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随喜放生 善款账号 功德 留言
通灵网-般若文海-修行体悟(371)[手机浏览] [微信分享]

般若心经讲义

般若心经讲义

圆瑛大师著

自序

般若心经讲义序

甲一 解题目

甲二 释经文

自序

夫实相般若,即自心之理体;观照般若,乃自心之妙用。体用不离于一心,迷悟自隔乎千里。迷者,非失似失;悟之,无得为得。但能回光返照,何难即相成空。法藏大师云:‘良以真空未尝不有,即有以辨于空;幻有未始不空,即空以明于有。有空,有故不有;空有,空故不空。不空之空,空而非断;不有之有,有而非常。四执既亡,百非斯遣。般若玄旨,斯之谓欤!’研味其言,巧深悟实相般若,无相无不相之理;故能将空有双融,真俗无碍,和盘托出。此经、文虽简约,义则幽深。揭六百卷之精华,为十二分之骨髓。余乙丑至泉州,重兴大开元寺,创办开元慈儿院。次年莆田县梅峰寺,请讲此经。以斯寺系余□派祖庭,是以往结法缘。为时匆促,援笔略书讲义一卷,并不分科。此稿为佛学书局流通已久,此次重印,特为增修,以广法施。惟愿见闻随喜,共入般若玄门;信解修持,同登涅槃彼岸矣。

佛历二千九百六十一年十月望日序于悟心堂

般若心经讲义序

慈恩云:般若波罗蜜多者,大经之通名。‘心经’者,此经之别称,摩诃般若之心也。释尊现相人中,先说生灭因缘,令悟四谛之理。既除我执,未达法空。欲尽病根,方谈般若。心境齐泯,即是真心。以十有六之会,演六百卷之文。而‘心经’一卷,即从此会所出;故始无如是,终阙奉行。我中华所见者凡七译,以玄奘法师之本,最为流行。文虽简略,旨趣深玄。虽‘华严’之微尘数品,法华之十万余言,广略固殊,意义无二。吾闽圆瑛大法师,伸广长舌,现丈六身,深究宗门,广稽教部,树法幢于处处,悟玄蕴于生生。其在莆田梅峰兰若,徇缁素之请,说‘般若心经’,编成讲义,以作慈航。林子悦禅,信心佛法。欲将镂版流通,请序于予。予一凡夫耳,何敢题辞,姑就所知上者,略述数语,以当供养云尔。

晚学性言李升扬谨序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讲义

甲一 解题目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此经乃大乘经,如来为发大乘心者说。是摄取大部般若,六百卷中之要义,故前无如是我闻,后无信受奉行。计二百六十字。其文虽约,其义甚丰。不仅六百卷般若之奥旨,收摄无遗;即一大藏圣教之要义,包括殆尽。实为成佛之指南,利生之法宝也。无论僧俗,均宜研究。

今则先解题目,后释经文。题为一经之总,经是一题之别。题中之总纲既明,经内之别义自易。此题须分通别:前七字是别题,别在此经,方是此名,与诸部不同故。后一字是通题,通于经藏,皆名为经,与诸经无异故。

‘般若’是梵语,即印度语。印度人自谓是梵天苗裔,故其语称梵语。此二字乃翻字不翻音,字是华文,音是梵音。又即古来五种不翻中,尊重不翻。一、名多含不翻,如婆伽梵含六义等。二、秘密不翻,如神咒等。三、尊重不翻,即般若等。四、顺古不翻,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等。五、此方所无不翻,如阎浮提等。

般若二字尊重,有翻作智慧即轻薄,以智慧尚不足以尽其义。世间科学,亦有智慧,制造无线电,飞行机等。但能令物质文明进步,不能令生死轮回解脱;故仍存梵语不翻。

若欲翻之,当翻妙智、或翻净慧,以是出世无漏法故。此般若妙智,人人本具,个个不无;与十方诸佛,无二无别。何以知之?昔日世尊,于菩提树下,初成正觉,三叹:‘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若离妄想,则无师智、自然智,一切显现。’如来智慧,即此般若妙智。众生迷此,而成烦恼。诸佛悟此,而得菩提。

般若有三:一、实相般若,二、观照般若,三、文字般若。此卷经中,所有文字,能诠观照工夫,而契实相妙理,故亦得称般若。依此般若,能出生死。

观照般若,观照真俗二谛。依真成俗,全俗即真。不二而二,二而不二。如本文照见五蕴皆空:照见五蕴诸法,是照俗谛;一一皆空,是照真谛。真俗圆融,空有无碍。依此般若,得入第一义谛。

实相般若,即第一义谛。无相、无不相,是名实相。何谓无相?无一切虚妄之相,何谓无不相?具足恒沙种性功德之相。‘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见诸相非相,即照见五蕴皆空也。即见如来,即实相法身理显也。

一切众生,皆具实相般若,皆当作佛。若无观照般若之功,则佛性埋没在五蕴山中。此经以观照为宗,故我说是成佛之指南。我等当知:实相般若并非他物,乃是人人本具,元妙元明之真心耳!此心具虽众生同具,迷则大都皆迷。若不回光返照,何以得破我法二执,而出二种生死耶?

