论已经被相当深入地研究,包括干涉和衍射等现象。

由于光在托马斯·杨的双缝实验中所展现的特性,明显地说明它是一种波动。公元1905年,爱因斯坦提出了光电效应的光量子解释,人们开始意识到光同时具有波和粒子的双重性质。

公元1924年,德布罗意提出“物质波”假说,认为一切物质和光一样都具有波粒二象性。根据这一假说,够成一切物质的电子也会具有干涉和衍射等波动现象。这被后来的戴维森·革末实验所证实。德布罗意于1929年因为这个假设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汤姆逊和戴维森则因为他们的实验作共享了1937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之所以在日常生活中观察不到物体的波动性,是因为他们质量太大,导致其波长比可观察的限度要小很多,因此可能发生波动的尺度是在日常生活的范围之外的。这也是为什么经典力学能够令人满意地解释自然现象。对于基本粒子来说,它们的质量和尺度决定了它们的行为主要是由量子力学所描述的。量子力学用一个微分方程,如薛定谔方程来描述粒子的状态。这个方程的解即为波函数。波函数具有叠加性,就是说,它们能够像波一样互相干涉和衍射。同时,波函数也被解释为粒子出现在特定位置的机率幅。这样,粒子性和波动性就统一在同一个解释中。

那么,波又是什么呢?波被定义为,某一物理量的振动在空间逐点传递时形成的运动。

英国埃塞克斯大学物理学教授,皇家学会会员里德雷在他的著作《时间空间和万物》中分析道:“波是物,但是它的存在依赖于运动是什么。为了说明运动是什么,我们必须先谈时间是什么,空间是什么。在量子水平,麻烦更大。……离开了能量,动量是什么,我们无从谈起基本粒子的存在。更糟糕的是,基本粒子如果不与其他粒子相互作用,就不可能表现为物的存在。”

所以可见,一切物质,也就是佛说的色阴,在科学的角度,最终也找不出一个独立的本性来。

其实,用数学来解释这个事情更加直观。我们都知道,把一个东西平均分成几份,在数学上用除法。除法也可以表达成分式。如果把要分解的个体用1来表示,把分解的次数用x来表示,那么分解的这个动作,就可以表示为1/x。我们要把这个个体无限地分解下去,x的取值,就是无穷大。那么,把一个个体无限地分解,看看它最后到底是什么,这个过程,用数学语言来描述,就表达为:对1/x,当x趋于无穷大的时候,求它的极限。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极限问题,大家都知道,答案是0。

0就是什么都没有。所以数学给我们答案,就是:“把一个物体进行无限地分解,最后得到的,是什么都没有的。”所以,数学更直观地证实了我们的结论:一切色相,本来就没有实体,终究是虚妄的。

二、受阴虚妄

“譬如有人,手足安适,身体调和,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忽然无缘无故地举起两手,互相摩擦,于是有了冷热滑涩等感觉。受阴就是这样的。

阿难。这个虚幻的触觉,不是从虚空而来,不是从手掌中产生。

如果是从虚空而来,既然它能触到手掌,也应该能触到身体。虚空不可能有选择地来触啊!

若是手掌产生的,不应该等到合掌的时候才有。而且,如果确实有‘受阴’这个东西在合掌的时候产生,当手掌分开的时候,它就应该还在。既然存在,身体就应该能感觉到它的出入。它在体内的往来,身体也应该一直能感觉到。又怎么可能只在接触的时候,才发现它的呢!

所以,受阴也是虚妄的。不是因缘而生,也不是自然而有。”

受阴,通俗来讲就是“感觉”。现代科学虽然已经可以测量宇宙,排出元素周期表,解读DNA,控制原子,但是对我们自身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又知道多少呢?