实相真心,生佛平等。在圣不增,在凡不减。众生迷真认妄,执妄为真,种种颠倒,所以久处轮回,无由出离。何以说众生迷真认妄?可试问于人曰:汝有心否?必答曰:有。再问心在那里?必以手指胸曰:在这里。此即迷真心认妄心之明证也。将本有广大圆满,实相妙明之真心弃之,惟认色身之内,肉团假心为心,此一迷也。更执此肉团为真心,不知此心无有功能力用,但为妄识所托之处。若闻说此心无用,必起诤辩之曰:现前能思想分别,皆此心之功用,何以而说无用?然此等说话,又复错认第六识妄想心之功能,当作肉团心之功能。执此妄想为真心,又一迷也。‘楞严经’云:‘譬如澄清,百千大海弃之,惟认一浮沤体,目为全潮,穷尽瀛渤,汝等即是,迷中倍人,诚可怜悯。’

此经,指示众生,依真心实相般若之体,起观照般若之用。由观照般若之用,契实相般若之体。照用功深,彼岸自到。实相真心,如镜子;我法烦恼,如尘垢;观照工夫,如磨镜;般若妙智,如镜光。众生心中,本具大智慧光明,虽迷不失。即如镜子本具光明,虽为尘垢障蔽,光明不失。若肯用功擦磨,自可垢尽明生。吾人若肯用功观照,则静极光通,自可契入真空实相妙理。般若,乃六度之先导。六度者,以布施等六法,度悭贪等六弊之心。若无般若:安知广修布施而度悭贪?安知发心持戒而度过恶?安知修行忍辱而度嗔恨?安知常勤精进而度懈怠?安知深入禅定而度散乱?安知常起慧照而度愚痴?是知菩萨修行六度,舍般若无由起行,则般若之为功大矣哉!

‘波罗密’译云彼岸到,此则顺彼方言;若照我方,则云到彼岸。彼岸者,对此岸说。此岸,是凡夫生死轮回之地;彼岸,是圣人涅槃安乐之场。一切众生,不是定居此岸,彼岸人人悉皆有分。此心迷时,则居此岸;此心一悟,即到彼岸。迷即愚痴,悟则般若智照现前,由凡夫生死此岸,度过烦恼中流,而到涅槃彼岸矣。

‘多’字定也。此解与诸家不同,古解只有一二家亦作定解。因菩萨修行,必须定慧均等,不偏不倚,中中流入。定心若生法爱,则必用慧照以策进之。慧心若生智爱,则必用定力以扶助之。定爱慧策,慧爱定扶;即古德所谓:寂寂惺惺,惺惺寂寂,定慧双修工夫也。又由般若之智,而到彼岸,即成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也。

‘心’,即人人本有,实相般若之真心;为万法总持,乃众生佛性。经云:‘大地众生本来是佛’;即指此心与佛无二无别故也。此心,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昔日楞严会上,佛问阿难,心在何处?阿难七审计执:一、计心在内。二、计心在外。三、计心伏眼根,而不留碍。四、计见暗见明,心分内外。五、计心则随合随有。六、计心在根尘之中。七、计一切无著。那知七计咸非,始终被破。不但肉团不是真心,即缘尘分别之意识心,也不是真心。若认识为心,无异认贼为子。必须照空妄心,则真心自可出障圆明,灵光独耀矣。此心即是般若真心,亦即如来藏心,涅槃妙心。上七字是所诠解竟。

‘经’字一字是能诠。诠上三般若之功能力用。梵语修多罗,此翻契经。乃佛所说契理契机之教;上契诸佛之理,下契众生之机。又具常法二义:常则三世不能易其说,法则十界所能应遵其轨;故谓之曰经。

又有一解,心经二字合之,谓此经二百六十字乃六百卷般若中之心经也。心为一身之要,此经为般若之要,故名‘心经’;亦如‘楞严心咒’之类。

此经单法立名,实相为体,观照为宗,度苦为用,熟酥为教相。于如来五时教法中,第四时所说。如来十九出家,五载参方,六年苦行,三十成道。说法四十九年,而分五时:初、华严时,转根本无上*轮。二、阿含时,隐大施小。三、方等时,引小入大。四、般若时,转偏成圆。五、法华涅槃时,开权显实。此经系第四般若时所说。般若历时最长,计二十二年,共说八部般若,此‘摩诃般若’所摄,为大部之精要。故译出单行,令人易于受持。传至中华,凡五译。今从唐三藏法师玄奘所译。先解题目竟。

甲二 释经文

乙一 显了般若

此经按施护译本,世尊在灵鹫山中,入甚深光明宣说正法三摩提。舍利子白观自在菩萨言:若有欲修学甚深般若法门者,当云何修学?而观自在菩萨遂说此经,即世尊所说大部般若之精要。菩萨之说,即是佛说。故结集家叙引菩萨自行甚深般若为发起序。又为修学甚深般若者之模范。此文若不引舍利子所问一段因缘,观之莫明说法之由序。