大物理学家薛定谔曾在他的书中详细探讨了这个问题。

薛定谔是量子力学奠基人之一。由他所建立的薛定谔方程是量子力学中描述微观粒子运动状态的基本定律,其在量子力学中的地位相当于牛顿定律在经典力学中的地位。 因发展了原子理论,薛定谔荣获1933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所以,由他来代表科学界的声音实在是名至实归。

他在《生命是什么》中说:“物理学家对光波的描述无法解释对色彩的感觉,假如生物学家对视网膜内的变化过程,及该变化对视神经丛和大脑内引发的神经变化有更充分的了解,我们是否就能做出解释呢?我不这样认为……我们至多可以客观地掌握……感觉到黄色时,大脑中的变化过程,哪些神经纤维被以多大的比特率激发……即便如此,也不能告诉我们色彩的感觉。……对于味觉,甜或者其他的感觉也是一样的。

……科学理论便利了我们的观察和描述……令人奇怪的是,当一个逻辑缜密的理论建立后,建立者并不描述他们发现的基本事实……由于观察包含了感知的成分,于是理论很容易被认为可以解释感知,而事实上它永远无法做到这点。”

所以,科学目前对于“感觉”也是一无所知的。也许永远都会一无所知,因为感觉本来就是虚妄的。

三、想阴虚妄

“阿难,譬如有人,谈酸梅的时候,口中就会产生口水。想着踏在悬崖边,脚底就会酸涩。想阴就是这样的。

阿难,产生口水的这个‘酸’的念头,是从哪里来的呢?它不是酸梅产生的,也不是从嘴里进去的。

如果酸梅有‘酸’的念头,酸梅就应该自己说,用不着等别人来说。

如果是嘴产生的,就应该是嘴听到有人谈论酸梅,又怎么需要耳朵呢!

如果是耳朵听到后,产生了酸的念头,为什么耳朵不流口水呢!踏悬崖的反应,也是一样的道理。

所以想阴是虚妄的,不是因缘和自然性。”

现在,众所周知,思维是大脑中的神经活动。神经活动的基本单位是神经元。神经元由胞体和突起两部分构成。

胞体的中央有细胞核,核的周围为细胞质。

突起根据形状和机能又分为树突和轴突。树突比较短但分支很多,它负责接受神经冲动,并将冲动传至细胞体。每个神经元只发出一条轴突,它负责发出的神经冲动。

所谓神经冲动就是沿着神经纤维传导的细胞的电位变化。当神经冲动到达轴突末梢时,有些突触小泡突然破裂,将存储的化学物质释放出来。这种特殊的化学物质被称为“神经递质”。神经递质通过突触间的间隙后,迅速地作用于另一个神经元的突触后膜,激发其打开或关闭膜内的某些离子通道,从而引起该神经元的电位变化,实现神经兴奋的传递。

由此可见,神经活动无非是一些分子间的电子转移而已。如果说,思维就神经活动的结果,那么,思维也就成了依赖于电子而存在的物质现象了。前面我们讨论过,物质本身就是虚妄的,所以思维又怎么真实得了呢!

行阴虚妄

“阿难。譬如瀑布的流水,波浪相续,前扑后继。行阴也是这样的。阿难,这种流动性,不是虚空所生,不是因水而有,不是水本身的属性,又离不开虚空和流水。

阿难。如果这个流动性是虚空所生,那么十方无尽的虚空,就都成为波浪,整个世界就被淹没了。如果是因水而有,水不再是水,而成了流动,那构成瀑布的又是什么呢?如果是水本身的属性,那么静止时的水又是什么呢?如果离开了虚空和水而能独立存在,那么虚空无处不在,流动又怎么可能跑到虚空之外呢!如果没有水,又是谁在流动呢?

所以行阴也是虚妄的,不是因缘和自然性。”

世尊以瀑布的流动为例,来解释行阴的虚妄。瀑布的流动,找来找去,也找不到这个流动到底在哪里。行阴也是这样,根本找不到一个行阴的所在。

行阴,通俗来讲,就是运动。运动是物理学最基本的问题。从亚里士多德到牛顿,从麦克斯韦到爱因斯坦,各个时代的物理学家穷经皓首,所研究的不外乎物质和运动这两个最基本问题。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物理学教授,弦论的领军人物布莱恩·格林不但是物理学家,同时也是著名的科普作家。他在著作《宇宙的结构》中,深入浅出地讲述了历代物理学家对运动的探索。