丙一 经家叙引

丁一 明能观人

观自在菩萨,

‘观’字,应读去声;非眼观之观,乃心观之观。即是以自心本具般若妙智,观照身心世界之境,破除我法二执。‘自在’者,即智照无碍。观有不著有,观空不著空;心能转物,不随物转;空有无碍,得大自在。一切众生,不能起智观察,但用眼观。所以被境所迷,为物所转,心有挂碍,不得自在。‘观自在’,即观世音菩萨。因地中修反闻工夫,而得耳根圆通;解六结而越三空,获二胜而发三用;观听圆明,得大自在,此自修自在;又得无作妙方,自在成就:寻声就苦,普度众生,随类现身,应机说法,得大自在,此度生自在;故名观自在。又名施无畏,能以无畏之力,施诸众生。

‘菩萨’二字,梵语菩提萨埵,菩提此云觉,萨埵此云有情。今称菩萨者,从略也。乃是发大心修大乘者之称,小乘罗汉辟支佛,不能当此之称。今世人称土地城隍亦称菩萨者,讹也。按觉有情三字,当据菩萨修行,作三种解释:一、约自利释:虽已分证如来觉道,尚有识情未尽。二、约利他释:普觉十方法界,一切在迷有情(有情,即众生之别称)。三、约两利释:上求无上觉道,下化一切有情。具此三义,故称觉有情。亦称大士、开士、法王子。菩萨六度齐修,万行繁兴。三违本愿,普度众生。不舍尘劳,而作佛事。宁可损己,专为利生;正是入世。有人说,佛教以出世为宗,是消极与社会国家无益。他不知佛教有大乘故也。大乘菩萨,不但入世,常在异类中行;驴胎马腹,是其行处。又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常在苦趣,救度众生;其积极为何如也。

丁二 明所修行

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

‘行’即菩萨因地所修清净法行,用耳根工夫,反闻闻自性。‘深’者,一门深入,入一无妄,彼六知根(即眼、耳、鼻、舌、身、意)一时清净。‘般若’乃三德之一,由自性法身德真理之中,本来具足般若德之真智。修行般若德,自可得解脱德之大用。行深般若,即以真智照真理,工夫深造之境。真理如摩尼珠,真智如珠之光;智不离理,如光不离珠。大用,如珠光照。‘照见五蕴’二句,即真智所发之大用也。‘波罗密’,华言到彼岸。既行深般若,则真智契真理,智光不外泄。六根对六尘之境,如镜照像,不生爱著。既不爱著,自不作孽受苦,故可离生死此岸,而到涅槃彼岸。‘多’者,定也。梵语三昧,又云三摩;即观自在菩萨,从闻、思、修入三摩地之圆通大定也。‘时’即定慧均等,寂照不二,观听圆明,自在无碍之时也。

丁三 明观行境

照见五蕴皆空;

‘照’即般若智照。‘见’即圆明真见。非同众生黏妄发光之妄照,随尘流转之妄见。‘五蕴’古译五阴,玄奘法师译为五蕴,各有取义:阴者,盖覆义;蕴者,积聚义。若合二义解释,则更为明显。由积聚五者覆盖真性,致令真性埋没于五蕴身中。正所谓:五蕴身中有真佛,无奈人人不自识。

五蕴者,色受想行识。色,质碍义:即是众生世界,内外四大之色法。受,领纳义;即是受心所(心所即心使,心之所属)领纳前尘诸境界。想,想像义;即想心所取所缘境界之分剂故。行,迁流义;即思心所念念相续,迁流不住故。识,了别义;即八识心王了别一切所缘之境。因此五蕴盖覆真性,般若智光不得透露。妄执身心世界,悉皆实有。不知性本真空,所以妄生贪著,不能看破,常沉生死苦海。菩萨照见五蕴,一一皆空,不仅无相之受想行识是空,即有相四大和合之色亦空。四大者,地水火风也。四大为生人物之本,一切皆由四大和合而成。如现前桌上花瓶,先由地大之土,和以水大成泥,方可为瓶。加以火大烧之,烧时必加风力。人亦四大和合所成:皮肉筋骨属地大,精血痰泪属水大,周身暖触属火大,出入气息与运转属风大。四大和合,虚妄名生。四大别离,虚妄名灭,人若死时,风大先散;何以证知?鼻中无气息,手足不运转。次则火大而散,周身冷触。若不收敛,水大则必流溢于外。地大之皮肉先化,筋骨后销,到底成空。此但约灭色归空,浅近之空理。究竟现在世界众生,五蕴之法,犹如梦境,当体即空。众生之不悟是空者,因无般若智照,妄生执著,如梦中执梦境为实有;梦境岂不是当体即空乎?然此种譬喻,恐犹疑惑;谓现前所见之世界众生,非夜间梦中所见,乃是日间大众公共所见之境,何得比例?这等正是梦话。当知一夕之梦为小梦,一生之梦为大梦。不悟,都是在梦中度日。古人谓大梦谁先觉,即此义也。一觉则般若智照现前:无我相,则色蕴空矣;无我见,则受想行识四蕴空。身心世界一一皆空。

丁四 明观实效

度一切苦厄。

‘度’者,脱也。‘切’字,去声读之,非切物之切。‘一切’者,包括无余之义。界内有见思烦恼之苦,分段生死之厄。界外有无明烦恼之苦,变易生死之厄。若照见蕴空,超登彼岸,自可度脱一切烦恼生死之苦厄矣。

丙二 正说般若

丁一 断疑情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舍利子,是佛上首弟子。舍利即鹙鹭,是其母名。其母眼目伶俐似之,故以名焉。连母而称,故云舍利子。‘弥陀经’云舍利弗,弗译意即是子,此华梵合称。于佛会下,智慧第一。初在母胎,即能寄辩母口。七岁登论台,论胜各国论师。后从沙然梵志学道。迨至沙然逝世,闻佛因缘之教,心得开解,从佛出家,证大阿罗汉果。此经会上,问观自在菩萨,修学甚深般若法门,为发起众,菩萨特呼其名而告之。一则答其所问:再则以般若真空妙理,非大智莫能领荷。

色不异空四句,是断疑生信。正断小乘疑,兼断菩萨疑。断小乘疑有二:一、小乘人修我空观,照见蕴中无我,但得我空,而五蕴之法不空。是则蕴异于空,故告之曰:色蕴自信本空,不特我空,色蕴亦不异空,空亦不异色。二、小乘人灰身泯智,住在偏空涅槃。以即色非空,灭色方空。是则色空不即,故告之曰:色性本自真空,不待色灭乃空,色蕴亦即是空,空亦即是色。断菩萨疑有三:依‘宝性论’。空乱意菩萨,有三种疑:一、疑空异色,取色外空。今明色不异空,非空在色外,以断彼疑。二、疑空灭色,取断灭空。今明色即是空,非灭色归空,以断彼疑。三、疑空是物,取空为有。今明空即是色,不可以空取空,以断彼疑。

此中意义,色空不异。以色是幻色,故不碍空。空是真空,故不碍色。互不相碍,故得俱存。此即双照二边也。

色空相即。以色夺空,则空泯;以空夺色,则色泯。互夺两亡,自他俱泯。此即双遮二边也。合之则遮照同时,全归中道实相妙理。无奈此理,小乘之人,权教菩萨,未尽明了。故观自在菩萨特告舍利子,指示修学甚深般若法门。色,即色蕴,外之世界,内之根身,皆色蕴摄;以有形段可见故。然虽有形段可见,究非实有,乃是幻色。如病目见空中华,空原无华,病目妄见,虽有种种华相,虚幻不实,当体是空。众生所见世界根身,内外诸色,亦复如是。因心眼被无明障翳,于本来无相真空之中,妄见种种身界诸相幻现。虽见诸相,皆是虚妄,举体全空,本非真实,故云不异空:如空华体与虚空毕竟何异!

‘空不异色’者,众生迷自性真空之理,幻成种种色相。空性虽然不变,而有随缘之用。如世间空中,日照则明,云屯则暗,气凝则浊,霁晴则清。随日云气霁之诸缘,而成明暗浊清之色相。虽成诸色,空在色中,故云不异色。又真空不空,具足妙有,即不异义也。儒云: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无极空也,太极之后,皆从空所生之色。空含一切色,故云不异色。又不异,可作不离解。

‘色即是空’者,身界诸色,即是真空,不待灭色之后方空,当体本来即空。喻如镜中之色像,虽有色像可见,本非实有,故云即是空。又色空相即,圆融无碍。地大色也,不可说色不是空。如若有人,掘地一尺,则有一尺虚空,掘地一丈,即有一丈虚空。所有虚空,本在地大色中,并非掘土之后,另有虚空,从外而入;是知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此空非顽空断空。空乃自性般若真空,色亦自性真如妙色。空中本具一切色法,‘楞严经’云:‘性空真色,清净本然,周遍法界。’空色二法,譬如水之与波,空即是色,如水即是波。波水虽有二名,波水其实一体。空色亦复如是,故曰空即是色。能明此理,则终日观空非空,见色非色,自可色空无碍,得大自在矣。

凡外小乘,都认色是色,空是空。不知色空不异,色空相即。苟能修般若观行,了知色不异空,自无声色货利之可贪,亦无五欲尘劳之可恋,此则顿度凡夫之苦。了知空不异色,则不起灭尽定,而现诸威仪;不动于本际,而作诸佛事。居空而万行繁兴,涉有而一道清净,此则顿超外道小乘之执。了知色空相即,平等一如,则念念度生,实无众生可度,时时求佛,不见佛果可求。此则超越菩萨,顿登佛地,而到究竟彼岸也。色蕴一法,能作如是观,其余四蕴,应念圆明,势如破竹;第一节已破开,别节自易。故下云: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五蕴若空,五浊自超。只在吾人一念观心为主耳。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上明色法,此明心法。‘受想行识’,四皆属心。‘亦复如是’者,谓非独色空不异相即,而心之与空,亦可例推;彼此不异,递互相即矣。如云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等。一断疑情竟。

丁二 显法体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重呼舍利子而告者,要彻底领悟实相般若也。‘是诸法空相’一句,承上是五蕴诸法之中,真空实相,本无生灭垢净增减。真空实相,即自心真如之理。离名字相,离言说相,离心缘相,无相之相,即是真空实相。实相无相,则不落有边。实相无无相,则不落空边。既非有非空,安有生灭、垢净、增减诸相可得哉!