他在书中说:“关于现代科学从何时开始,历史学家们众说纷纭,尚无定论。毫无疑问的是,从伽利略、笛卡尔、牛顿等人开始创造他们的学说时起,现代科学已经走上了正轨。……许多著名学者和无名英雄都为早期科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最后只有牛顿成了舞台上的明星。通过对数学方程的应用,牛顿将地球和天空中的各种已知运动综合了起来,就这样,经典物理学诞生了。

……但在总结他的运动定律时,牛顿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每个人都知道物体可以运动,但是这些运动发生在哪里呢?空间,也许大家都会回答。但是,牛顿却会问,空间又是什么呢?是一个真正的实体还是抽象的概念?牛顿意识到,这个关键的问题必须解决,否则他的公式将变得毫无意义。

……因此,他在《数学原理》一书中,用简明的语言,阐释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他认为空间和时间是绝对的、不可改变的实体。这就为宇宙提供了一个固定的、不可改变的舞台。

……即使在当时,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牛顿的说法。有些学者就指出,把理论建立在看不见摸不着,你无法影响到的事物上是没有意义的。但是牛顿方程惊人的预言能力,使这样的观点销声匿迹。在之后的200年里,牛顿关于空间和时间绝对性的观点成为铁律。

……20世纪的头20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做出了两项重大发现。每一项发现都使人类对于空间和时间的认识发生了重大变化。爱因斯坦拆除了牛顿建立的严格的、绝对的结构,然后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将时间和空间综合起来……时间和空间就成了不可分割的统一整体。

……为爱因斯坦那不可思议的洞察力搭建舞台的,正是麦克斯韦。早在19世纪中叶,麦克斯韦第一次发现通过4个强大的方程,人们可以在一个严格的理论框架下很好地理解电、磁及其之间的密切联系。……麦克斯韦进一步分析他的方程后发现,变化的磁场以波的形式传播,速度为每小时6.7亿英里。这正是光的传播速度,麦克斯韦意识到,光也属于电磁场。它可以作用于我们的视网膜上,使我们产生光感。

……当我们说光速是每小时6.7亿英里,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没有参照物的化,这种说法毫无意义。包括麦克斯韦在内的许多物理学家试图用下面的方式来解释方程中的速度。我们熟悉的波,比如海洋的波和声波是在介质中传播的。这些波的速度都是相对于介质而言。于是很自然的,那时的物理学家推测,光波也是在某种特殊的介质中传播的,虽然这种介质从未被探测到,但它肯定是存在的。这种看不见的传播光的物质被命名为光以太。……

1905年6月,爱因斯坦发表了一篇题为《运动物体的电动力学》的论文,彻底结束了光以太的历史。……爱因斯坦认为……以太根本就不存在……光不像我们曾经遇到过的任何一种波,它不需要介质就可以传播……但是,如果没有以太为基准的话,这个速度从何而来?……又一次,爱因斯坦颠覆了传统,用简单性回答了这个问题。如果麦克斯韦的理论没有使用任何静止的参照物,那最直接的解释就是,我们根本不需要任何参照物。爱因斯坦解释道:“光速相对于任何物体而言,速度都是每小时6.7亿英里。”

这个问题看起来有点疯狂,如果你追着一束光跑,常识告诉我们,以你为参照物的话,光速比每小时6.7亿英里要慢;反之,如果你朝着一束光跑,常识告诉我们,光速比每小时6.7亿英里要快。在其一生中,爱因斯坦总要挑战常识,这次也不例外。他有力地辩解道,不管你跑多快,不管你背着光跑还是朝着光跑,你测量到的光速将总是每小时6.7亿英里——不会比这多,也不会比这少。……我们不禁要问,光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现象呢?

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来想象一下巴特,他有一个核动力溜冰板,他决定做终极挑战——追着光跑。……溜冰板的极限速度是每小时5亿英里。莉莎站在准备好的激光前,从11开始倒数,等数到0的时候,巴特和激光飞奔出去。莉莎看到了什么呢?在过去的一小时里,莉莎看到光移动了6.7亿英里,而巴特走了5亿英里,光比巴特多走了1.7亿英里。……但是回来后,巴特完全不能同意这种看法了,……他看见光的速度总是每小时670000000英里,一点也不少。如果你不相信巴特,可以看看过去100年间数以千计设计精妙的实验,这些实验都是利用移动光源和接受者来测量光速,所有的结果都支持巴特。

为什么会这样呢?