此中意旨,只恐执迷之人,谓此五蕴空相,从观照生。故示之曰:是五蕴诸法,当体即是真空实相,本来如是;非由观力,另有实相生,而五蕴灭;以五蕴本自不生不灭。

又恐迷者,谓此五蕴空相,随凡夫染缘则垢,随圣人净缘则净。故示之曰:是五蕴诸法,当体即是真空实相。既无凡圣之分,安有垢净之别?以五蕴本自不垢不净。

又恐迷者,谓此五蕴空相,凡夫迷,则生死浩然为增,德相隐覆为减。圣人悟,则照用无尽为增,惑业消亡为减。故示之曰:是五蕴诸法,当体即是真空实相,既无迷悟之殊,岂有增减之异?以五蕴本自不增不减。此特向五蕴发明,以显法体也。

更当借喻以明之:实相如摩尼珠体,五蕴如珠所现五色;珠体能现五色,性本真空,其色之现也不生,其色之去也不灭;又如映现污泥而不垢,映现清水而不净,映现万众而不增,映现一身而不减。任从万变纷纭,体本如如不动,何有生灭垢净增减之可言。二显法体竟。

丁三 明离相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是故二字,承上起下之词。空中,即无生灭垢净增减,真空实相之中。空中无我相法相,故无色;无我见法见,故无受想行识。无即是空,此空五蕴也。

无眼耳鼻舌身意,

此空六根。根有二种:一、浮尘根,即众生肉体上所具之六根。二、胜义根,乃清净四大所成,托在肉体六根之中,凡眼不见,天眼方能见之。浮尘根粗,胜义根细。‘楞严经’云:由明暗等二种妄尘,黏湛发见,见精映色,结色成根,根元目为清净四大,因名眼体,如葡萄朵:此即眼胜义根。由动静等二种妄尘,黏湛发听,听精映声,卷声成根;即耳胜义根。由通塞等二种妄尘,黏湛发嗅,嗅精映香,纳香成根;即鼻胜义根。由甜淡等二种妄尘,黏湛发尝,尝精映味,绞味成根;即舌胜义根。由离合等二种妄尘,黏湛发觉,觉精映触,抟触成根;即身胜义根。由生灭等二种妄尘,黏湛发知,知精映法,揽法成根;即意胜义根。明暗、动静、通塞、甜淡、离合、生灭十二相,即六尘之境。黏湛者:黏湛然本体之智光,发而为带妄之妄见。虽成妄见,但有自性分别;对境之时,明明白白,不错不昧,如镜照像,并无随念计度,种种分别。随念计度分别,皆属于识。欲研究心理学者,根识不可不知,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今六根俱云无者,以真空妙智,观察此身,如梦如幻,本不可得;身相既无,安有六根?故皆无之。

无色声香味触法。

此空六尘。尘有染污之义,由此六者,而能染污真性,故名为尘。色者眼之对,声者耳之对,香者鼻之对,味者舌之对,触者身之对,法者意之对,后二尘难知。何以谓之触?触即无知之物,与有知之身感触。分合离二触:例如衣是无知之物,挂在衣架,不名为触,若穿身上,而知适意不适意,即为触尘,此合触也。又例无知之风,吹于他物,不名为触,若吹及身,而知冷暖,或违或顺,即为触尘,此离触也。何以谓之法?法即前色声香昧触五尘落卸影子,落在意地之中,合名为法尘。例如昨日到此讲堂,所见听众之色,所闻说法之声,所嗅炉中之香,所尝饮食之味,所觉衣物之触,五尘之境,一一今已过去,若现在起念一想,五种境界,全在意根之中,记忆不忘,此即法尘;为意根所缘之境。何以能记?因前五根对境时,即有同时意识与前五识同时俱起,将所缘之境,摄入意根;例如眼根见色,有眼识起,同时即有意识,与眼识俱起,俱缘色尘之境,故得同时名。同时意识缘色尘时,即将色尘之境,摄入意地;譬如照像家,对所见之境,摄一影片,其境虽然过去,影片尚存,可以为缘,故得不忘。一根如是,根根皆然。今云无者,世间六尘之境,如病目夜见灯上有五色圆轮,灯本无轮,病目妄见。若以圣人慧眼观之,六尘本空,亦如好眼观灯,岂有圆轮可得,故云无也。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此空六识也。眼界,即眼识界,略去一个识字,应云无眼识界。乃至二字,超略中间四种识界。界者限也,内六根,外六尘,识生其中,三六而为十八界。识以了别为义,能了别尘境故。前五识了别境时,不落名言,不起筹度;第六识则安名取像,种种计度,而起憎爱。今言无者,内根外尘既空,则内外不成,中云何立?是六识之界,不空自空矣。如世间之屋,一连三进,以墙壁为界,内外两进,悉皆拆毁,则中间之界,自不成立;六识亦复如是。以上离六凡法界之相。六凡者:天法界,人法界,阿修罗法界(译云非天,比天不足,比人优胜),畜生法界,饿鬼法界,地狱法界;亦名六道,分三善道,三恶道,为善则报在人天,为恶则报在三途,善恶杂修,则报在阿修罗。前五蕴十八界,属六凡法界;六凡众生,不离五蕴十八界。今既一一无之,即是空六凡法界。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此空缘觉法界。法界有十,六凡之外,尚有四圣。四圣者:佛法界,菩萨法界,辟支佛法界(亦云缘觉法界),阿罗汉法界(亦云声闻法界);此缘觉法界。缘觉者:顺逆观察十二因缘,而得觉悟,克证无生之理,是名缘觉。十二因缘者:先顺观流转门,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十二支连环钩锁,相续不断,而成三世轮回。无明者:无所明了,即迷惑心,昏迷无智,于理不明。由无明故缘行,行即业行,依迷惑心,所造之善恶不动,种种业行,此即过去世惑业二支因,依因必定感果,感现在世识等五支苦果,即行缘识等:识即第八阿赖耶识(译云含藏识、含藏根身器界种子),而为总报主,依业受报;在众生分上,去后来先作主翁,投胎时,此识先来,舍报时,此识后去,此识即指投胎时第八识。识缘名色者:既已投胎,即有胎中之名色,名即心也,心无形相,但有其名,色即父母精血和合之色;初七名羯罗蓝(凝滑),二七遏蒲昙(如胞),三七蔽尸(软肉),四七羯南(硬肉),五七五官,六七形位,七七人相具足,皆属色摄;中有灵知,乃属心摄。名色缘六入者:六入即六根,根有入尘之功能,又根能吸入尘境,故名为入。此当出胎六根完具之位。六入缘触者:触即孩童时六根但能触对前尘,受力不强。触缘受者:年稍长大,即知领受一切尘境,此即依过去世无明与行,二支惑业之因,感现在世五支苦果。复由现在世,果上再种因,依因再感果,即受缘爱等:年既长成,六根受六尘之境,心生迷惑,不了诸法如幻,而起分别贪爱之心。此爱即生死根本,若无贪爱之惑,那能造业,既无惑业之因,安受苦报之果。汝我诸人,欲求离苦,欲了生死,就要从当人意根用工夫,不起分别,能断贪爱,为惟一方法。爱字范围极大,喜怒哀乐爱恶欲七情,皆爱摄。喜,即成我所爱,故生喜;怒,即夺我所爱,故生怒;哀,即丧我所爱,故生哀;乐,即享我所爱,故生乐;恶,即违我所爱,故生恶;欲,即顺我所爱,故生欲;七情之怒、哀、恶,一一无不是爱。爱缘取者:年龄愈长,智识愈开,既爱一切尘境,则必多方设法而取之;爱取皆是惑。既然欲取,必成所作之业,故曰取缘有;有即是业。此三支,为现在世惑业三支因,再感未来世二支苦果。有缘生者:既有善恶不动诸业,必定依业受生,语云:临终一切带不去,只有善恶业随身,一切众生,无不是依业受报。如修上上品十善之业(身三善业:不杀、不盗、不淫;口四善业:不妄言、不绮语、不恶口、不两舌;意三善果:不贪、不嗔、不痴),及修出世禅定不动之业者,或证圣果,了脱生死,或生佛国;及修世间禅定不动之业者,乃生第六天以上,色界诸天。如修上品十善,无有禅定不动之业者,但生六欲诸天。如修下品十善,则生阿修罗道。如持五戒,则生人间。如造十恶(身口意业与十善相反)五逆,毁谤正法,则生地狱。如不圆造十恶,或生饿鬼畜生。何以证之?正当人死之时可验,经云:佛顶眼生天,人心饿鬼腹,旁生(畜生)在两膝,地狱脚底出;可验一生善恶。善者,临命终时,从下身先冷上来,暖气到顶门方尽,顶门最后冷,其八识从顶门而出。生天者,从眼而出,眼最后冷。生人道者,从心而出。生饿鬼者,从腹脐而出。生畜生者,从两膝而出。生地狱者,从脚底心而出,倒悬其头,入于地狱。若约人道,既已有生,必有老死,故曰生缘老死。此二支,属未来世苦果。十二支合论,过去二支因,现在五支果;现在三支因,未来二支果;十二支循环不绝,流转无穷,即成无边生死,故名流转门。又十二支不出惑业苦三道,颂曰:无明爱取三烦恼(即惑道、烦恼是迷惑故),行有二支为业道,从识至受并生死,如是七事为苦道。惑业苦三,相续不断,不能出离三界。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六天以下及五趣,未能离欲,故名欲界。六天以上,共有十八天,虽然离欲,尚有形色,故名色界。四空四天,灭色归空,并形色亦无,故名无色界。此三界共有二十八天,并五趣,如牢狱,如火宅,无不是苦。凡夫之人,贪恋三界,以苦为乐。缘觉之人,闻说十二因缘之法,顺观之,乃知无明为生苦之因,辗转相生,无有穷已。后逆观还灭门,乃知无明一灭,则行等十一支俱灭,无惑不造业,无业则众苦自息。由是发心断无明,如砍树者,从根下手,不向枝叶上用功,故称利根。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生灭,则老死灭,能了生死,能出三界,能证涅槃。文云,无无明,亦无无明尽四句,即空流转还灭二门。乃至二字,超略中间十支不说,但举首尾二支。无无明,乃至无老死,此空流转门,即空生死也。亦无无明尽,乃至亦无老死尽,尽即是灭,此空还灭门。亦无二字,即涅槃亦空也。此经是大乘,不仅破除凡夫我执之病,并要破除二乘法执之病(即执有涅槃之法可证)。菩萨入生死,不为生死所缚,此中意义,即本无生死可断,亦无涅槃可证也。