爱因斯坦指出,这个答案符合逻辑。……巴特对距离和时间的测量一定不同于莉莎。想象一下,因为速度无非是距离除以时间。……因此,爱因斯坦得出结论,牛顿关于绝对空间和时间的观点是错误的。

……空间和时间是针对旁观者而言,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时钟。……但若我们相对于其他人运动的话,这些时钟就会不一致,……用它们来测量两个给定事件之间的时间,不同的时钟测量的结果就会不一样。对于距离也是一样的。……不同的准绳测得的量是不一样的……空间和时间以精确的方式互相补偿,从而使人们测量光速的时候总是得到相同的结果。

……我们习惯地认为物体可以穿越空间,事实上另一种运动也非常重要,物体也可以穿越时间。……当你注视某物,比如一辆静止的汽车时,以你为参照物的话它是静止的。也就是说,没有穿越空间。这辆车的所有运动仅是穿越时间。……一秒接着一秒,在时钟的滴答声中流逝。但如果车开走了,它的一部分穿越时间的运动将转化成穿越空间的运动。……因此,相对于静止的你而言,运动中的汽车和司机所感受到的时间流逝要慢一些。

简而言之,这就是狭义相对论。”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如今已经是现代物理学的基础,是毋庸置疑的事实。读到这里,我们不禁会想,就运动而言,我们每个人,相对于其他人,都是处在运动中的,不同人的运动状态都是不一样的。而每个人看外界的运动,都是以自己为参照物的,那么,根据狭义相对论,参照物不同,衡量运动时间和空间的尺度就不同,那么,每个人眼中的运动就都是不一样的了。

如果一人一个样,没有一个绝对统一的标准,我们又怎么能说运动是真实的呢!如果时间和空间只是个人的感受,而感受本身就是虚妄的,建立在感受基础上的运动又怎么真实得了呢!

识阴虚妄

“阿难。譬如有人,用塞子塞住瓶的两个口,然后带着一个空瓶子,远行千里,到他国去叛卖瓶内的虚空。这瓶子里的虚空,既不是从别处带来的,也不是从本地装进去的。如果是从别处带来的,那么,既然把虚空装走了,在原来的地方,就应该少了一块虚空;如果是从本地装进去的,那么打开瓶塞,就应该有虚空流出来。虚空怎么可以移动呢!所以,阿难。识阴也是虚妄的,不是因缘和自然性。”

世尊在这个例子中,以虚空比喻真如本性。以瓶子中的虚空,比喻迷失的个体。

真如自性本来明了。而我们却背离了本有的明了,一定要寻求一个内容作为明了的寄托。这个依内容而存在的明了,我们就叫做“无明”。明了对内容坚固的寄托,我们就称为“执着”。“我执”就是执着于我相。“法执”就是执着于法相。

一切的一切,无不是真如本性。就像虚空一样,浑然一体。而我们却由于无明,被“我执”和“法执”这两个执着,把自己塞在了色身当中。就如同用两个塞子把虚空塞在瓶中一样。

我们被塞在色身中,以为这就是我了,整日东游西逛,洋洋自得。今天吃点,明天送点;今天挣点钱,明天花点钱。以为自己真的得到了什么了,失去了什么。这就好比把虚空塞在瓶子里,游走叛卖,以为到了另一个地方,就以为是另一个虚空了。

殊不知不论哪里的虚空,都是一个虚空。盆里的也好,碗里的也好,屋里的也好,院里的也好,其实都是一个整体,根本无法分割。万事万法也是这样,其实都是一个真如本性。无论形状怎样千姿百态,无论性质怎样千差万别,无不是同一个“如来藏妙真如性”。

所以,在湛然清静,周遍圆满的妙真如性中,硬是去分别是非的识阴,也是虚妄的。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