无苦集灭道。

此空声闻法界。声闻,即罗汉,闻说苦集灭道四谛之声,而得悟道,故称声闻。谛者,谛实之理。此中二种因果:苦,是三界内生死苦果;集,是三界内烦恼苦因,烦恼集聚于心,故名为集。灭,是出三界寂灭(不生不灭)之乐果;道,即出三界修道(三十七助道品)之乐因。约小乘法说,欲出三界分段生死苦果,须断见思烦恼,集谛苦因;欲断见思烦恼,必修出世道品;见思断尽,即得灭谛涅槃之乐。世间之人,无不厌苦,尽欲求乐,若不发心修行道品,其苦何由离,其乐岂可得哉?此经约般若大乘而说,生死即涅槃,烦恼即菩提,无集可断,无苦可舍,无道可修,无灭可证,故四谛一一无之。

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此二句,还是声闻法界。无智者:空能证之智;无得者:空所得之理。下句解释无得之义:以字因也,何故无得?因无所得故。声闻所证涅槃,即自心本具真谛无生之理。昔日迷之,本来无失;今日悟之,亦复无得。如人家藏宝物,昔日遗忘,似失非失,忽然记忆,无得为得;乃是自家宝藏,本无所得故。三明离相竟。

丁四 辨所得

戊一 菩萨得涅槃断果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心无挂碍。

此菩萨法界。初句解见在前。二句依智慧到彼岸之大定故,所以心得无碍。凡夫之人,无真智,不了世间诸法本空,依情想分别,则心境缠缚,不能解脱;处处著有,心被有碍。二乘之人,无俗智,不达涅槃如幻,沉滞化城,则身智灰灭,不得自在;时时著空,心为空碍。而菩萨双照真俗,不著空有二边,全归圆融中道,故无挂碍。又惑不碍心,境不碍智,般若之行得成。

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上句牒上。恐怖:是指生死轮回,头出头没,无由解脱,最可惊恐,实足怖畏。承上心既无碍,我执法执,二者皆空,自可超出生死苦轮,故无恐怖。

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首二字皆去声。颠者头也,倒即倒置,凡夫迷真起妄,认妄为真,即是颠倒。梦想者:指生住异灭四种梦心,众生轮回生死,皆由四种梦生之惑,造作种种之业,而受无量生死,不得涅槃。此四种梦心,生时乃从生相先起,由细至粗。灭时当从灭相先除,由粗至细。如著衣者,则自内而外,脱衣者,当自外而内矣。远离之功,由依般若,心得无碍无怖,故能离妄证真,究竟涅槃;即是成佛。五住烦恼究竟尽,二种生死究竟离,登涅槃山顶,成无上佛道,不生不灭,具足常乐我净四德。此明菩萨得涅槃断果竟。

戊二 诸佛得菩提智果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佛法界。三世:指过去现在未来,各有无量诸佛,究其成佛之因,若非般若妙智大定,亦不能离生死此岸,而到涅槃彼岸。当知此般若,为十方诸佛共由之路,无有何佛,不依此而成道,故曰依。阿耨多罗:此云无上,因佛所证之果,为究竟极果,超九界以独尊,故云无上。又指诸佛所证之理为最上一乘;实相之理,无有何法,可以更加其上,故称无上。三藐:此云正等,指诸佛之心,真正平等,不择冤亲,普欲度脱。又指佛所证之理,乃中道平等一相之理,故云正等。一相者,一乘实相。世间诸法,种种差别,自有大小、贵贱、精粗之分,不能一相。若悟理体,毕竟无二,如世间金器之类,瓶杯钗镯,若取其相,则诸相差别,不能平等;若取其性,则一一全体是金,自然一相。正觉者:指佛真正觉悟,四相梦破,离和合识,灭相续心;转八识(眼耳鼻舌身意六识、第七末那识、第八阿赖耶识)成四智;转前五识,成成所作智;转第六识,成妙观察智;转第七识,成平等性智;转第八识,成大圆镜智;故称正觉。又指佛所证之理,乃中道妙觉之理,正即中道,不偏二边;佛依本觉体,起始觉智,中中流入,复本心源,始本合一,名为妙觉。此约人约法二种解释。又正等云正遍,正觉云正知,即佛正遍知。何为正知?了知心生万法,何为遍知?了知万法不外一心。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佛道之名;既已翻译,仍留梵语者,此乃遵古不翻之例,实超九界之名。六凡众生不觉,外道邪觉,不能称正觉。二乘之人,悟明真谛之理,虽称正觉,未悟平等理性,不能称正等正觉。菩萨破无明,见法身,虽正智现前,了知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平等之理,可称正等正觉;然无明未尽,纵到等觉地位,尚且去佛一等,只称有上士,不能称无上正等正觉。足当此称者,惟佛一人。此明诸佛得菩提智果竟。并上四辨所得竟。

丁五 叹胜益

戊一 别叹

故知般若波罗密多,是大神咒,

故知者,牒前起后也。以般若妙智,照空六凡二乘,又为诸佛菩萨依之而得菩提涅槃,故知此般若波罗密多,即是大神咒。神者:神妙不可测度;咒者:秘密不可思议,功能殊胜。此经亦然,能驱生死烦恼之魔,故称大神咒。

是大明咒,

般若智光,横竖该彻,辉天鉴地,耀古腾今,能破生死长夜痴暗,故称大明咒。

是无上咒,

般若如大火聚,四边不可触,触之即烧。世出世间,无有何法,超过般若,故称无上咒。

是无等等咒,

般若称为佛母,出生一切诸佛。诸佛依此,而得究竟极果,故称无等等咒。无有何等之法,可与齐等。此中所言咒者,即此般若便是。既然是般若,而又称咒者,极言神效之速也。一别叹竟。

戊二 总叹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能即功能力用,以此般若智照功能,照见人法俱空,俱空亦空,缘观并冥,境智双泯。觅能受之身,与所受之苦,皆不可得;自能灭除界内界外,一切烦恼生死大苦厄矣。即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之类。

真实不虚者:真实,即真空实相之理体。果依此体,而起般若照用,照见诸法本空,自然能得脱苦之大自在用。此中道理,全不虚谬。

又真实不虚,寓劝信意。以如来是真语者,实话者,决不虚妄哄骗于人。以上说经,经是显文,令人得显益。以后说咒,咒是密语,令人得密益。经咒并说,显密相资,自可随机得益矣。一显了般若竟。

乙二 秘密章句

故说般若波罗密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此秘密章句,即秘密般若。故说者:因在会之机,有应以显文得益者,有应以密语得益者,以是之故,所以说显之后再说密,冀得普益。密咒,即五不翻中,秘密不翻。又但翻字,不翻音,字是华文,音仍梵语。以音既未翻,所以莫领其义,不能解说。

又咒是诸圣密语,既称密语,即印度亦不能解释。持咒之法,但令信心具足,谛信不疑,专切持之,自得其益。据愚见:持咒即是修行之法,当持咒时:此身端坐,或是经行,自然身不行恶行。口持咒语,无有间断,自然口不道恶言。心忆咒语,无有杂乱,自然意不起恶念。三业清净,岂不是修行耶。

又咒多是鬼神王名号,持之则鬼神敬主,密得其益;亦如军中密号,呼其口号,可避危险。不必强求解说,但专心持之,密得其益。今试举一段因缘证之:

昔有一人,家贫浪荡,游于他国,冒充太子。人相尚觉端正,被招驸马,因贵生骄,对于饮食等事,稍不如意,即起嗔怒。外国公主,有欲善承其意,因不知其性情,特访其国一商人问之。彼商人实知此人出身履历,系贫寒浪子,今既招为驸马,未便出他之丑。商人多智,乃授公主一偈,令其读熟,但教其音,不解其义。语云:‘驸马若再嗔怒,可将此偈诵之,其嗔自息。’其偈曰:‘无亲往他国,欺诳一切人,粗食是常食,何劳复作嗔?’公主记忆不忘,一日驸马食时,又发嗔怒。公主将商人所授之偈,持诵一遍,驸马闻之,心生畏惧,何以我之丑历史,被其得知?此后不可发嗔,若更嗔怒,自必被摈,从此驸马安分矣。公主喜甚,但得其益,不知其义。咒之功能,亦复如是。心经讲解已竟,惟望在座诸君,既已闻经,当因闻起信,因信生解,因解发行,因行得证。果能依此般若心经信解修行,现前可为完全道德之人,将来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之果证矣。

憨山大师云:此咒为密说般若,不容意解,但直默诵,其收功之速,正在忘情绝解,不思议之力耳。然此般若,所以收功之速者,乃人人本有之心光,诸佛证之,以为神通妙用。众生迷之,以作妄想尘劳,所以日用而不自知,自昧本真,任受诸苦,可不哀哉!苟能顿悟本有,当下回光返照,一念熏修,则生死情关,忽然隳裂;正如千年暗室,一灯能破,更不别求方便耳。吾人有志出生死者,舍此决无舟筏矣!所谓滔滔苦海内,般若为舟航,冥冥长夜中,般若为灯烛。圆瑛望在会诸位,各各燃般若灯,疾出生死昏衢,驾般若舟,直达涅槃彼岸矣!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
通灵网